傅旌笙攥緊著手中的地契,總有種錯覺,阮良緣像是要同自己訣彆了一樣。

他敏捷地拉住了阮良緣的手,不讓她離開,“你這是什麼意思?就因為靳北慕,你打算以後都不想見我了嗎?”阮良緣低頭望瞭望落在她麵前那雙手,“到底是因為什麼你自己最清楚!”

阮良緣藉著傅旌笙手的方向,微微靠近在他的耳際,聲色透著幾分的恨,“我是不可能同一個玷汙我清白的男人在一起的。”

說完,阮良緣甩開了傅旌笙的手,喝掉了盈月端來的解酒湯,就在阮良緣要踏出房門的那一刻,她又突然的停了下來。

“芳姨的事情不能再托了,你好自為之!”

寒夜跟盈月等在了豔色閣的外麵,看著阮良緣清醒地走了出來,盈月多少也是放心了,連忙跟了上去,“小姐,我們是要回染坊嗎?”

阮良緣頓了頓,“不,回統軍府!”

寒夜跟盈月相視望了一眼,都有些難以置信,“每回提起靳伯康,父親就總是遮遮掩掩的,我要去問問他到底有什麼事瞞著我?”

其實,阮良緣最想知道的還是母親的死是不是與靳伯康有關。

那日,她去丞相府同靳北慕和離的時候,那是她第一次看到一個男人眼裡的**。

阮良緣清楚那並非是衝著她,也許是透過自己,再看另一人……

那個人是誰呢?一目瞭然!

站在統軍府門前,阮良緣遲遲冇有挪動腳步,寒夜跟盈月也是看到赫赫威嚴的統軍府潔淨一片,讓他們也都是難以相信。

從一年前離開,阮良緣就不許他們回來,而今看到這般,他們心裡也都不是滋味。

寒夜上前推開了大門,迎著阮良緣和盈月走了進去,青鬆翠柏挺立著,傲然淩風,就好像這統軍府也屹立不倒一般。

繞過迴廊,三人來到了主院前,這裡是阮予淮的住處,安居堂。

這一年多來,阮良緣也是很少回來這裡,如今看著安居堂陳舊的匾額,她多少覺得諷刺。

安居?父兄為了彆人倒是都能安居樂業,常年征戰沙場,立下赫赫戰功,可統軍府到頭來,還不是落的一片孤冷,無人問津。

寒夜想要上前敲響房門,卻被阮良緣給攔下了,裡麵這時傳出兩個男人的說話聲。

“爹,您真不打算找小阮回來嗎?如今靳伯康隨著皇上一起回到了南都,我擔心小阮一個人在外麵,會有危險?”

阮良緣聽出那聲音是屬於阮景昱的,不論什麼時候,最關心她的還是自己的兄長。

可之後,又傳來一陣低沉的說話聲。

“是她自己要離開的,我又冇逼她,誰知道她一年前有什麼事想不開,非要離開統軍府。那她就得承受這個結果,還有我聽說靳北慕昨夜不是也去了尚書府,估計這丫頭指不定是和離了又心軟,想著嫁進丞相府呢!”

可靳伯康是何人,冇有半分利益,他是連眼皮都懶得掀一下。

“靳伯康早就惦記著,讓靳北慕做駙馬,好保他們靳家高枕無憂,一輩子坐享榮華富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