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素手抵擋在男子的胸膛,男子炙熱的體溫熨帖著女子的嬌軀,她乞求著,掙紮著,“傅旌笙,你冷靜點,彆讓衝動毀了你我過往的情分!”

可無論她怎麼哭喊著,咆哮著,都撼動不得身上之人半分的憐憫,“阿良,你隻能是我的,誰也不能把你從我身邊奪走,就算鬼神開路,我也定叫他們有來無回。”

女子柔軟潔白的肌膚,好似剛剝開的新鮮蓮子,清靈瑩潤,惹人垂涎,男子一氣嗬成,窺覬到那一片曲徑通幽處的神秘與嚮往。

星夜漫漫,潑墨的天際遮住了最後一絲的月光,瀰漫的黑,也頓住了阮良緣所有的感官。

她看著床榻上那一塊刺眼奪目的鮮紅,忘記了男人在她身上是怎麼翻手為雲覆手為雨的,隻記得彌留之時,他說了一句,“阿良,對不起!原諒我!”

傅旌笙那般虔誠的道歉,就好像她是不被小心折下來的殘肢敗柳,被垂青著,還要感激涕零似的希望他能好生照料著。

在他滿目歉意望向自己的時候,她隻清冷地回了一句,“傅旌笙,這輩子我都不可能原諒你!”

侍女盈月的闖入,打斷了之前所有的緋色片段,而阮良緣看著跑到她跟前的女子,豔麗嬌魅,不比這豔色閣中的嬌娥們差,“小姐,傅世子他……”

聽到盈月又是因為傅旌笙來找自己,阮良緣不悅的皺了皺眉頭,半闔著的美眸不自覺的閃著耐煩,“他又怎麼了?”

“寒夜看到傅……,他跪在尚書府祠堂前。”

“祠堂?”盈月重重的點了點頭,雖然不知從何時起,阮良緣對傅旌笙就是一副無所謂的模樣,可盈月卻是緊著的,她一直都認為隻有傅旌笙那樣端正內斂的男子,纔是最配她們家小姐的。

所以,她是讓寒夜打聽地清楚明白,纔來找阮良緣的。

見阮良緣依舊無動於衷的,盈月心裡有些著急,寒夜平日的脾性就如他名字那般的冰冷,沉默寡言,也不近人情。

今日的事就連他都有些看不過去了,“小姐,聽說世子他從大理寺回來就拿著大太太的牌位跪在祠堂前,眼見著外麵的天兒就要下雨了,您就不擔心?”盈月知道,阮良緣最是在意尚書府的大太太,於是,又語重心長道:“今日是寒食節,大太太這一晃兒也都離開五年了,當初尚書府剛娶了二太太,尚書大人也剛封了爵位,覺得晦氣,就冇有把大太太的牌位供在祠堂,隻是放在了逸安寺裡。如今,這二太太也掌權了,怕是更不會同意大太太的牌位進祠堂,可憐世子爺每年這個時候都要被這麼動輒一番抽打,到最後,落下一身傷不說,大太太的牌位還不是從哪來回哪去。”

盈月抬眸看著阮良緣揮手讓彈曲的嬌娥出去,她也眼尖的連忙到一旁的架子上取下了厚實的外袍,披在了阮良緣的身上。

“你要是不說,我都快要忘了,這二太太風光太久,是愈發的記不得自己的身份了。”

聽著阮良緣的話,盈月長舒了一口氣,想來傅旌笙可以少受些痛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