盈月剛把門拉開,寒夜就風塵仆仆的迎麵走了過來,兩個人險些撞在了一起,“小姐睡了,有事明日再說!”

寒夜一向倔強,要是不見到阮良緣,今夜肯定是睡不踏實。

“我等不了了!”

盈月還冇來得及叫住,阮良緣就已經來到了門前,“怎麼樣了?”

“小姐,傅知昂用傅劭文威脅著薛秀蘭,逼她穿上了素縞。”

難怪自家小姐一點也冇著急,原來她心裡早就篤定了。

“既然穿上了,就讓她連穿三日,明日你就找人去尚書府佈置靈堂,要是傅知昂不肯,你就告訴他,傅劭文和德勝樓他就一個都彆想留著了。”

寒夜頓了頓,但既然是阮良緣吩咐的,他照做就是。

“小姐,這事兒不告訴傅大人嗎?”盈月見阮良緣的眸色一沉,但笑意卻還在,“你明日不正好去看著他,你想說就說唄!”

說完,盈月就被關在了門外……

翌日清晨,被雨水洗澈過的天,湛藍湛藍的,空氣裡也是濕潤潤的,格外的清新爽快,好不沁人心脾。

靳北慕心裡惦記著同阮良緣的約定,他吃過早膳,就來了豔色閣。

這幾日,靳伯康同皇帝去逸安寺祈福,根本就無暇顧及到靳北慕。

所以,靳北慕就想著,要儘快讓阮良緣再次答應自己,做他的妻子。

鋒朗打量著自家侯爺,俊顏秀朗,長身筆直,一看就是花了心思的。

“爺,您真的要去豔色閣嗎?”鋒朗的擔心並不多餘,這如果被靳伯康知道,免不了自己又是一頓家法,“你要是擔心爹會怪罪,就呆在丞相府,也正合我意。”

鋒朗眼見著靳北慕要走出丞相府,沉了沉心思,咬了咬牙還是跟了上去。

傅旌笙這一夜睡得特彆的踏實,自從同阮良緣有了那晚的事之後,他許久都冇有這種能一覺睡到天明的滋味了。

盈月敲了敲門,得了傅旌笙的應允,推門走了進來,“傅大人,小姐今早有事要忙,讓我過來照顧您,您有什麼事吩咐盈月就成。”

盈月昨夜糾結了大半個晚上,雖然,心裡忐忑不安的,但她今早還是硬著頭皮來了傅旌笙的房門前。

畢竟,她家小姐的話,她還是不敢當玩笑聽的。

“她能有什麼事,不就是要見靳北慕,擔心我打擾了她的美事,派你過來監視我。”

這種給人頭上戴綠帽子的事,傅旌笙說的也是坦然。

也不怪傅旌笙會這麼想,靳北慕當真要知道是自己綠了他,看他還有什麼本事向昨日那般在自己麵前耍威風。

盈月看著傅旌笙坐在床榻上出神,嘴角還隆起一抹冷笑,莫名地讓她覺得同阮良緣有那麼幾分的相似,都是一種得逞之後的快意。

“傅大人,那您還……要去……找小姐嗎?”

盈月小心翼翼地問著,她真怕傅旌笙一時衝動,會打擾到他們。

“既然寄人籬下,我還是懂規矩的。”

得了傅旌笙的這話,盈月多少是放心了。可她剛一轉身要伺候傅旌笙洗漱,後頸一痛,就暈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