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良緣最是知道怎麼傷傅旌笙狠絕,連著骨頭帶著筋的那種,而傅旌笙確實一句話也反駁不了。

“我同荀安的事不勞你操心,還是早些接芳姨的牌位進府最要緊。”

阮良緣想想傅劭文的這條命,用他爹半輩子換來的東西奪過來,確實很讓人深絕痛快。

寒夜冇多久就從豔色閣取來了素縞交給了阮良緣。

之後,阮良緣拿到了薛秀蘭的眼前,看著那潔白一身,就好似一道催命符,薛秀蘭心裡當然拒絕著的,但阮良緣又豈會順她的意。

“傅尚書,二太太不肯穿,看來是忘了德勝樓的地契還在我手裡呢!”

薛秀蘭望著阮良緣嘴角噙著的笑,那是一個得勝者的驕傲,而自己,卻是一敗塗地。

“阮小姐,今日都這個時辰了,要不改日……”

“改日?”阮良緣頓了頓,那模樣似乎很是不滿,“可以啊!但就不知德勝樓能不能撐過今晚了!”

阮良緣眉上喜色,心滿意足的把德勝樓的地契收好,“傅尚書以後這德勝樓就和你半分關係都冇有了。”

傅旌笙站在一旁,凝望著阮良緣把素縞放在了薛秀蘭的麵前,而她站起身時還不忘小心仔細的撫平上麵的褶皺。

“二太太,這身素縞你是躲不掉的,即便……”阮良緣輕嗤了一聲,靠近薛秀蘭的耳際,那說的每一個字都好似被烙上了恨,字字誅心。

“即便你現在不穿,等你身後的那日,我也必定讓你穿上它,好不枉費了你今日打我的那一巴掌。”

盈月看著阮良緣站起身都有些吃力,她幾步就來到了阮良緣的身旁,小心的扶起了她,而阮良緣的眸子也換上了慍色,“盈月,寒夜,我們回家。”

話畢,三人就要離開祠堂,想到先前的靳北慕對阮良緣的餘情未了,傅知昂也想明白了一些,這瘦死的駱駝到底是比馬大。

“等等!”

幾人因著傅知昂的話,駐足了下來,寒夜和盈月相視了一眼,阮良緣嘴角上翹,她就說薛秀蘭在重要,也不是非她不可的。

阮良緣轉過身,就看到傅知昂走到薛秀蘭跟前,緩身俯下。

“蘭兒,卉芳已經死了,威脅不到你,你就委屈一下。再說,誰讓劭文不爭氣,惹了那麼多麻煩,你做母親的,理應該為他分擔的。”

薛秀蘭已經不記得,傅知昂上一次喚她蘭兒是什麼時候了。

但她記得那日天清氣朗,她鳳冠霞帔,一聲蘭兒,把她的一生都困在了尚書府。

“你還是他父親,你怎麼不替他分擔呢?”

阮良緣頗有閒情的看著那一對互相埋怨的夫妻,薛秀蘭還真是蠢到不自知。

遠處,傅旌笙遙望著阮良緣,看著她眉梢上揚,想來她心裡應該是很高興的,她一向都是這般,隻要她一個細微的動作,自己就能知道她現在是高興還是低落。

感覺出有人在望著自己,阮良緣也把目光投向了傅旌笙,這個男人還真是清楚,她什麼時候最容易心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