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宵一個人走在麗水縣的街道上,兩名衙役追了過來攔住他道:「請問閣下是韓宵堂主嗎?」

怎麼有衙役找過來,難道是他們發現我是通緝犯?官府不是撤銷通緝令了嗎。

韓宵吃了一驚回答道:「我就是韓宵,但不是堂主了也不是通緝犯了。」

衙役抱拳施禮道:「韓俠士誤會了,獄中有一死囚說認識你要找你交待事情,我們特意跑來煩請你過去一趟。」

「死囚?」韓宵驚訝道,「哪個死囚,認識我?」

衙役解釋道:「這個死囚曾經當過山匪,最近在麗水縣搶劫被抓判了死刑,他說認識你。」

原來是山匪呀,怎麼還進城搶劫呢,一定不是西寨的嘍囉,西寨的嘍囉纔不會乾這種事。

韓宵不滿道:「又不是我的嘍囉,找***嘛!」

衙役忽悠道:「聽犯人說好像有什麼重要事情要交待,煩請閣下走一趟好了,難道怕我們不成。」

韓宵噗嗤一笑:「怕你們?想多了吧。」

衙役禮貌道:「既然不怕我們,我們願意抬你走一趟。」

韓宵想去看看那個死囚嘍囉也好,看他找我有什麼事。再說衙役的麵子不能不給,畢竟現在寄人籬下還要顧及唐萱的麵子。

即使被他們當成通緝犯抓了,唐萱也會解救我的。

韓宵思定冷淡道:「行,那就走一趟吧。」

衙役帶領韓宵走進縣城地牢。

地牢裡麵有成排的牢房,每間牢房都是石頭粗木結構。

地牢裡麵氣味潮濕又薰臭,幾盞油燈閃著微弱的光,被風一吹可能隨時熄滅。

這裡常年看不到陽光,隻有屋頂孔眼能灑下一些光線照在殘破的石牆上,讓人看到石牆上遺留的陳年殘血和曾經發生過的監獄鬥毆。

滅門的知府破家的縣令。芝麻官濫用權勢起來,殺人根本不需用刀。

隻需要塞一個惡囚進牢房搞死「刁民」就行,不然牢房石牆上怎麼會遺留著陳年的殘血。

或者更簡單把「刁民」餓上幾天,「刁民」想活也難。

即使上麵有人問責,惡囚和獄卒可以背鍋受處罰,縣令可以把鍋甩得一乾二淨。

被知縣餓死的人基本都是無權無勢冇有靠山的人,誰會計較這些「刁民」的冤屈。

麗水縣令準備把這種整人手段用到韓宵身上,你本來就是山匪餓死你冇商量,也不會有人為你喊冤叫屈。

韓宵問衙役道:「那個犯人在哪裡?」

衙役帶著他走到最裡麵的一間石房牢房,牢房四麵都是石牆牢門是鐵的,是關押死刑犯的專用牢房。..

衙役打開鐵鎖道:「就是他找你,進去聊一會吧。」

韓宵看到牢房裡麵坐著一個犯人逢頭垢麵的看不見臉,好奇問道:「你是誰?」

那犯人低著頭不說話向韓宵招著手請他進來。韓宵猶豫不敢進去。

衙役笑道:「難道韓俠士怕他嗎,估計是有重要的事情向你說所以向你招手。」

韓宵半信半疑走進了牢房,反正有唐萱保護不用怕衙役。

衙役輕輕把門關上然後迅速把鐵鎖鎖上了。

韓宵走到犯人麵前冇好氣問道:「快說,你找我什麼事?」

犯人抬起頭求饒道:「得罪得罪,我是聽令行事低頭向你招手,是衙役逼迫我這麼做的,不然他們會餓死我的。」

韓宵大驚失色轉身一看,看到牢門已經關上了急忙跑去開門,發現牢門已經被鎖死了。

韓宵驚愕盯著衙役道:「你們怎麼把我鎖住了?我現在不是通緝犯了不信你們去問唐千總。

衙役嗬嗬嘲笑道:「你這個土匪竟然敢得罪縣令大人,餓不死你!」

韓宵這才明白上當了,原來是縣令要整自己,氣得拳打腳踢牢門大聲怒叫:「快點放我出去,快點放我出去!」

「省點氣力吧,」衙役嘲笑道:「這牆是石頭做的,這門是鐵板做的,你就安心坐牢不要掙紮了。」

韓宵破口大罵:「狗官,我殺了你們!」

衙役們怕吵離去。韓宵繼續踢打牢門。那囚犯勸說道:「冇用的,這牢門是踢不開的。」

韓宵不服氣拔出寒冰硬雪刀劈砍牢門,除了砍出一點火星外牢門完好無損。

韓宵氣餒的坐在地上悲憤道:「狗官竟然欺騙我!」

囚犯勸說道:「在這裡呀,狗官捏死咱們就像是捏死一隻螞蟻,不要叫罵了聽天由命吧。」

韓宵氣得咬牙切齒道:「要是讓我出去了一定找他們報仇。」

囚犯擺頭道:「冇機會的,能進這間牢房的人都是死刑犯人,出去之日就是斬首之日,要麼等不到出去就餓死。」

韓宵聽得冷汗直冒意識到事情的嚴重性,原來關自己的牢房是死囚牢,可不是整人那麼簡單了,而是要殺人毀屍呀!

他勃然大怒發狂叫道:「快放我出去,快放我出去!」

麗水縣縣令得知韓宵被關押了大喜,派人聯絡趙文華說抓到了通緝犯韓宵,準備在當地秘密處死上交人頭。

韓宵餓了一天冇吃東西,冇力氣大叫安靜了下來,問囚犯道:「你有冇有吃的?」

囚犯拿出半塊乾餅道:「還剩下一點,分一半給你。」

韓宵吃了一點乾餅恢複了一點體力,問道:「他們一天不送飯來,你也受得了?」

囚犯道:「我餓習慣了,隻要你不叫了,我再央求著說好話,說不定肯送飯來的。」

韓宵無奈道:「好吧,我不叫了。」

次日囚犯央求衙役送飯。衙役真的送飯過來了。

韓宵抓著飯狼吞虎嚥道:「餓死我了。」

囚犯提醒道:「慢點吃彆噎著了。」

韓宵問道:「兄弟你犯了什麼事呀!」

囚犯不假思索回答道:「我是盜墓賊呀被抓了判了死刑。」

「盜墓賊?」韓宵驚訝道,「怪不得了,看你的身板不像是個武功高強的人。」

囚犯點頭道:「武功我可冇有,我隻是盜墓的老行家。」

韓宵問道:「你關進來幾年了?」

犯人回答道:「關進來一年了。」

韓宵道:「你三十多歲了,盜墓也有些年了吧,運氣真背竟然被抓捕了。」

囚犯道:「我被抓捕多次了,每次被抓後交出古董就放出來了,這次不一樣放不出去了。」

韓宵驚訝問:「以前被抓都有機會放出去,為什麼這次不行?」

囚犯輕聲道:「我發現了一處不該發現的地下儲銀室,他們本來要殺我滅口的。

我就拿我的道友威脅縣令,如果他敢殺我,我的傳夢給道友盜他家的墓。

縣令信以為真就不敢殺我了,就把我關在死囚牢裡不肯放。」

韓宵驚愕道:「你發現了地下儲銀室?」

囚犯點頭道:「是的,一處人工開鑿的巨大地洞,長有三十丈,寬有二十丈,深度有四丈,裡麵有十二層木架結構。」

韓宵問道:「木架上存放了什麼東西?」

囚犯道:「除了擺放幾箱白銀,木架都是空的冇有物品。

但我知道木架放白銀箱子有用,其他的吃喝東西放進來會腐爛發臭味的。」

韓宵不可思議道:「那麼大的地下室就放幾箱白銀箱子呀,這挖出來不是浪費人工嗎?」

囚犯猜測道:「估計有大量白銀箱子還冇來得及運進去。」

韓宵驚奇道:「哪裡會有這麼多白銀運進去呀?」

囚犯道:「我親眼看到牆壁上刻著地下儲銀室幾個字呀,肯定還要儲存白銀了。」

韓宵驚得瞠目結舌問道:「地下儲銀室地點在哪裡?」

囚犯苦笑道:「你都活不了了想知道這個地址乾嘛。」

韓宵猜測道:「會不會是貪官秘密挖的地下儲銀室?」

囚犯道:「我猜想是的,而且是個大陰謀不然不至於要殺我滅口。」

韓宵咬牙切齒罵道:「這幫貪官可恨可惡!」

囚犯擺頭歎氣道:「不管了不管了,我就是這麼倒黴找尋古墓竟然找到了儲銀地下室,挖通後和監守官兵碰了一個正著就被抓了。

運氣是真的背呀,銀子冇偷一兩卻被判了死刑,我真是倒黴鬼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