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人到達高麗王宮的大門,禁衛軍看到是明朝大使館館長季金來了,冇有阻攔放行三人進宮。

高麗王宮正宮是景福宮,進門先是一片園林能看到高聳的慶會樓、精緻的月台、高雅的香園亭和小橋流水的荷塘。

三人到達景福宮宮殿門口,太監進去通報高麗王李峼。

李峼正在和官員們商討平叛的事。親王李峘已經公開舉旗清君側了,一路攻城拔寨勢如破竹。

李峼得知季金求見,冇好心情道:「叫他們去昌德宮等著吧,就說我在商討軍事事務冇空見他。」

太監出門對季金道:「國王正在商討軍事會議,請季館長去昌德宮歇息,國王下午召見你。」

季金道:「好吧。」

三人被太監領著去了昌德宮。

昌德宮的規模比景福宮小了很多但也精緻豪華。三人坐在昌德宮的亭台裡喝茶歇息。

丁香看到昌德宮的景色和夢中的景色對上了,驚奇道:「為什麼我感覺來過這裡呢?」

季金笑道:「這裡以前是王子們住的宮殿,國王冇有後代所以昌德宮就冷清了,現在被用來接待外國客人。

一般人是不會來這裡的,丁香姑娘怎麼可能來過這裡呢?」

丁香堅通道:「我真的來過這裡呀,這裡的亭台樓閣我都記得很清楚,那間宮殿的後麵就是戲台。」

三人冇有路過那個地方。戚英驚奇道:「你確定那間宮殿的後麵就是戲台?」

丁香點頭肯定道:「是的,戲台的背景牆雕刻的是一對龍鳳。」

季金半信半疑跑到宮殿後麵檢視,果然有一個戲台,戲台背景牆雕刻的真是一對龍鳳。

他跑回來驚奇道:「真的是戲台也雕刻著一對龍鳳,被丁香妹妹猜中了。」

戚英驚得目瞪口呆,指著假山問道:「你知道這個假山後麵有什麼嗎?」

丁香不假思索回答道:「知道呀,這個假山後麵有一個洞門,鑽進洞門裡麵就能進入地下室。

地下室是一個工匠藝品儲藏室,裡麵擺有玉雕上百件,石雕上百件,木雕上百件,裡麵的燈火常年不熄滅。」

戚英不通道:「如果這次你能猜對,說明你真的來過這裡。」

「我去看看!」季金跑到假山後麵發現果然有一個小洞門。

他鑽進洞門裡下坡走到地下室,果然發現是玉雕,石雕和木雕的儲藏室,裡麵有上百件玉雕,上百件石雕和上百件木雕。

季金跑回來驚呼道:「神了,真神了,丁香妹妹又猜中了。」

戚英不相信耳朵道:「丁香妹,你真的來過這裡呀?」

丁香點頭道:「我真的來過的。」

戚英驚奇問道:「這個宮殿叫什麼名字?」

季金回答道:「叫昌德宮呀。」

「昌德宮?」戚英想起了那一夜,他和丁香抱在一起飄蕩在大海上。丁香做了一個夢,說是夢到了昌德宮。

當時戚英就好奇昌德宮在哪裡,大明好像冇有這個宮殿,丁香說隻是夢又不是真的,於是就冇當回事。

現在想來丁香夢到的昌德宮就是高麗的王宮,就是三人正在歇息的宮殿。

難道丁香妹提前知道自己要來到這裡?還是丁香妹曾經住過這裡?

戚英驚奇不已問道:「丁香妹你再回憶回憶,以前是不是來過這裡。你在大海上做的夢,夢到的昌德宮就是這個地方。」

丁香想起了那晚做的夢:

夢裡浮現出一幕場景,富麗堂皇的宮殿門牌上寫著「昌德宮」三個字。

宮殿裡有池塘、亭子和花竹,景色優美房屋豪

華景緻,有慶會樓與香遠亭蓮花池。

後院有芙蓉亭和芙蓉池、宙合樓和魚水門、暎花棠、不老門、愛蓮亭、演慶堂等。

在一個楓葉轉紅、落葉紛飛的秋涼季節,宮殿裡傳來了殺戮聲。

衛兵滿臉是血跑進來驚慌道:「殿下快逃吧,農民兵殺進來了!」

然後宮殿裡一片混亂,仆人四處逃命奔跑,王子李峼對妻子驚慌道:「把郡主抱走快點逃。」

然後王子李峼保護著妻女一路逃,可惜一家人在逃跑時被亂軍衝散了。

王子打鬥時負了傷身上流著血,後來被亂軍衝散。

王妃把女兒交給仆人道:「老媽子,幫我抱養郡主吧。我要去救王子以後再見。」

女仆顧慮道:「郡主現在還小,以後要是找到你們,怎麼承認她就是郡主呀?」

王妃心在小郡主的手腕上點了一顆小印章,印章是紅心狀刻有一個「楊」字。

王妃道:「這個印章隻王室獨有而且沾了特殊的藥水,章印在皮膚上後永遠不會消失,你放心抱著郡主逃命去吧,他日能活著相見一定感謝老媽子。」

女仆悲傷道:「王妃放心我一定會帶著郡主安全離開這裡的,一定會養大郡主的,你們多保重!」

女仆哭著抱著郡主逃跑,躲過農民軍後逃到了船上,冇想到才脫虎口又入狼窩,在海上被倭寇攔截了。

攔截女仆的不是彆人正是黑蠶。

黑蠶控製了女仆,得知小女孩是高麗王子李峼的女兒後驚喜不已,摸著郡主的小臉蛋笑道:「好可愛呀!」

然後丁香看到黑蠶的麵孔驚醒了過來。

此時丁香意識到夢裡的事可能就是真的,失聲痛哭道:「阿爸基、阿媽妮……」

戚英和季金看到丁香忽然痛哭傻眼愣住了。

戚英回神過來抱住她安慰道:「丁香妹彆怕,有我在呢,那個噩夢早就結束了不要再回想了。」

「阿爸基,阿媽呢……」丁香哭得停不下來。

戚英拍著她的後背安慰道:「彆怕彆怕,那個噩夢早就結束了,早就結束了。」

丁香哭了一會後抱在戚英的懷裡睡著了。季金問道:「她做噩夢了?」

戚英點頭道:「是的做噩夢了。」

丁香睡著後又做了一個夢。

王妃又在夢中出現了,她為救王子死在亂軍刀下,王子得救了。後來王子找到了王妃的屍體把她安葬。

王妃從墳墓裡活了過來,飄飛前來抱住丁香高興道:「女兒,你能平安長大,阿媽呢真的高興!」

丁香不解問:「你是王妃嗎,為什麼要叫我女兒呢?」

王妃甜美笑道:「傻女兒我是你的阿媽呢,娘這是高興,剛纔把你抱在懷裡安慰你的男人是誰呢?」

丁香回答道:「他叫戚英呀,他把我從倭寇手裡救了出來。」

王妃高興道:「這個男人挺會關心人的,女兒好好把握喲。」

丁香感謝道:「嗯,謝謝你阿媽呢。」

王妃臉色由喜轉憂道:「你阿爸基危險了,親王要搶奪他的王位,你記得勸說阿爸基離開高麗國去大明隱居保命呀。」

丁香點頭道:「嗯,好的。」

王妃擦淚悲傷道:「就怕你阿爸基貪戀富貴不肯聽呀。」

丁香安慰道:「放心吧阿瑪尼,我一定會勸說阿爸基的。」

王妃傷感道:「女兒,我要走了,不然黑白無常會來罰我的。」

王妃漂浮到空中微笑著消失。丁香要去追王妃被戚英抱住了。

然後丁香醒過來了額頭冒著汗呼吸急促情緒激

動。

戚英幫她擦著汗珠關心道:「丁香妹,你做夢醒了嗎,彆怕有我在呢。」

丁香抱著他又哭了一回,悲傷道:「我夢到阿媽呢了。」

「彆怕,彆怕,有我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