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發女人的手抽出,她手中有一枚鑲嵌著紅寶石的指環,這其實並非是紅寶石,而是一種經壓縮製成的人工合成寶石,僅有聖愈教會有這種技術,因此用於防偽。

小隊長並冇去接白女巫·艾妮遞來的指環,他示意一名人高馬大的女性士兵去接,這代表尊敬,艾妮畢竟是貼身攜帶指環,上麵會帶有她的體溫。

女士兵很快鑒彆完戒指的真偽,對那名小隊長一點頭,看到這一幕,艾妮笑了笑,顯的很隨和。

“拿下!”

小隊長一身斷喝,幾十名士兵蜂擁而至,將艾妮包圍在內。

“這是獨特的歡迎儀式嗎?”

‘艾妮’的目光環顧周圍。

“嗬,雖然你的造假技術很高超,並且在合成石上裹了層糖漿,但假的終歸是假的。”

小隊長冷笑一聲,隨手捏碎手中的指環。

“啊呀呀,原來是這樣。”

白女巫‘艾妮’再次舉起雙手,麵帶笑容的被幾名士兵帶走,很快,小隊長確認了她的身份,她叫美洛狄,白女巫,詐騙犯……

其他方麵先不說,蘇曉對這名白女巫的膽量難免另眼相看,跑到聖愈城來詐騙,這可不是一般人敢做的。

蘇曉剛靠近聖愈城,就感知到幾股很強的氣息,一對一他並不虛這些人,可如果被圍攻,能不能活著出城都是未知數,這還隻是聖愈教會明麵上的力量,聖愈教會發展到這種程度,怎麼可能冇有高階戰力。

聖愈城並不排斥白女巫,但所有入城的白女巫都要接受嚴格盤查,如白女巫在聖愈城居住超過半年,則會被授予身份證明,從此之後就不用擔心女巫身份引起的困擾,前提是她們不使用能力傷害平民。

蘇曉隨著人潮入城,他的目的雖然是聖愈教會,但也要先瞭解這裡,如果聖愈教會靠譜,加入這裡弄個獵巫人身份也不錯,很方便行事。

想快速瞭解這座城時,蘇曉用了招最簡單,也是最快速的方法,向街道上平民詢問後,蘇曉直奔一個方向而去。

一小時後,聖愈城的監獄,一間肮臟的牢房內。

美洛狄站在鐵欄前,她有嚴重的潔癖,因此絕不會坐在那滿是可疑物體的長椅上。

“嘿,女人~”

低沉到讓人毛骨悚然的笑聲從隔壁牢房內傳來,美洛狄的嘴角翹起,她抬步來到牢房側麵的鐵欄前,一隻沾滿汙垢的枯槁手臂抓向她,可惜從她麵前劃過。

“小老鼠,我美嗎。”

美洛狄對隔壁牢房內的犯人拋了個媚眼,這名已被關押近兩唸的乾瘦男人嚥了下口水。

“過來。”

美洛狄勾了勾手指,她這是閒來無聊,在逗弄隔壁的犯人,以此打發時間,冇猜錯的話,她會在這裡居住3周以上。

隔壁那名身材乾瘦的犯人將身體貼在欄杆上,手掌青筋暴起,可惜,他的指尖距離美洛狄還有半米遠。

“你如果敢殺了他,至少要在這關押30年以上。”

牢房外的木桌前,一名中年看守開口,他瞟了眼美洛狄,看到他的目光,美洛狄下意識退後幾步,她能確定,這是名退役的老巫獵人。

“抱歉。”

美洛狄不敢再逗弄獄友,她歎了口氣,蓄謀已久的入城計劃不僅失敗,她還要麵臨牢獄之災,可就算如此,美洛狄依然優雅,她的信條是,性命可以丟,但一定要保持優雅。

就在此時,噹啷一聲,監獄的大鐵門被推開,幾名看守首先入內,他們都麵帶笑容。

“這位先生,裡麵請。”

“注意台階。”

在幾名看守的迎接下,蘇曉、布布汪、阿姆走進監獄內,事實證明,花了錢就是大爺。

“庫庫林·白夜先生,稍等。”

一名看守快步向監獄內側走去,至於庫庫林·白夜這個稱呼,是蘇曉在戰爭世界用到過的稱呼,白夜這個代號,其實冇什麼特彆寓意,當初蘇曉在海賊世界試煉,就隨口說了個不算違和的稱呼,之後一直沿用至今。

而在暗鴉世界,庫庫林·白夜明顯更容易讓人接受,所謂入鄉隨俗。

在幾名看守殷勤的陪同下,蘇曉來到一間牢房前。

“美洛狄,有人幫你繳納贖金,真是好運的傢夥。”

一名大鬍子看守打開牢門,示意美洛狄可以出獄了。

“我?”

美洛狄疑惑的指了指自己。

“誰幫我繳納贖金了?”

美洛狄很疑惑,她在聖愈城內並冇朋友。

“當然是這位出手闊綽的先生,彆廢話,趕快出來。“

看守的語氣有些不耐煩,聽到他的話,美洛狄的目光轉向蘇曉,隻是第一眼,她就看出蘇曉不是善類。

美洛狄從小在各大勢力間的夾縫生存,所以她很擅長察言觀色,蘇曉雖然在笑,可美洛狄感覺到,如果被蘇曉贖出監獄,絕不是好事。

“我能不能在這多住幾天,這裡的環境其實還不錯。”

美洛狄說話間,一隻老鼠從她腳旁竄過,有嚴重潔癖的美洛狄臉色發青。

“老傢夥,你折磨她了?”

年輕看守轉身看向那名中年看守,對方的來曆神秘,對女巫極為厭惡。

冇人回答年輕看守的話,那名老巫獵人正呼呼大睡,懷中還摟著酒瓶。

“庫庫林·白夜先生,不知你們的關係是……”

年輕看守說話間,蘇曉拍了拍他的肩膀,幾枚金幣順著他的領口滑入他懷中,看守的臉色一變,伸手摸向內側衣襟後,臉色立刻緩和。

“你,出來!”

年輕看守突然‘間歇性失憶’,看到這一幕,美洛狄又退後幾步。

“你們彆過來……”

幾名看守不為所動。

“救命啊……”

美洛狄大喊了至少五分鐘後,喊累了,蘇曉與幾名看守就站在牢門前,麵帶笑意的看著她,這時美洛狄認識到事情的嚴重性。

“這是我表妹。”

“撒謊,我明顯比你年齡大。”

“哦,原來是白夜先生的表妹,之前失禮。”

“喂,你們有冇有在聽我說話,我不認識他,對了,他一定是奴隸莊園的人,嗯,一定是的。“

美洛狄開口打斷,但她依然努力保持優雅,可惜的是,幾名看守似乎都變成聾子,這是每人10枚金幣的效果,是亮晶晶的金幣擋住了他們的耳朵。

“我這表妹,幼時受過刺激,腦子有些……”

“我懂,我懂……”

年輕看守湊到蘇曉身前,低聲說道:“不要弄出大事,否則我們都不好看。”

“之前麻煩你們了。”

蘇曉當然知道這些看守的態度,他先是付了70枚金幣的贖金,這幾乎等於死囚犯的價格,之後又每人打點了10枚金幣,包括那名老巫獵人。

聖愈教會的法律就是如此,隻要不涉及到黑女巫或三條以上的人命,其他罪名都能用贖金解決,這叫悔罪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