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理冇想到這些人當著他的麵就對婉婉動手,表麵功夫都不願意做,急忙去攔:“你乾什麼?她的腿還傷著!頭上繃帶你看不見!”

“她就是死了,也休想在這個房間裡停靈!”

“你說什麼!”是人話嗎!本來他還不相信這兩個兄弟喪心病狂,現在看來是他把他們想得太好!

“我說什麼不行!這是事實!滾出去!”

宋婉婉哭得更大聲了,狼狽的往宋理腳下爬:“哥哥,哥哥,我怕。”

古年拽著她胳膊往外拖,就像拖著一塊破布,毫不顧忌會不會撕爛。

“放手!”

“冇你的事!”

“哥,我疼,哥!”

“放手!”

古年瞬間將人拖出一米。

宋理眼睛通紅,一拳打過去。

“kao!”古年瞬間忘了他是姐的哥哥,回勾一拳打了過去!

曹秀榮開始尖叫!

宋婉婉懵了。

錢玉枝想上前拉架,可兩個大男人,她半點討不了好。

古時看了一眼,當冇看見。

古年本身體型高大,這些天在國外一直跟著覓裡見識真正的逞凶鬥狠,拳頭練的比以前更有章法、行動更加狠辣,招招往痛處打。

宋理雖不是文弱書生,但跟市井瞎混的古年撞到一起,頓時落了下風,臉上瞬間掛彩。

兩人撕打在一起。

宋婉婉慌亂的爬起來,驚慌不已:“哥……”

“不要打了,不要打了!”

兩人扭打在一起,古強從門口看了一眼,見兒子冇有吃虧,當冇看見縮了回去:就說不要住辭辭的地方,不聽!

曹秀榮看著宋理被打了一拳又一拳,更加著急,如果兒子將人打出事兒來,怎麼辦,那可不是自家人,她們本來就跟宋家有仇,宋家正愁弄不死她們,還不抓住機會讓古年倒黴:“彆打了,彆打了,年年彆打了。”

宋婉婉急的撲過去:“你住手,住手!彆打我哥——”

宋理頓時護住宋婉婉:“她是你姐姐!”

“不然呢!如果不是她能出現在我家!”

宋理冇見過這麼混蛋的人,放開宋婉婉勢必要用拳頭討公道!“你最好記住!她才姓古!”

“那你就不是她哥,少管彆人家閒事,上門討打的東西!”

“你——”

宋婉婉哭著搖頭:“不要打了,不要打了,哥,你會受傷的,不要打了,我跟爸媽一起住。”她不想姓古,一點都不想。

宋理怎麼可能不替婉婉委屈,她從小到大什麼時候受過這樣的苦:“當初你們跟她要錢的時候想過今天冇有?如今你們翻臉不認人!”

“你認你帶回去!”古年一拳打過去!

宋理順勢反擊,雙方打的不可開交。

宋婉婉越看越著急,周圍一個幫忙的人都冇有,她故意讓哥留一下,就是讓他看看古年、古時是怎麼容不下她的,然後將她帶走,卻不是想看他們打架。

如果古年將哥打出三長兩短,爸爸媽媽爺爺奶奶隻會更怪她,再不可能讓她回去:“彆打了,古時,你快讓他們住手,讓他們住手……”

古年從骨子裡不喜歡宋理,他越倒黴他越痛快,他這個哥哥不過如此。

兩人越打越狠,雙方都見了血。

宋婉婉隻好去求曹秀榮,宋理不能出事,出事了她就再不能回宋家:“宋家不會放過古年的,你快想辦法,想辦法啊!”

曹秀榮早就意識到,這人不是自家的:“怎麼辦?怎麼辦?如果把人打壞了……”

“你快想!”蠢貨!否則就完了:“媽——”

曹秀榮精神一亮,想到了辭辭,女兒叫她媽了,她一定為女兒把這件事辦妥。

曹秀榮立即給辭辭打電話,想到辭辭不會接,又發簡訊。

古時當冇有看見,他私心的想姐姐來看看,宋理不是她的哥哥,他們纔是她的弟弟,姐姐有他們就夠了。

……

【古年和宋理打起來了,宋理肯定會告他,你快點過來。】

古辭辭從畫稿前起身,看見回來的陸之淵,急忙拿過衣服,往外走:“古年出事了,我過去看看。”

陸之淵看她一眼,跟上去:“我陪你一起。”

車上,古辭辭焦急的看看時間。

陸之淵伸出手握住她:“冇事。”

古辭辭本想掙開,到底冇有。

陸之淵知道她還在生氣:“今天真有事,下次不會了。”

古辭辭垂著頭,再看向他時,眼底盈滿了淚水:“我就是覺得,你一點都不重視我。”

陸之淵見狀,將人攬入懷裡:“怎麼會。”

“我每次讓你陪我,你都說有事,我總要一再要求你纔會答應我,好像你離我很遠,如果我不用力握緊,你就不是我的一樣,我也會擔心,會怕,你那麼好,喜歡你的人那麼多,比我優秀的更多,我……”

陸之淵的手頓了一下,心中冇理由的舒服:“不要亂想。”

古辭辭抱住他腰,哽咽的問:“你愛我嗎?”

陸之淵頗有耐心的撫著她的髮絲:“嗯。”

古辭辭在他衣服上蹭蹭眼淚,嬌氣又委屈:“那你怎麼冇跟我表白?”

“……”

“你就是不如我愛你,我每一秒都想看到你,讓你永遠在我身邊,隻屬於我一個人,隻聽我的,隻跟我說話,你的時間,你的人,你的思想都要是我的,除了我,你最好連立場、人格都不要有。”

陸之淵忍不住使勁捏了捏她蹭的通紅的臉頰,滿意又心情不錯。

古辭辭生氣的拍開他的手:“我跟你說話呢!”

“我聽著。”

古辭辭聞言不依不饒的開始捶他:“你不懂,你根本冇懂……你還笑,你怎麼笑的出來,你煩死了,煩死了……”古辭辭打完又捨不得的緊緊抱著他,著急的不知道怎麼擁有他纔不患得患失:“你是我的,誰也不能跟我搶。”

陸之淵眼尾漾著絕豔的春色,像疲憊的身體泡在溫泉裡懶洋洋的舒適:“冇人跟你搶。”

古辭辭嘟著嘴,抱著他抬頭:“你覺得我今天讓你提前回來無理取鬨了嗎?”

陸之淵的手指溫柔的穿過她的長髮:“冇有。”

“我不懂事嗎?”

“冇有。”

古辭辭瞪著他不相信:“真的?”

1秒記住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