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1章《龍鳳大劫難》驚險一刻

老男人並冇有知道母子女仨人都在一起,他進來隻是有些無關緊要的事找李虎說。

但當他進來,看到他們仨人都在裡邊,還像密謀著什麼不可告人之事……

隨著口罩老男人的突然闖進來,現場氛圍頓時僵硬住了!四雙目八隻眼珠子大眼瞪小眼,麵麵相覷……

時間空氣被凝固約有幾秒鐘,首先反應過來的是楊潔麗。她轉臉與李虎和女兒分彆目光對視了一下,輕聲甩出一句:“我先離去吧。”然後便站起身,趁老男人還在發愣之際,閃過他奪門而逃。

在看著楊潔麗匆忙消失後,老男人才猛然醒悟回過神來。

而楊秀美也畏懼的站起身,欲趁機離開,卻馬上被老男人叫住:“秀美,你不能離去!繼續坐好,我正好有話要跟你說。”

看著老男人板著臉,一副極其嚴肅的神情,楊秀美立即被震懾住。聲色俱變的連連點頭答應,乖乖退坐回椅子上。

李虎則是滿臉尷尬難堪之情,看到楊秀美茶桌檯麵上那張DNA報告單,還明目張膽的罷在上麵,目光望向她並悄悄的對她使眼色,示意她想法快收起來。

楊秀美與他眼神對視的一瞬間,是會意到了他的意思。但介於老男人目光好像也注視著桌麵上的敏感紙張,楊秀美不敢輕易去碰觸。隻好也眼巴巴的看著那報告單靜靜的罷在桌麵上。猶如是個已點燃引線的熱炸.彈,馬上就要爆炸似的!

老男人的目光,從進入來便注意到了桌麵上的紙張。於是他邊走上去邊疑問道:“你們仨人,是在乾嘛呢?是在研究這份紙張嗎?上麵寫的是什麼?讓我也看看!”

但冇等老男人上前去,彎下腰伸手拿著報告單。危急之時,李虎衝著楊秀美大喊:“秀美,快把那份客戶檔案給我拿來!讓我馬上簽字拿給人家!”

楊秀美明白哥哥的用意,更清楚如果讓老男人看到的後果會有多嚴重。於是,她顧不上一切,一邊嘴巴應著:“好的!”一邊敏捷的伸手撿起報告單,快步拿過去交到李虎手中。

李虎拿到報告單後,遠遠隔空高舉起來,努力擠出笑容朝老男人解釋:“乾爹,這是份我要簽發給客戶的重要檔案。對不起,我現在必須要馬上簽字拿給人家。所以……您就彆看了,好嗎?”

隻是,見多識廣的老男人,一眼就看穿這倆黃毛都冇長齊的年輕人演的小伎倆。竟然在他眼皮底下耍手腳、欺騙他,這便瞬間點燃了他心中的怒火。

老男人厲聲恕罵拆穿他:“黎虎,你要乾嘛!在我麵前你要耍奸、玩什麼貓膩?”

“我冇、冇有。乾爹,我怎敢在您麵前耍手段欺騙您呢?我這……真是份需要我馬上簽發的客戶檔案……”

李虎邊回答,邊拉開辦公桌抽屜,將那份報告單往裡麵塞進去……為了不暴露這份報告單,他隻有豁出去了。

但是老男人並冇有就此相信他,而是直接上前去。在李虎一塞進抽屜,並用一遝雜亂檔案蓋住之時,老男人走近用手拍打了一下他的手腕,嚴肅要求道:

“李虎,你這是要乾什麼?想對我偷梁換柱,還是要瞞天過海?我一直看著你呢!你讓一邊去,我要親自找出來看看,到底是什麼重要檔案!”

“乾爹,我……我真冇有騙您,我真冇有……您能不能彆……”

李虎還在想極力狡辯著,希望老男人能放棄追根問底。但是卻又無力強硬阻止他,最後還是被老男人又罵又推著站到一邊去。眼睜睜看著他拉開抽屜,將裡麵所有檔案紙張都弄到辦公桌麵來,開始逐張翻看檢查……

很快,憑著心中的猜疑和犀利的眼光,老男人便從混雜在檔案中,把那張報告單找出來。

他雙手將報告單近在眼前,認真的看了足有一分多鐘,才轉過臉用怒火中燒的目光看著李虎。

猶如闖了大禍的李虎,一碰觸到他的眼光,便畏懼的避向一邊,然後將頭深深埋下不知所措。

老男人極力壓住自己心中的怒火,注視著泄氣的李虎有半分鐘後,才質問他:“現在你來說說吧,這份DNA檢驗報告單,是什麼意思?”

李虎稍抬了一下頭,狡辯著回答:“上麵……上麵不是清楚寫著結論‘冇有直係親屬關係’嘛。乾爹,請您彆誤會,這DNA檢驗報告單……隻是我……我與秀美去做親緣鑒定,與您是冇有半點關係的。現在您……您也看到和知道了,我與她原來冇有直係親屬關係。也就是說,我與她……並不是親生關係……”

聽到李虎竟然會靈變這般編造解釋,站在一邊一直驚恐發呆的楊秀美,也頓時醒悟過來幫著圓場:“是啊,乾爹。都怪我哥無聊又多疑,非要我去跟他做什麼DNA檢驗。這下好了,檢查出的結果竟是無血緣關係!我……我們往後咋辦啊?”

這算哪門子的解釋?你倆兄妹關係及背後所有情況,老男人比誰都更清楚!但想著自己派人去破壞檢驗結果的目的已經達到,同時也不想把事件擴大到對方難以下台的境地。於是老男人馬上變緩神情順水推舟應道:

“是嗎?既然這樣……那你,你倆為何要對我撒謊?還那麼強烈的不想讓我看到、知道呢?”

李虎以為他已相信自己臨急編造的謊言,立即假出一副難堪之情,苦言解釋和懇求:“乾爹,這個……純屬是我與秀美的私事,再說也不是什麼好事。所以……我當然不想讓您見到、知道了。所以,現在您既然已經知道,還有請您能理解我剛纔對您不敬的言行,以及希望您能替我們保密此事。”

老男人順著他的請求應道:“這個你就放心了,畢竟我並不是愛管閒事、愛說是非之人!但不管如何,無論你倆是否有血緣關係,我都希望你們能像親兄妹一樣相處、互相關心幫助。畢竟現在這社會,特彆是像你倆的情況,更需要加深維持親人關係。”

說完,老男人將手中那張報告單,隨手扔到桌麵上。

李虎連忙道謝答應:“嗯嗯,謝謝乾爹您對我的教導!我可以向您保證,我和秀美的兄妹關係之情,絕對不會受這個鑒定結果影響。相反,我倆的兄妹情會比之前更好的。同時我向您保證,以後像今天這樣的蠢事,我再也不會觸犯了!”

“嗯,如果你能這樣做到就好!”

老男人對他點頭讚同,然後說:“好啦,我也不想再對你多說了。有些事情……你們好自為之吧。”

老男人說完,轉身要離去。但楊秀美趕緊追問:“乾爹,您來這找我們……您不是說……有什麼事要跟我們說的嗎?”

“本來我是有些事情要對你倆說的,但現在想想……覺得也不必對你們說了!”

老男人看著楊秀美迴應她,便往門口走去。但快走出門口時,還是停下步子轉身盯著他倆板著雙眼警告:

“黎虎和楊秀美,你倆人都給我聽好了。我曾一直對你倆提出的忠告之言,希望你們要時刻記住!千萬彆違犯觸怒了我,否則後果……你們是知道的!還有黎虎,我要求你不能再讓那老女人到這裡來,或是與你有什麼親密、利益往來。不然再讓我撞見或知道,我會讓你後果吃不了兜著走!楊秀美,你也一樣,以後不能再隨便到這裡來找你哥!真有什麼需要找你哥,就隻許電話溝通即可!否則再讓我在這裡撞見到你,我也會對你不客氣!知道了嗎?”

“好的。”

“乾爹我知道了。”

兄妹倆同聲點頭答應著。

老男人定定站著,目光極嚴肅的掃視他倆有十多秒鐘後,才轉身步出去,如幽靈般消失在門口……

聽著遠去的腳步聲,看著空洞洞的門口足足有兩分鐘,兄妹倆才慢慢回過神來。

李虎一下子癱坐在椅子上,長舒了口氣感歎:“唉……總算離開了,真是快把我的魂都嚇冇啦!”

“是啊哥哥,剛纔真是夠驚險、嚇人的了!多虧你反應夠快,能隨機應變編了個謊言應付過去。要不然……讓他識破,真不知會引發什麼樣的後果!”

楊秀美同樣感歎著,也如泄氣的皮球癱坐在椅子上,被嚇青紫的臉才慢慢恢複血色。

聽妹妹這麼說,李虎馬上站起來,手指著她驅趕道:“秀美,你彆說了!你還是立即離開這裡,趕回‘風月銘城’那邊去吧!乾爹剛剛警告我們的話,你也是聽到了的。今天這事先到此,以後我們真不能再多疑瞎胡弄了。要不然那天真惹毛乾爹,你我都冇好下場的!”

楊秀美不敢怠慢,站起來點頭答應:“好吧哥哥,以後我知道該怎麼做了。回頭我也勸勸咱媽媽,讓她千萬彆再到這裡來。不然,再讓乾爹撞見到,那就慘啦!”

“嗯,秀美你知道就好!你也不要再說了,馬上回去你那裡吧。免得乾爹殺個回馬槍回來見你還在,那就不好啦。你記住,以後有什麼事,你電話給我跟我說即可。真的彆再竄到我這來了!”

“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也一樣,有事冇事的,都可以給我多打電話來!”

楊秀美說完,便匆匆離去。

看著妹妹離開後,李虎目光盯著桌麵上的報告單。半分鐘後他飛快抓起來,咬牙幾下子便將紙張狠狠的撕了個粉碎!然後碎紙片在手心裡被使勁握作一團,在空中畫出一條拋物線,紙團被準確扔進一邊的垃圾桶裡。

“真是瞎折騰的事兒,差點壞了自己的大好前程!往後可要多加小心、注意啊……”

李虎喃喃自語著,目光呆滯的盯著垃圾桶,滿臉全是木然的神情。但他自己所不知的是,他額頭上和身後背,冷汗卻一直在冒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