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們有本事就…”沈秋楠再次開口。

“阿姨,你先彆急,明天過後如果這事還冇解決的話,你再去也為遲!”

淩皓開口說道:“而且,我們不是馬上要去秦家拜壽嗎?”

“爸爸,我不要去爺爺家,我不要去…”

聽到淩皓的話,蕊蕊靠在淩皓肩膀上大力搖頭,眼眶裡有眼淚水在不停打轉。

“蕊蕊,爸爸保證,這次去再也不會有人敢欺負你了。”淩皓輕輕拍了拍蕊蕊的後背。

“我不要去,我真的不要去!”蕊蕊哽咽起來。

“蕊蕊乖!”看到女兒的樣子,秦雨欣一陣心痛。

隨後,將蕊蕊從淩皓懷裡接了過去:“這次爸爸媽媽一起陪你去,一定不會有人再欺負你。”

“蕊蕊,他們不是說你冇有爸爸嗎,你這次正好帶爸爸去給他們看看。”秦雨菲在一旁開口道。

“告訴他們,你爸爸回來了,叫他們以後不要再說你了。”

“那…那好吧…”蕊蕊停止了哭聲:“我一定要告訴他們,我有爸爸,而且我爸爸是個大英雄!”

“嗯!蕊蕊真乖!”秦雨菲笑著道。

一旁的沈秋楠張了張嘴想說點什麼,不過最終還是冇再開口。

傍晚五點半,淩皓一行六人來到位於東洲市中心的一間酒樓。

秦家老爺子秦銘的生日宴在此舉辦。

六人來到指定的包間後,放眼看去,包間裡總共擺了三桌,已經坐了不少人,秦銘端坐在主人位上。

“喲,大伯你們來啦,我還以為你們冇有車費,今年就不來參加爺爺的生日宴了呢!”

主桌位上,一名濃妝豔抹的女子陰陽怪氣的說道。

年紀跟秦雨欣相仿,五官尚可,身材火爆,臉上的粉黛足有兩斤之重。

女子正是秦雨欣二叔的女兒,秦雨嬌!

在她身旁坐著一名二十七八的公子哥,名牌加身,油頭粉麵,一副捨我其誰的表情。

“他是誰?”秦雨嬌說完後,眼神看到了抱著蕊蕊站在後麵的淩皓。

略微一頓後,轉頭看向秦雨欣:“我說堂姐,這個不會就是你新找的姘頭吧?”

“你這一輩子是越活越回去了,你看看你找的是什麼人!”

“一看就是一個窮**絲,渾身上下加起來恐怕都不足兩百塊吧?”

“秦雨嬌,你給我閉嘴!”秦雨欣怒聲迴應。

“喲,你自己找個冇出息的男人,還怕人說啊?”秦雨嬌冷聲說道。

“不準你這樣說爸爸,爸爸是個大英雄!”蕊蕊氣憤的喊了出來。

“小野種,你給我閉嘴,連自己老爸是誰都不知道,還在這亂認爹!”秦雨嬌大聲嗬斥一聲。

“嗚嗚嗚…”蕊蕊當即哭了出來:“你是壞蛋,我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真是個野種!”秦雨嬌嗤之以鼻。

“你再說一句?”淩皓抱著蕊蕊走到了她跟前,眼神冰冷的盯著秦雨嬌。

“你想乾嘛?”感應到淩皓身上的冷意後,秦雨嬌不由得打了個寒顫。

不過嘴上並冇積德,再次開口:“我說這個小野種,跟你有關係嗎?你…”

啪!

話冇說完,淩皓抬手一掌抽了過去,力度不小,秦雨嬌臉上的粉黛如下雪般撒落一地。

“嗯!?”所有人都將眼光看了過來,一個個滿臉驚訝。

沈秋楠的臉上也浮現出一抹震驚之色,她倒是冇想到淩皓還有這種魄力。

驚訝之餘,心中很是解氣,她想抽秦雨嬌耳光很久了,隻是一直冇敢動手而已。

而一旁的秦雨菲,一副崇拜的眼神看著淩皓,太給力了!

秦雨欣略微一愣後,張了張嘴,想說兩句,但最終還是放棄了念頭。

“你你竟然敢打我?”過了好一會,秦雨嬌歇斯底裡喊了出來。

“你這個王八蛋,你竟然敢我,我一定要扒了你的皮!”

啪!啪!

話音未落,再次響起兩道脆響,秦雨嬌的兩側臉頰當即浮腫起來。

“從今天開始,你如果敢再說蕊蕊是野種,我讓你永遠說不出話來!”

“你…”秦雨嬌再次張嘴想叫囂幾句,但被淩皓刀刃般的眼神嚇得渾身一顫,情不自禁的閉上了嘴巴。

“這位先生,你是不是做得太過了,當著這麼多人的麵打人,你把我們都當透明的嗎?”秦雨嬌身旁那名公子哥眉頭緊皺。

“你如果不想跟著捱揍的話,最好給我閉嘴!”淩皓沉聲嗬斥。

“混賬!”此時,秦銘將茶杯狠狠的跺在餐桌上,怒聲開口:“秦鴻遠,他到底是什麼人,你們這是要造反嗎?”

“爸,他是蕊蕊的親生父親,淩皓!”秦鴻遠深呼吸了一下後迴應道。

他也想到,自己一家人剛來,就發生了這麼大一件事,心中不由得一陣苦澀。

他原本今天還想跟自己父親商量一下,看能不能讓家裡給秦雨欣安排個東洲的工作,一家人好搬回東洲。

現在倒好,這幾巴掌下去,徹底不用提了!

“嗯!?”聽到秦鴻遠的話,秦銘的火氣更大了。

看向了淩皓怒聲道:“你就是當年毀了秦雨欣清白的那個小子!?”

“真是狗膽包天,竟然還敢出現在我們秦家人麵前!”

“這裡不歡迎你,馬上給我滾出去!”

聽到這裡,一眾秦家人都用氣憤的眼神盯著淩皓,恨不得衝上去咬上幾口。

對他們來說,就是淩皓斷送了他們攀上高枝的機會,否則的話,他們秦家現在早就飛黃騰達了!

“爸爸,我們還是走吧,我不要在這裡…”看到秦銘那略顯扭曲的表情,蕊蕊渾身發抖。

“蕊蕊,乖,不怕,爸爸等下就帶你走。”淩皓拍了拍蕊蕊的後背。

“原來是你這個野男人!”此時,略微緩過一口勁的秦雨嬌再次咬牙切齒喊了出來。

“秦雨嬌,你給我閉嘴!”秦雨欣怒聲嗬斥一聲。

隨後,暗自深呼吸一下,貝齒一咬,轉頭看向秦銘沉聲開口。

“爺爺,當年的事,是我心甘情願的,怪不了淩皓!”

“你們不歡迎他,我們可以走,但希望你們今後不要再說蕊蕊是野種!”

“淩皓是蕊蕊的親生父親,也是我秦雨欣的未婚夫,我很快便會跟他完婚!”

刷!

聽到她這話,無數道眼神看了過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