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玄天宗。

秀玉閣。

“長老,您……您不是認真的嗎?”

“居然讓唐薇這傢夥,在楓葉洞修煉?”

“這不公平,這不公平啊!”

一個女子,滿臉激動地說道。

閣樓內。

胡桃兒嬌小的身體背對著她,揹負雙手,眉頭緊皺。

這幅模樣,從這少女的身體裡看來,不但冇有太多威嚴,反而還有帶你可愛。

當然,真正瞭解她的人,絕不會把她往可愛這邊去想象。

誰知道,秀玉閣最為狠辣的人,當屬胡桃兒!

當年據說某個女弟子不服從她的命令,她便直接用法術將其轟成了白骨,最後還將其白骨,掛在了秀玉閣的正堂中,讓所有弟子來觀摩,殺雞儆猴。

這是……來自骨頭裡的冷酷無情!

也正是如此,整個秀玉閣,能稍微跟胡桃兒親近的女弟子,幾乎冇有。

非要說的話,眼下這個女弟子黃倩,倒是勉強算一個。

她的實力不錯,是秀玉閣老弟子。

但,絕對談不上頂尖。

之所以能跟胡桃兒走得近,一來是會拍馬屁,二來是兩人臭味相投,皆是性格暴戾之女,所以能湊到一起,不足為奇。

“這是宗主的吩咐,我能怎麼辦?”

胡桃兒不耐煩道。

“宗主?”

黃倩一愣,隨即蹙眉,“真奇怪,宗主為何要對這兩個女人這麼客氣?要說是跟林風有關,可是這林風,都已經失蹤這麼久了,據傳言……已經被劍仙南潯給殺掉,我就不信他能從南潯的手上活下來!”

“當然不可能!”

聽到這話,胡桃兒露出一絲惡毒的笑容,“南潯的劍術,修行界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他不出手則已,一出手必殺人,除非林風是蟑螂,否則必死無疑!”

“既然這樣,那宗主,為什麼還對那兩個女的這麼好,又是給她們分配資源,又是安排唐薇去楓葉洞修煉?”

黃倩要二樓咬嘴唇,道,“難不成,是宗主見這兩個騷狐狸長得漂亮,所以——”

“住嘴!”

啪!

胡桃兒一聲曆喝,同時給了黃倩一巴掌,罵道,“蠢貨,宗主也是你能詆譭的?”

“對,對不起長老。”

黃倩惶恐地捂著臉,連連道歉。

“哼,你最好記住了,哪怕之前,有些人對他的宗主之位不服……但他現在,能突破到化神期,連兩個大長老都比不上,那他坐上這個位置,就是實至名歸!”

胡桃兒冷冷道,“一個化神期的強者,耳目超凡,要是聽到你說他壞話,你覺得會怎麼樣?”

“徒兒知道錯了。”

啪嗒!

黃泉嚇得跪了下來。

是啊,她怎麼忘了呢。

金焱宗主,現在可是一名化神期強者啊!

化神期在修行界有幾個?

一隻手都數得過來吧!

“不過,我也不得不承認,雖然姓唐的那女人很讓我討厭,但她的修道天賦,確實非同凡響。”

胡桃兒俏臉陰沉道,“說是百年一出的天才,毫不為過,就算是當年的葉天尊和其相比,也差了不少……至於那木子秋,我對她不瞭解,但相比也不會太差。”

“該死!她們明明隻是新人,怎麼會這麼厲害!”

黃倩握著拳頭,臉上滿是不甘。

胡桃兒冇有吭聲。

但她心中卻認為,二女的天賦,多半是跟那千麵魔君林風有關。

她恨林風!

但也得承認……林風,真的很厲害!

連煉虛期的黑龍,都被他打敗了。

若非劍仙南潯出馬,普通的煉虛期,恐怕想殺他,還真的不容易。

“你好好修煉就是,至於唐薇,我知道你看她不爽……哼,我何嘗不是如此?”

“但沒關係,隻要她待在玄天宗一天,我遲早有辦法收拾她!”

胡桃兒冷冷地說道,眼眸閃爍著一縷縷寒芒。

“是。”

黃泉拱手應道,眼珠子卻是轉了轉,似乎有其他想法。

……

楓葉洞。

並冇有多少楓葉,之所以叫這個名字,是因為這個洞府遠遠看去,有點類似楓葉。

洞中,比其它地方更加充沛的靈氣,正朝著四周,源源不斷地聚集而來。

唐薇盤膝坐地,長髮披肩,就像是一個入定的女神,既美豔動人,又神聖不可侵犯。

在她的麵前,擺滿了大把的靈石。

這些都是金焱給的。

唐薇作為女人,在商場打拚多年,又怎會不知道金焱的想法。

喜歡美女的男人未必是壞人,但喜歡朋友的女人,還刻意去討好。

那這個人,多半好不到哪去。

所以,她對金焱並冇有什麼好感。

隻是為了等待林風回來,所以接納了一切修煉資源。

打算早一天,成為一名厲害的修行者,不用老是拖林風後退。

至於這些好處,大不了等林風回來,再還給金焱便是。

“轟!”

突然,洞外傳來一聲悶響。

唐薇美眸陡然睜開,黛眉一皺。

有人闖洞?

不應該吧……

這裡是玄天宗的地盤,她進入洞府,也是得到了允許,誰這麼不長眼?

轟!

又是一聲悶響。

唐薇知道無法安心修了,便起身,走到了洞府麵前,玉手一抬,虛空連點。

洞府的門打開。

外麵,站著一個女弟子,正冷笑地看著她。

“黃倩,我正在修煉,你為何來打擾我?”

唐薇冷冷道。

“混賬,我可是你師姐,你居然敢直呼我名字?”

黃倩勃然大怒。

“哦,黃師姐,你有什麼事嗎?”

唐薇淡淡道。

這雲淡風輕的語氣,讓黃倩更是氣惱,指著她說道,“你聽著,你立刻離開楓葉洞……這個洞,是隻有內門精英弟子纔有資格修煉之地,你,還不配!”

“我配不配不是你說了算,這洞,是胡桃……是胡長老讓我來的,你要是不服氣,去找她說。”

“對了,不要老是打擾我,不然我一張通訊符燒過去,到時候你再怪我打小報告可就遲了。”

唐薇麵無表情地說道,隨即轉身走了進去。

“你——你給我站住!”

黃倩欲跟進去,但門,卻轟得地一聲關了。

她憤怒地拍打著洞府大門,但終究,不敢用法術去攻擊。

畢竟這是宗門的寶地,真破壞了,她小命難保。

“行,咱們走著瞧,有我黃倩在秀玉閣一天,你就休想站在我頭上拉屎!”

黃倩惡狠狠地說道。

……

天機閣。

“木小姐,準備好了嗎?”

春梅手中拿著一疊符籙,有些緊張道。

“嗯,準備好了。”

木子秋微笑點頭。

“好,那你小心了!”

說完這話,春梅手中符籙彈起,化作一道道色彩各異的光芒,在虛空中紛紛朝著木子秋的方向飛去!

嗖嗖嗖嗖——

麵對這滿天符籙,氣勢洶洶而來,木子秋一臉恬靜,看不到絲毫慌張。

隻見她抬起白皙的玉手,在空中優雅的動著手指,一下,兩下……

於是,光罩出現,將她籠罩在內,瞬間就將攻擊而來的符籙擋住!

她再推動一根纖細青蔥手指。

一團碧藍色能量圈,從指間緩緩流淌而出,就像是一道優美的音符,將後麵接踵而至的符籙,全部抵消,炸碎——

“好美……”

春梅看得怔怔出神,感慨不已。

這,哪裡是施展法術。

簡直……就是在彈奏一曲動聽的音樂。

“怎麼樣春梅,這一次,我還行吧?”

木子秋嫣然一笑。

“太,太棒了,木小姐您知道嗎?您現在的實力,絕對已經穩穩達到了內門弟子水準……甚至,比一般內門弟子還要厲害啊!”

春梅激動道。

“多虧春梅姐的教導。”

木子秋笑著說道,隨即想到了唐薇。

如果是唐薇姐的話,應該會比自己出色更多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