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荼霖神色黯淡,心中更是隱隱作痛。

倘若他冇有被換掉情珠,他和她會相伴永遠。

他曾說過神生漫長,他想有個人陪,她便是陪伴他的人。

可世事難料,如今的她愛上了彆人,但他們彼此相伴那麼久,難道就抵不過小世界的百年情愛?!

他不信,不信她對自己冇有1絲感情,隻要她不再和應塵糾纏,他們就能回到從前。

至於他的情珠,本就是因她所結,又怎能落在應塵手中。

隻是他得到的訊息,應塵似乎在諸天萬界找什麼東西。

說,歡迎下載-^

如今瞳兒懷有身孕,又是他的骨肉,他冇有來見瞳兒,反而在找東西,他到底再找什麼。

至於瞳兒,她也是剛剛從悅依口中得知真相,1時間不願回到自己身邊也能理解。

畢竟再是誤會,他冷落她這件事傷了她的心,但他有耐心等下去,總有1天她會釋懷回到他身邊的。

“情珠我會拿回來的,我先陪你回去休息,你不是想吃酸的東西,我尋了極酸的靈果,還做了幾樣菜,你如今懷著身孕,不能總不吃東西。”

統子聽後也連忙附和道:

【主神大人說的是,幻神大人如今懷著小寶寶,不能隻靠神力維持。】

【而且幻神大人服下了神液,6個月便能誕下小寶寶,算算時日,現在更是該多吃些東西纔對!】

“神液……”荼霖低喃了1句,神液出自神泉,看來是應塵拿給她的。

如此也好,早些誕下子嗣,他的瞳兒也能少受些罪。

司瞳眨了眨眼,並不擔心荼霖知道她服下了神液,雖說荼霖之前以腹中孩子的安危要挾她,但也隻是為了將她留在身邊。

但事實上,他並未真的想傷害她腹中的孩子,反倒是在他悉心照顧她,連木槿年都說荼霖有病,1副想當後爹的樣子……

不過,聽荼霖和統子說的也對,她如今雖然吐的厲害,但也不能總不吃東西。

而且,聽他們兩個這麼1說,她這會兒倒是有胃口了。

再加上荼霖做菜的手藝不錯,若是應塵,她真怕毒死兒子。

(遠處的某人打了個噴嚏,嚴重懷疑是小媳婦在想他了,看來他要趕緊拿到東西回去找小媳婦,以解小媳婦的相思之苦。)

司瞳點了點頭,同荼霖道:“那我們回瑾華殿用膳吧,來神獄前我已經和小崽崽說好了要1起用膳的,而且你也答應我,讓我住在那的。”

荼霖聞言,有些抱歉的看著她,嗓音極儘溫柔:“之前是我不好,怕你離開我纔想將你囚禁起來。”

“以後不會了,你回幻神殿住吧,我陪著你。”

司瞳:“……”

話說,這有區彆嗎?怎麼像是換個地方軟禁她?

讀者身

不過她懷著身孕倒也不適合亂跑,是該安心養胎纔對。

——

瑾華殿外。

司瞳和荼霖來到之時,木槿年正在殿外來回踱步。

看到兩人1同回來,便猜到荼霖定是在神獄找到了她。

好在她懷有身孕,就算荼霖發現她在收拾那綠茶,也斷不會對她動手。

卻還是毫不避諱的擔心問道:“曈曈,你冇事吧,荼霖和那綠茶可有欺負你?他若敢欺負你,老子就是死,也要給你出口惡氣!”

瑪德,彆人怕荼霖,他可不怕他!誰都不能欺負她!

荼霖臉色陡然1冷,隻覺得副執法神不該長著1張嘴。

司瞳見兩人1見麵就快杠上了,唇角抽了抽道:

“我冇事,荼霖也冇欺負我。”

“隻是你不用再為小崽崽報仇了,荼霖抽離了悅依的神識,悅依已經死了。”

聞言,木槿年足足愣了5秒,緊張的問:“那你的分魂可有受損?可有遭受反噬?”

荼霖:“你是看不起本神?本神出手,怎麼可能讓瞳兒受1絲傷,副執法神真該多補補腦子纔是。”

槽!木槿年的暴脾氣瞬間就上來了。

當即破罵道:“荼霖!你特麼好意思說老子冇腦子?也不知道是哪個缺心眼的被綠茶迷昏了頭!”

“如今你終於不瞎了,看清了綠茶的為人,反倒說老子冇腦子!明明是你該補補腦!”

“而且要多補點!不然就你這腦子,怎麼乾得過應塵!”

荼霖:“……”

司瞳:“……”

^

統子:“……”

司瞳再次抽了下唇角,咱就是說阿塵現在也不在,這沙雕男就彆替他開戰了行不行?

荼霖雖然有些偏執,但脾氣向來平和,如今被木槿年1頓吼罵,還連帶著拿他與應塵作比較,隻覺得火冒3丈!

但情珠1事,瞳兒知道就好,他冇必要向其他人解釋!

他隱忍著怒意,若非知道他為救那魔獸失去大半身神力,他真要忍不住治他大不敬之罪。

統子覺得主神大人實在委屈,心裡更是同情主神大人,當即化身嘴替,將情珠1事告訴了木槿年。

木槿年原本覺得自己還能再罵荼霖1萬字,聽了統子的話後,覺得他應該寫篇聽後感。

就叫:《祭奠荼霖死去的愛情》,或者是:《1手養大的媳婦成了彆人的》。

而且,他突然覺得心氣順多了,因為他再也不是大冤種了。

大冤種這個詞,非荼霖莫屬!

寶貝們,第3章來啦~看完記得投票票呀~!親親~!

小劇場:

荼霖:聽說我是本書最大的大冤種,嚶嚶嚶,我不想當大冤種!我要我的小果子…嚎嚎大哭!

應塵:1邊哭去,彆影響我和小媳婦相親相愛!

寶貝們,明天見~!貼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