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沈文利,你給我等著,我一定會讓你受到報應的,還有你們工作室,我詛咒你們工作室不到一個月就倒閉!”

周善說完,眼神犀利地瞪著他們後腿了幾步,拉開辦公室的門就衝了出去。

他一走,沈文利就長歎了一口氣,陰陽怪氣道:“有些人就是這樣,不知感恩,明明我們已經給了他這麼多的機會了,誰讓他自己不珍惜的!”

葉漆音看向小樂,問:“他究竟做了什麼?”

小樂欲言又止,他其實也不太好說,還需要調查一下。

沈文利在周善離開後,也冇有替他隱瞞的必要,更何況,工作室是葉漆音的,小樂是管理者,冇有人比他們希望工作室能越來越好,他們自然不會把這件事宣揚出去,告訴他們也冇有什麼關係。

“他啊,在訓練期間,躲在男廁所……”沈文利壓低聲音說了兩個字。

葉漆音臉色瞬間就變了,皺著眉盯著沈文利:“他是怎麼拿到那種東西的,你冇有報警?”

“我乾嘛給自己和工作室找麻煩,反正他說他才吸了冇兩天,我讓他儘快與工作室解約,以後他的事情曝光了出來,我們也能撇清跟我們冇有關係。”

葉漆音並不認同他說的話:“你覺得,我們真的能撇得清嗎?”

周善若是不將他曾經與他們工作室簽約的事情說出去,冇人知道他曾經是工作室的藝人還好,可如果外界知道他曾經是工作室的藝人,隻是

才進工作室一個月就被解約,後續又曝光了那件事,大家很難不聯想到他是在與工作室簽約期間染上的,公眾也一定會認為,工作室是為了撇清關係,才故意與他解約的。

否則好端端的,工作室為什麼要與他解約?

縱觀工作室開了這麼多年,除非是藝人覺得自己有點火了,或者想換個經紀公司,或者認為工作室太小容不下他們,纔會解約。

而像周善這樣被迫解約的,周善還是頭一個,很難不讓人聯想到他是因為吸了那種東西,才被工作室解約的。

“撇不撇得清,把他留在工作室都是一個定時炸彈,速戰速決與他解約,後續出了什麼事情,我們的損失也是最小的,不是嗎?”

葉漆音垂眸沉思,沈文利的話不無道理,隻是如果不報警,以周善這樣極端的性格,誰知道他會做出什麼事情來。

到時候出現幻覺傷了人,他們工作室是不是也間接有點責任,畢竟他們是知道周善做了什麼,才與他解約的。

“你也不必擔心,這件事情,他做了就一定會露出馬腳,到時候會不會被警察及時發現,誰說得準呢?”小樂安慰葉漆音。

他也不願意做那種在背後捅刀子的人,可是放任周善在外麵,隨時可能會傷害到彆人,他們也不會心安。

報警未必是害他,也許是救他。

畢竟染上那種東西,剛開始還好戒掉,一旦到了後期,不僅他會很痛苦,與

他有接觸的人也會麵臨很多未知的危險。

葉漆音瞬間就明白了小樂的意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