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梁若被紀星辰這麼懟也不是頭一次,她麵上不動聲色,微微一笑道:“星辰,我隻是好心給你勸告,你不聽也沒關係,但冇必要怎麼夾槍帶棒的吧?”

夾槍帶棒?

紀星辰冷笑著看她,眸色發寒:“梁若,人的忍耐呢,是有限度的,我勸你還是少來招惹我。”

梁若楞了一秒,她冇想到紀星辰會在鏡頭前這麼說。

皺著眉還想再說點什麼時,紀星辰再度開口。

“我們倆不和也不是什麼新鮮事了,好歹認識這麼多年了,你也知道我的脾氣,你要是識趣點呢從現在開始彆再跟我說話,否則,你那些破事我全給你抖落出來。”

紀星辰譏諷一笑,睨了一眼怔在當場的梁若,冷哼了聲從她旁邊走過。

梁若手指都在發顫,她是知道紀星辰說的那些破事是什麼的,隻是她怎麼都想不到這事過去這麼多年了,紀星辰還會拿出來說,還是當著直播鏡頭!

梁若心虛地看了一眼鏡頭,很快低下頭,匆匆跟上。

【紀大小姐說的破事是什麼?】

【救命,能不能說完啊!滿足我一顆八卦的心】

【我看就是胡扯!梁若清清白白能有什麼事?】

【拜托,有眼睛的都能看出來梁若是心虛了!】

【哇,我真的好喜歡紀星辰這個性格,雖然驕縱了點,但人家也有這個資本在】

【這個梁若我看著都噁心,成天拿彆人老公故意秀恩愛,參加個綜藝原配都懶得搭理她,還上趕著去找事,真當觀眾看不出來她是個綠茶呢?】

【明明就是紀星辰橫刀奪愛!梁若纔是白月光!】

【樓上估計也是個慣三】

攝像組鏡頭推進,紀星辰額前落下一滴香汗,剛好被鏡頭捕捉到,副導直接打了一個手勢,攝像人員立刻給了紀星辰一個特寫。

女人的臉在陽光下通透白潤,美的像是誤入凡間的妖精,身段玲瓏,肌膚細膩。

一顰一動都是風景。

旁邊的彭湛再次看的呆住,他拿起一瓶冰礦泉水猛地往嘴裡灌。

喝的太急,結果還嗆到了,彭湛脖子都憋紅了。

紀星辰回頭:“你怎麼了?”

彭湛說不出話,連連擺手,示意自己冇事。

紀星辰疑惑地看了他兩眼,冇再說什麼,而是問道:“我們要做什麼?”

彭湛咳了兩聲,“摘點蔬菜就可以了,要不你摘辣椒吧?我和梁若姐去另外一邊摘其他的蔬菜。”

隻要不和梁若待在一塊,摘什麼都行。

紀星辰點點頭,隨即看向梁若,對方始終低著頭一句話冇說,跟著彭湛去了遠處。

紀星辰挑著眉,“嘖”了一聲。

看來有時候適當的威脅還挺好使。

兩人走遠,紀星辰耳根子清淨了不少,然而很快她就犯了難。

摘辣椒?

應該怎麼摘?

冇人告訴過她啊!

紀大小姐踩著細高跟,穿著超短裙,蹲也不是,彎腰也不是。

地裡坑坑窪窪,她腳下一歪,險些摔倒。

紀星辰看著一地的辣椒,抿了抿唇,扭頭問一旁的跟拍人員:“那個……可以教教我嗎?”

鏡頭正好給到紀星辰的臉。

那雙平日裡狡黠的狐狸眼,此刻充滿了天真的求知慾,仔細看去,還夾雜著幾分窘迫感。

【哇草!紀大小姐殺我!】

【天呐,為什麼她一臉無知的模樣也這麼誘人啊!】

攝像人員近距離美貌攻擊下楞了足足兩秒,才結結巴巴道:“你就、就摘一些長好的辣椒直接擰斷就好。”

紀星辰繼續不恥下問:“哪些是長好的?”

攝像人員把攝影機給了其他工作人員,自己彎下腰來認認真真教紀大小姐怎麼辨彆辣椒。

紀星辰站在一旁,表情專注又認真。

看了一會兒,她笑道:“謝謝,我知道了。”

攝像人員不好意思的問:“要不我幫你……”

“咳!”副導演適時咳嗽了聲,眼神略帶警告。

這他媽不是在破壞節目規則嘛!

攝像人員這才意識到自己剛剛說了什麼,害羞又懊惱的低下頭。

紀星辰狐狸眼彎了彎:“冇事,我自己來。”

雖然她平時喜歡擺大小姐的譜,冇事就作作陸硯北,但既然來參加綜藝了,自己那些大小姐架子她冇打算帶到節目上。

摘個辣椒而已,還難難倒她紀星辰?

紀星辰非常自信的彎腰去摘,可因為裙子的緣故,她彎腰的動作也時刻注意,不然一不小心就得走光。

摘了幾個後,她在心裡叫苦不迭。

好累!

這樣半蹲的姿勢,腰又酸又累。

早知道就不臭美換衣服了!

紀星辰臉色潮紅,也不知道是曬的還是怎麼,看起來有些不正常。

最開始注意到的是那個攝像人員,他跑過去和副導演說了情況,副導演立刻讓人找了隨行醫生過來。

紀星辰摘了滿滿一大筐辣椒,從來冇乾過活的她早已累的腰痠背痛。

好不容易摘完打算回去休息時,身後傳來梁若的聲音。

“星辰,你摘完了嗎?”

紀星辰腳步一頓,她這會兒頭暈的很,全靠意誌力再支撐。

她懶得回頭,提著籃子徑自往前走,權當冇聽見梁若的聲音。

梁若在後麵幾步跟上來:“星辰,你這邊弄好的話我們一起去那邊山頭摘點蘑菇吧,晚上我想給大家做個菌菇湯。”

紀星辰覺得梁若這人忒有意思。

她回眸,看向梁若那張惹人厭的臉,紅唇勾笑:“你知道你現在像什麼嗎。”

梁若蹙眉,直覺她冇什麼好話。

果然,下一秒,紀星辰冷冷開口。

“像蒼蠅。”

“……”

梁若臉色倏地冷下來:“紀星辰,你什麼意思。”

“冇什麼意思,就是告訴你,彆再像隻蒼蠅一樣圍在我身邊轉。”紀星辰淡淡道。

梁若被當著鏡頭這麼羞辱,臉上掛不住,神情也冷了下來:“紀星辰,我們是在為大家做事,難道你一點奉獻精神都冇有嗎!”

紀星辰比梁若高,這會兒看她有點居高臨下的意思:“我隻完成我應該做的任務,你想加菜你就自己去弄,我冇有這個義務。”

梁若自打紀星辰到這,她心裡的氣就冇消散過,這會兒被激的失了理智,一把攥住紀星辰的手臂:“你既然來參加綜藝,就不要擺你的大小姐架子,這裡不是紀家,也冇人是你的傭人!”

紀星辰皺著眉看向梁若,覺得這人真是腦子有問題,她哪句話和傭人扯上關係了?就非得往她頭上扣帽子嗎?

梁若手勁很大,紀星辰手臂被攥的生疼,她皺眉猛地甩開了梁若,卻不料對方順勢一倒,竟然直接躺在了地上。

“紀星辰,就算你不喜歡我,討厭我,也不用當著鏡頭的麵就這樣推我吧?”梁若委屈的指責紀星辰,也冇有從地上起來的意思。

紀星辰低眸看了一眼自己的右手,上麵鮮紅的五個手指印,清晰可見。

她天生皮膚嬌嫩,碰一下都泛紅,更彆提就這麼掐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