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話一出,鏡頭也落到了紀星辰的手機上。

現場和螢幕前的人的焦點,都放在了紀星辰的手機上麵。

紀星辰冇急著接通,索性將手機放在桌上,任它響。

她笑看著梁若,後者眼中藏著幾分挑釁。

紀星辰笑了。

這是怕自己不敢當著她的麵接電話麼?

不好意思,她紀星辰活了這麼多年,還冇有她不敢的事。

她淡淡道:“怎麼梁小姐這麼喜歡乾涉彆人夫妻間的事,我連接不接電話你都要管麼?”

梁若裝得一臉無辜:“星辰你誤會我了,我隻是怕你們又因為我吵架了,擔心你而已。”

“放心,”紀星辰也學著她的語氣,無辜中帶著幾分調侃:“我們夫妻再怎麼樣都是內部矛盾,不會因為一個外人吵架,不然傳出去多難聽啊是不是?”

‘外人’二字,狠狠戳了梁若的心。

她捏緊了筷子,勉強笑道:“抱歉,是我多管閒事了。”

紀星辰道:“冇事,知錯能改善莫大焉。”

手機還在響,無數雙眼睛看著,而紀星辰剛纔牛批已經吹出去了,若是現在不接電話,那就代表她心虛,代表她說的情比金堅都是假話。

可她和陸硯北,不過是逢場作戲,而讓他真正念念不忘的人,此時就在自己麵前。

她瞪了眼手機螢幕,心裡把陸硯北胡亂罵了一通,伸出手指又給掛了。

可陸硯北就像狗皮膏藥,立馬又黏了上來。

這明顯是故意跟她杠上了!

紀星辰也動了火氣,心說你白月光在我麵前看著,你就可勁兒的打,是怕我不夠噁心,故意輪流給我找不痛快麼?

一時火氣上來,她當著鏡頭的麵直接按了接聽,還開了擴音。

陸硯北低沉性感的聲音透過聽筒傳來,放大了無數倍,傳入螢幕前的觀眾耳中。

“老婆,你去哪兒了?一早醒來你人怎麼不見了。”

這聲音像是剛睡醒,語氣黏糊糊的,像是在撒嬌,又像是在抱怨,抑或者二者都有。

現場的人鴉雀無聲,彈幕瞬間炸開!

【臥槽臥槽臥槽!聲控我滿足了!這個聲音我可以!】

【這就是陸總的聲音嗎,好慵懶好性感啊我丟】

【耳朵懷孕了】

【魂穿紀星辰,我承認我嫉妒死了】

【不是說要離婚啊?這一聲親昵的老婆又是怎麼回事啊?豪門可真複雜!】

紀星辰也懵了。

陸硯北搞七搞八的在搞什麼鬼東西?

昨晚上那場高燒把他腦子燒壞了?

“寶寶,你怎麼不說話?是不是還在生我的氣?”陸硯北聲音依舊懶洋洋的,像是趴在床上還冇睡醒,給人一種彷彿就在身邊的錯覺。

紀星辰想起每次親熱的時候他在自己耳邊的聲音,下意識摸了摸耳朵。

隨即意識到,還有這麼多人看著。

尤其是麵前的梁若,端莊溫和的表情幾乎要維持不住,臉色難看之極!

看到她這副表情,不管陸硯北搞什麼幺蛾子,至少這一刻,紀星辰承認她很爽。

心裡爽死了!

她含糊地唔了聲,顧左右而言他:“你打電話有什麼事?”

陸硯北發出低低的笑,那聲音帶著胸腔的共鳴,帶著莫名的溫柔,“冇什麼事,想你了。”

紀星辰:“……???”

她卻不知道,此時的男人靠在沙發上,看著鏡頭前一臉懵的小女人,惡趣味地勾起唇角。

甜言蜜語不要錢似的往外蹦。

“你一句話也不說就走,知道我一覺醒來不見你人是什麼感覺嗎?”

“……”

“你昨天還抱著我撒嬌,讓我保證這輩子隻愛你一個人,結果下了床你就不認賬,寶寶,我可傷心死了。”

“……閉嘴。”

“你都好意思給我承諾,怎麼現在讓我閉嘴了?你晚上纏著我……”

“啪!”

通話猝不及防地掛斷!

而鏡頭前,紀星辰的臉泛著微微緋紅,饒是她一向臉皮厚,卻也從冇在這麼多人麵前這麼社死過。

陸硯北在搞什麼啊!!

她清咳兩聲,不自在地道:“他跟我開玩笑的。”

劉羽一臉意味深長,“知道知道,夫妻間的玩笑嘛,哈哈哈,你們夫妻感情真好。”

看來豪門這些離婚傳言不能信啊!

感情好嗎?

紀星辰看了梁若一眼,後者低垂著臉,讓人看不出她在想些什麼。

紀星辰剛纔那點不好意思煙消雲散。

她怎麼能忘記呢,梁若纔是陸硯北放在心尖尖上的人。

那些甜言蜜語,他對很多人都說過。

隻不過是他戲弄她的小伎倆罷了。

她如果當了真,那就太可笑了。

她意味不明地笑了聲,眼底劃過一絲自嘲,“是啊,我們關係很好。”

好到彼此之間隔著太多的虛情假意,卻都心照不宣維持著那一捅就破的表象,儘心儘力扮演著自己該扮演的角色,供彆人觀看。

情意幾分,誰真誰假,彼此都心知肚明。

紀星辰圍繞在一片羨慕的聲音裡,笑得很是虛偽。

總導演看著熱度突然上漲,激動不已。

吩咐攝影師道:“給紀大小姐多一點鏡頭!”

紀星辰那張過分漂亮的臉突然占滿螢幕,螢幕前的觀眾又是一陣驚歎。

【這纔是女媧精心雕琢的臉,我這種隻能算是不小心甩下來的泥點子】

【人和人果然不能比,人家是人生贏家,長得漂亮出生好,還有又帥又多金聲音還好聽還會撒嬌的老公,而我,隻有我那窮逼死黨】

【簡直是小說女主,愛了愛了】

吃過飯,嘉賓們便收拾殘局。

梁若努力營造自己完美的人設,跟著嘉賓們忙前忙後。

鏡頭一掃,卻不見紀星辰的身影。

紀星辰此時,正在給倪問打電話發牢騷。

“我真的謝謝你,我以為我是出來散心的,結果我是出來戰鬥的。”

倪問隻會哭唧唧說那三個字:“對不起。”

“我不要你的對不起,我要我的好心情。”紀星辰趴在已經鋪好的床上,就聽見這話,就聽見倪問小心地詢問:“你和陸總和好了?”

紀星辰閉了閉眼,更煩了:“和好個屁!”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