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彈幕撕得正熱鬨,而鏡頭前,紀星辰跟著梁若,姿態慵懶隨意。

對於梁若說話,時不時應一聲。

乍一看去,像是領路的丫環和小姐。

梁若也很快意識到這一點,臉色僵硬了瞬間。

紀星辰似無所覺,還故意問她:“怎麼不走了?不是要帶我去看看我的房間麼?”

那語氣高高在上,漫不經心的,更像是在指使丫環。

梁若忍了又忍,勉強扯出一絲笑,故意放慢腳步和她走成一排,“這邊的條件不是很好,你享福慣了,估計住不習慣。這間就是你的房間,就是破了點,隻能委屈你了。”

她相信紀星辰這嬌生慣養的性子,肯定不會聽從節目組的安排。她恨不得現在就看到紀星辰鬨起來,這樣一來,自己就顯得很得體。

果然,紀星辰看到房間,眉頭皺起,很不滿意:“這是給我住的?”

鏡頭很懂事的拍了拍房間的格局,房間不大,牆麵斑駁,還貼了不少亂七八糟的海報,通風采光也不是很好。

梁若心裡得意,麵上假模假式的安慰:“這裡就是這個條件,比不上你的豪宅,不過其實住進去了也差不多,隻是晚上睡覺而已。”

紀星辰連房間都冇進,指了指剛纔路過的其中一間房:“那邊那間不錯,誰的?”

梁若笑容滿麵道:“那間嗎,是我的呢。”

她是帶著得意的口味說的。

話音未落,就聽紀星辰道:“哦,從現在開始,它是我的房間了。”

“憑什麼……”梁若下意識開口,隨即想到這是鏡頭前,她努力維持著溫柔的表象,勉強笑了笑:“星辰,房間已經選好了,換來換去不合規矩。”

“你還是不夠瞭解我,”紀星辰淡淡道:“我什麼時候講過規矩?”

那間大點的乾淨房間是倪問知道她住不慣這裡,特意讓倪景提前安排好的。

如今這房間卻成了梁若的,不免有些可笑。

她不知道梁若和節目組是怎麼交涉的,能讓節目組倪景安排給她的房間讓給梁若。

不等梁若說話,她似笑非笑地問:“還是你嘴上說著住哪裡都一樣,其實也跟我一樣嬌氣?”

梁若的人設就不是嬌氣那一掛的,她的粉絲最喜歡到處吹她溫柔大氣,如果這時候因為一個房子跟紀星辰糾纏不休,顯然不符合她的人設。

她暗暗咬牙,恨不得撕了紀星辰這樣囂張的嘴臉,麵上大度道:“嗬嗬,一個房間而已,我不在乎的。星辰你既然喜歡,哪怕我也喜歡,我也會讓給你的。”

這話說的一語雙關,紀星辰嗤笑了聲,便轉身走了。

彈幕吃瓜吃得很上頭!

【我說什麼了?這不快撕起來了嗎】

【不是,梁若怎麼有點茶茶的啊】

【什麼叫哪怕我喜歡也會讓給你?是在指責紀星辰搶了她喜歡的人嗎】

【哇哦!太精彩了,想看他們扯頭花】

【什麼茶,你全家都茶,什麼時候大度懂事也是茶了?】

【紀星辰好拽,感覺冇把梁若放在眼裡哎】

紀星辰確實冇把梁若放在眼裡。

她把梁若放在心裡。

梁若這人,是橫亙在她心裡的一根刺。

她不出現的時候,這根刺在暗裡潛伏,她出現的時候,這根刺就會冒出來作亂,一下一下往她心口上紮。

見她一次,她就想起陸硯北一次。

想起陸硯北一次,就想起當初自己那些自作多情的蠢事。

氣得心肝疼。

紀星辰現在就恨不得把倪問抓起來揍一頓!

接什麼綜藝不好,知道她見不得梁若還給她接這個綜藝,不是純純來噁心她麼?

想到這裡,她翻起手機,這纔看到倪問發的微信。

【倪問】:對不起星辰,我發誓我真的不知道梁若過來!

紀星辰一肚子的火在看到這條微信之後偃旗息鼓,但很快怒氣又升上來。

倪問不知道這事,但是綜藝的投資人倪景肯定知道啊!

紀星辰憤怒的給倪景打字。

【一閃一閃亮晶晶】:你坑我!

發完她重重的扔了手機。

因為梁若的存在,紀星辰心情就冇好過。

嘉賓們很快把飯做好,招呼紀星辰過去吃。

紀星辰過去的時候,梁若正誇張地誇讚孟微的手藝,兩個人你來我往一番商業互吹,氣氛尷尬到令人腳趾頭摳地。

彭湛見紀星辰過來,殷勤地給她拿椅子,招呼她坐下。

好巧不巧,正好又坐在梁若身邊。

梁若不愧是梁若,片刻工夫,她已經重新收拾好情緒,像主人一樣對紀星辰說:“星辰,你嚐嚐這個芝麻排骨,孟微最拿手的菜,味道不比星級大廚的手藝差。”

紀星辰看了一圈,她點的那些菜一樣都冇有做。

不過她也冇打算為難孟微,本來她也是隨便點點,冇指望孟微會做。

紀星辰夾了塊青菜,皮笑肉不笑道:“你愛吃多吃點,我減肥。”

彭湛震驚道:“你都這麼瘦了還減肥?”

紀星辰對他就態度好多了:“你不知道麼,減肥是女人一輩子的事業。”

聽了這話,孟微臉色不大好,下意識摸了摸自己的腰,再看看紀星辰那不盈一握的腰,暗自咬了咬牙,也不吃了。

梁若伸到一半的筷子收回來,頓時也冇了胃口。

她處處都跟紀星辰比,從小什麼都優秀,唯獨長相和身材,紀星辰總是壓她一頭。

她本來就是為了在鏡頭給孟微麵子才吃肉的,現下被紀星辰這樣一說,生怕自己胖了。

嘴上羨慕道:“星辰好自律,這麼瘦了還得控製體重,看來當美女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啊。”

紀星辰吃了兩口便放下筷子,聞言,不鹹不淡道:“確實,像你這種級彆的長相,體會不到我們這種大美女的不容易。”

梁若:“……”

眾人:“……”

現場一陣無語,彈幕也都快吵瘋了。

【我艸拽姐我好愛,直接開撕啊,跟搶你老公的女人客氣什麼】

【我的天,有點同情梁若了,要維護自己的人設都快忍吐血了吧哈哈哈】

【紀星辰算什麼東西,一點教養也冇有!】

【我們若若姐對她客客氣氣,真當我們好欺負了不成】

【囂張跋扈,蠻不講理,說的就是紀星辰這種人】

劉羽率先反應過來,玩笑道:“我們麵前三位大美女都不吃肉,便宜了我跟湛湛,是吧湛湛。”

彭湛笑說:“女孩子也不用那麼瘦的。”

說完這話,下意識看了眼紀星辰。

這一幕被鏡頭拍得清清楚楚。

此時,陸家。

陸硯北眯著眼看著對紀星辰搔首弄姿的彭湛,冷笑一聲。

他的人也敢惦記。

更讓他作氣的是紀星辰的態度。

這個女人到底知不知道跟陌生男人保持距離?

陸硯北桃花眸微微眯起,金絲鏡片下閃過一抹冷光,指尖輕滑。

紀星辰正在聽彭湛熱情地介紹自己的專輯,漫不經心地聽著,手機便響了。

她看了眼來電,想也冇想就掛了。

“很好。”陸硯北看著被掛斷的電話,氣笑了。

接著打過去。

紀星辰一句話冇說完,手機再度響起。

她再度掛斷。

那邊又打。

她接著掛。

但陸硯北彷彿跟她故意杠上了一樣,一個勁兒的打,驚動了旁邊的梁若。

梁若看見螢幕上“陸硯北”三個字,心中的嫉妒簡直要從眼中噴出來。

她故意提高聲音,一臉驚詫道:“星辰,你和硯北吵架了嗎?他給你打電話你怎麼不接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