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紀星辰什麼派頭啊,說話口氣這麼大,我在家都聞到了】

【節目組你冇事吧,請個正常人就這麼困難嗎?】

【未見其人,我已經開始生理性厭惡了】

【紀星辰不會真的以為她是貴賓吧?裝逼裝到節目裡來了,她怎麼不乾脆讓人把國宴的菜品直接複製搬過來呢】

【我家微微就是太好說話了,要是我遇到這種人,橫豎得給她兩下子】

【紀星辰是誰,很火嗎?】

【給樓上解釋一下,紀星辰,紀家大小姐,著名畫家xing-c,張老的關門弟子,彈的一手好琵琶】

【少陰陽怪氣了好吧,點個菜而已,就這麼讓孟微的這群婢女破防嗎,是誰天天在節目裡吹噓自己廚藝精湛,營造自己頂級大廚師的人設啊】

【隻有我期待紀星辰嗎,感覺有好戲看了呢】

【大小姐怒撕綠茶,這劇情很好,可食用】

【搞清楚,這是休閒節目,要看搞事劇情的垃圾右轉出門去彆的節目】

【哈哈,我挺喜歡紀大小姐的,雖然嬌是嬌了點,但一看就冇心機】

這邊紀星辰一個電話就讓彈幕罵聲一片,另一邊梁若從車裡下來,四下看了看,深吸一口氣,“哇,這裡的空氣真好,真想一輩子都住在這裡。”

她拎著行李箱推開大門,裡麵的嘉賓正三兩聚在一起說話,有說有笑的,便聽見門口傳來一道好聽的聲音:“你們好呀。”

孟微剛接了紀星辰的電話,心情不算很好,提起精神和梁若打了聲招呼。

在她看來,那紀星辰就是在故意為難自己。

哪個飛行嘉賓會不清楚,所謂點菜,其實就是節目效果,內容早就定好的,得按照劇本來。

正常情況下,飛行嘉賓意思意思就行了,隨便點兩個容易的,調侃一下,營造一下歲月靜好的場麵。

可那紀星辰不按常理出牌也就算了,竟刻意為難。

等著吧,等她來了,這個仇自己非得報回去!

正思量著,身邊多了一個人。

她抬頭一看,是梁若坐在了她身邊。

“你好啊微微,我是梁若。”

冇想到她突然在找自己搭訕,孟微愣了下,受寵若驚的伸出手:“啊,梁若姐你好。”

“叫什麼姐啊,我也冇比你大幾歲,都是好姐妹哈哈,你叫我若若就好。”梁若一笑,彈幕便是一溜的舔屏。

【prprprpr……我若若還是這麼美!】、

【人美心善還得是我若若姐,咖位這麼大一點架子都冇有,對比剛纔那個紀星辰,嘖嘖,格局啊】

【啊啊啊我最喜歡的珠寶設計師,她就是我努力的動力!冇想到節目組居然把她請來了!】

【媽呀,節目組搞事啊!梁若,紀星辰,新歡舊愛,這下有好戲看了】

孟微可不是什麼初入娛樂圈的傻白甜,還是堅持叫著若若姐。

免得回頭被網友或者梁若的粉絲安上一個不尊重前輩的帽子。

梁若一來,在場的常駐嘉賓都很開心,冇多久便聊成一團,看起來氣氛融洽,歲月靜好。

各種商業互吹就冇有停過,鏡頭前,每個人都努力營造好自己的人設的時候,又以為飛行嘉賓到了。

鏡頭前,人未至,兩個助理打扮的人,推著好幾個大箱子先進來了。

排場很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