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星辰瞥他一眼,拿起睡衣往外走。

陸硯北眼神暗了暗,語氣竟有些可憐:“星星,你不在這兒睡嗎。”

紀星辰翻了個白眼,冇好氣的回頭:“難不成你想把你的感冒傳染給我?”

說完她懶得再搭理陸硯北,直接關門出去了。

房間裡的男人沉著一張臉盯著門一言不發。

第二天一早,倪問的電話準時準點打過來。

一直響到第三遍,紀星辰才昏昏沉沉的爬起來接了電話。

“今天是特邀錄製,總錄製時長是三天,直播模式。我還有半個小時到紀家,你收拾好東西下樓,不用帶太多,節目組都有。”

“到時候從你下車開始節目組就會開啟錄製,你注意點,收收大小姐脾氣,這可是全球直播,回頭觀感要是不好,直接影響你賣畫。”

“你有在聽我說話嗎,星辰?”

倪問一次說了一大堆,對方卻冇給一丁點迴應,她不由蹙了蹙眉又叫了幾聲:“星辰?你在嗎?”

“嗯。”紀星辰終於懶懶散散的從鼻腔裡溢位一個音節。

倪問發現紀星辰嗓子有點不對:“你是不是感冒了?怎麼鼻音這麼重?”

“冇。”紀星辰翻身下床,倒了一大杯水喝光:“幾點錄製。”

倪問:“十點。”

紀星辰看了看時間:“哦,現在才八點,急什麼。”

“……大小姐,這裡到節目組錄製地點還要開四十分鐘呢。”倪問說完又疑惑問道:“你真冇事?”

紀星辰吸了吸鼻子,“冇事,等會到了你打我電話。”

“ok。”

掛斷電話,紀星辰直接去樓下找了張媽,讓她幫忙收拾行李,特意囑咐了要帶的東西後纔去洗漱。

張媽動作很快,等倪問到的時候,她已經把行李箱都放在客廳了。

倪問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十幾個箱子,半天才找到自己的聲音:“紀星辰,你這是去錄製節目,還是搬家?”紀星辰慢悠悠的喝著粥,嗓音有些啞:“怎麼啦。”

倪問注意力全部都在那一排排的行李箱上麵,冇注意到紀星辰聲音不對勁,“怎麼了?你還好意思問我怎麼了,我們隻是錄製三天,你這十幾個箱子也太誇張了點吧?”

張媽在一旁笑著道:“倪小姐,這些一點都不多的,大小姐每次出去住帶的比這些多的多呢。”

倪問:“……合著你家大小姐還收斂了很多是吧。”

“對的。”張媽點頭。

倪問看著這對主仆,徹底無話,隻能認命的跟張媽一起把箱子搬上車,好在她今天開的是商務車,裝得下這麼多東西。

車上,紀星辰閉著眼睛假寐,臉色潮紅的不正常。

倪問屢屢回頭看她,終於忍不住開口:“星辰,你是不是發燒了?怎麼臉色這麼差?”

紀星辰眼皮微抬,啞著嗓音道:“有點。”

都怪陸硯北那個殺千刀的,要不是他深更半夜還衝冷水澡,自己也不用勞心費力的伺候他,害得她現在還感冒了。

當然過程紀星辰冇打算和倪問說,畢竟兩個人都是要離婚的了,她還這麼伺候狗男人,說出來多少麵上有點過不去。

紀星辰打小就好麵子。

倪問不知道她心裡的想法,隻關心她的身體:“要不我和節目組說一下,咱們先去趟醫院。”

紀星辰不想因為自己耽誤彆人的工作進度,搖了搖頭:“不用,不是什麼大事,等會我吃點感冒藥就好了。”

倪問聽她這麼說還是擔憂的不斷朝後看,深怕這位從小嬌生慣養的大小姐有個什麼好歹。

正思忖間,倪問的手機響了,因為在開車,便直接開了公放。

“倪小姐,您和紀小姐大概什麼時候到。”打電話的是節目組。

倪問看了一眼導航:“大概還有二十分鐘。”

節目組道:“是這樣,我們需要紀小姐現在給我們的三位常駐嘉賓打電話點菜,至於點菜的內容,就按照自己想吃的點就好。”

倪問記得合約流程上冇有這一茬:“新加的?”

“對的,因為是直播,得增加節目可看性嘛。”

倪問減了車速,回頭看紀星辰,見對方冇什麼反應,便道:“ok。”

“好的,那號碼我稍後發您微信。”

電話剛掛斷,倪問就收到了節目組發來的一串電話號碼,她把手機遞過去,“喏,大小姐,中午想吃什麼直接點吧。”

紀星辰懶洋洋的接過,按照號碼撥了出去。

“喂,請問是新客人嗎?”

“是。”紀星辰半闔著狐狸眼,姿態懶倦:“這裡可以點菜?”

“嗯嗯,你想吃什麼我們都會儘力安排的!稍微有點難度的也可以哦,我喜歡有挑戰難度的,你隨便點就行。”

接電話的是常駐嘉賓中的一位女演員,叫孟微。

不管參加哪個綜藝,都會賣弄一手自己的廚藝,此刻接到特邀嘉賓的電話,自然在鏡頭前鉚足勁表現。

紀星辰原本掛在嘴邊的菜名重新嚥了回去,她挑了挑眉,伸手摸了摸微燙的臉頰。

嗓音微啞的開口:“那佛跳牆,烏魚蛋湯,開水白菜,罐燜三寶鴨,法式焗蝸牛,紅花魚翅撈飯,還有羅宋湯,天絲豆腐,好了就這些吧。”

孟微:“……”

孟微表情僵硬了好幾秒,礙於在鏡頭前,她強壓住罵人的衝動,擠出一絲笑臉:“這些菜好像是國宴菜吧?”

紀星辰:“嗯,能做嗎。”

孟微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我、我儘量。”

倪問在旁邊聽得都驚呆了,等她掛完電話忍不住白了她一眼:“大小姐,咱們這是參加節目,你還以為去飯店呢!”

紀星辰眼皮子稍稍掀開了些,一臉疑惑:“怎麼了?不是她說想要有點難度挑戰性的嗎。”

倪問無語:“人家隻是客套一下,隻有你當真了。”

紀星辰:“?”

她怎麼知道彆人是客套一下。

那人說的那麼自信,她還以為真能做呢,自然挑了幾個自己愛吃的菜。

沉默幾秒,紀星辰悶聲道:“我本來隻想點幾個簡單的湊合一下,是她說可以隨便點的嘛。”

因為感冒的原因,她嗓音聽著比平日更軟更嬌一些,糯糯的,讓人生不起氣。

倪問噗嗤一聲笑出來,語氣無奈:“紀大小姐,答應我,咱去了錄製現場可千萬彆這麼傻白甜了好嗎?很容易招黑的。”

“我長得這麼好看,誰忍心黑我。”紀星辰癟嘴小聲反駁,自戀到一半突覺不對,立即眯起眼生氣道:“你說誰傻白甜呢!”

倪問:“對不起,我錯了。”

“哼。”紀星辰又冇骨頭一般靠在了椅背上。

事實上倪問說的冇錯,紀星辰人還冇出場,就已經被彈幕罵了個狗血噴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