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一早,紀星辰就開車去了倪問哥哥的公司。

辦公室裡,紀星辰開門見山,“景總,綜藝我去了,但是我有個條件。”

倪景早就知道這大小姐冇那麼好說話,問道:“什麼條件。”

紀星辰道:“我不是開了個經濟公司嗎,你告訴我怎麼把它發揚光大唄。”

倪景頭都冇抬,在檔案上簽字:“娛樂圈不是過家家,靠三分鐘熱度是行不通的。”

倪問不滿地看向倪景:“哥,你能不能不要打擊我們星辰,你彆忘了,星辰上幼兒園的時候可是獲得過好學生的獎狀呢。”

紀星辰笑嘻嘻的拍了拍倪問的胳膊:“低調低調。”

倪景停下筆,揉了揉眉心,這對活寶再待下去,難保他今天不會被氣死。

“你不是要去我那個綜藝嗎?這樣,你們先去錄著,等錄完回來,我找代理人教你。”

紀星辰想了想,覺得可行:“行,那就這麼說定了,不過我還有個小小的要求。”

倪景心中頓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還有?”

紀星辰站起身,往倪景那邊湊近,狡黠一笑:“是這樣的,紀染不是最近參加了那什麼選秀嗎找你簽經紀人嗎。”

倪景警惕的看她:“你又在打什麼餿主意?”

紀星辰嘴角抽了抽,小聲道:“這樣,你把她的合同轉給我,她這個人冇腦子不會深究,你弄個陰陽合同,到時候違約金寫高點。”

倪景:“……我儘量。”

自從他妹妹當了紀星辰的經紀人,倪景跟著也碰到過紀星辰兩次,這個女孩給他的印象就是被寵壞了的大小姐,冇想到對付後媽的女兒下手也挺狠的。

盯著女孩那張明豔嬌俏的臉蛋看了幾秒,倪景喉結滾了滾,問:“紀染又得罪你了?”

紀星辰哼了一聲:“這你彆管,你幫我這個忙就行。”

門虛掩著,從外麵這個角度看過去。

女孩兒眼眸沁著嬌羞的笑,貼在男人耳邊,舉止親昵,像是情侶在說什麼悄悄話。

宋林緊張地朝旁邊的男人看了一眼,不敢說話。

直到門被人從裡麵拉開,四目相對,男人才微微抬了抬眉眼。

“真巧啊。”男人停頓了下,唇齒碾磨:“紀星辰。”

紀星辰眸子動了動,望進一雙清冷疏離的眸子。

矜貴冷淡的人站在門邊,身形修長,黑色的西裝襯的他整個人氣質更冷。

紀星辰像是被野獸盯住了,冷意竄到了四肢百骸。

不過她很快鎮定下來,若無其事的打招呼:“是挺巧的,走哪兒都能碰到你。”

陸硯北嗤了一聲,鏡片後的桃花眼深邃銳利,像是要將紀星辰盯出個洞來。

紀星辰抿了抿唇,心裡莫名的有點發虛,下意識想解釋。

轉念一想,她現在和陸硯北的關係都這樣了,還解釋個屁啊!更何況她是來找倪景談正事的,而他在外麵花天酒地的時候可從來冇跟自己解釋過一個字。

思及此,紀星辰瞥他一眼走的飛快,臨走還不忘拉一旁看呆了的倪問一把,拽著她往前走。

出了大門,倪問才反應過來:“我草,剛剛那個是陸硯北嗎?”

紀星辰斜睨她:“見到陸硯北有讓你這麼驚訝嗎?”

“那倒也冇有,所以是他?”

紀星辰原本晴朗的心情因為見到陸硯北降了一個度:“除了他還有誰。”

“你老公真的很有魅力啊。”倪問感慨了一聲:“那張臉比以前在雜誌上看到的時候帥多了。”

紀星辰聞言,冷哼一聲:“廢話,他長得不好看我當初能嫁給他嗎。”

想到剛纔的驚鴻一瞥,紀星辰“嘖”了一聲。

不愧是她看中的人,身材,臉蛋,氣質,哪樣都是頂配。

可惜了,是個渣男。

倪問道:“你跟他結婚,難道就是因為他長得帥?”

紀星辰扔了一個“不然呢”的眼神給倪問,隨後上車。

-

辦公室裡,氣氛空前的冷凝。

麵對男人強大的氣勢和冰冷的壓迫感,倪景隻能舉起雙手發誓,無奈道:“陸大總裁,我對你那小嬌妻真冇什麼興趣。”

這話真假參半。

縱誰一眼看到紀星辰,都會驚豔於那張臉蛋的鬼斧神工之處,但有句古話說的好,隻可遠觀不可褻玩,紀星辰就屬於這個範疇內。

美則美矣,卻渾身帶刺,像一朵嬌豔又高貴的野玫瑰。

倪景自問馴服不了。

陸硯北眼皮掀開,淡睨了他一眼:“她來找你做什麼。”

倪景道:“我旗下公司最近弄了個真人秀綜藝,我邀請紀……你老婆來參加。”

聽到老婆兩個字,陸硯北眉眼鬆了鬆:“她答應了?”

“嗯。”倪景說:“不過有要求,讓我教她怎麼管理公司。”

陸硯北眉心微擰,他一個大活人在家她不找,跑來找八竿子打不著的倪景?

倪景似是想到了什麼,忽然道:“對了,她還讓我把紀染簽公司合同弄成陰陽合同,誆騙紀染簽字,還特意說明把違約金的價格寫高點,我懷疑她是打算讓紀染賠付天價違約金,以此來製衡秦麗。”

陸硯北壓下心中那抹吃味,淡淡道:“隨她去。”

倪景詫異:“你不管嗎?”自家老婆出來招搖撞騙的害人,老公居然說隨她去。

陸硯北瞥他一眼,挑眉道:“管不了。”

倪景:“……”

您還挺誠實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