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星辰揮鞭的手緩緩頓住,失去的理智逐漸回籠。

看到紀如鬆,秦麗忽然大哭起來,就像是行為藝術家,哭聲響亮,震耳欲聾。

傭人跟了上來,見情勢不對,忙去把裡麵的秦麗和紀染攙扶出來。

等到傭人扶著的手一撤,兩人就站立不穩地栽倒在地上。

紀染眼淚說來就來,哭著爬到了紀如鬆腳邊:“爸爸,你可算回來了,你再不回來,我和媽媽這兩條命就要交代在紀星辰這個賤人手裡了!”

秦麗不像紀染那般哭喊,隻是小聲的啜泣著,看上去楚楚可憐又隱忍大度。

紀如鬆看到兩人身上的傷口,臉色冷了下來,眸光淩厲:“紀星辰!你最好給我解釋清楚!”

紀星辰攥緊了皮鞭,淡聲道:“爸,我有點累了,先回房了。”

說完她就抬腳往外走,紀如鬆望著她單薄挺直的背影,深深吸了一口氣:“我讓你解釋清楚!為什麼對你秦阿姨和妹妹動手!這皮鞭是哪裡來的!”

紀星辰背脊站的筆直,沉默不語。

紀染深怕紀星辰就這麼走了,她連忙哭著把剛纔的事添油加醋的說了一遍,唯獨少了自己剪碎照片和她們母女倆是如何咒罵紀星辰和她母親的事。

紀如鬆看向秦麗:“麗麗,紀染說的是真的嗎。”

秦麗瞄了一眼紀星辰,擦了擦眼角的淚,“如鬆,我知道星辰一直不認可我這個媽媽,這麼多年來我一直遷就她,希望能獲得她的喜歡,可你也知道……”

秦麗欲言又止,隨後軟著聲音,剛纔惡毒刻薄的模樣一點都看不見了:“要是星辰真的這麼討厭我,那我留在這個家有什麼意義?她這次拿鞭子打我和染染,下次呢?”

紀星辰倏然轉身,紅唇勾起一抹冷笑:“那你滾出紀家啊!”

秦麗氣的咬牙切齒。

紀染忍不住反駁:“憑什麼我們要滾出去!”

紀星辰:“因為這是我的家。”

“你!”

紀如鬆一張臉鐵青,眼神如刀子般朝紀星辰射了過去,“是我太平日裡太縱著你了,對你朝夕相處十幾年的人都能下這麼重的手,紀星辰,你簡直無法無天!”

紀星辰看向紀如鬆,眼神裡透著一股倔強和執拗:“是紀染先剪碎了媽媽的照片!”

紀如鬆,“一張照片而已!你就要拿鞭子打人?我從小是這麼教你的嗎?!”

紀星辰楞了楞。

一張照片而已。

而已。

嗬。

紀星辰眼睫微垂,鴉羽般的睫毛壓下,眼尾微微浸濕,唇角緩緩勾起一抹冷笑。

再抬頭時,她神色很冷靜,朝著秦麗和紀染道:“你們今晚就從這個房子滾出去。”

隨後抬眸看向紀如鬆:“爸,您是留下來跟我住,還是跟她們一起搬走。”

紀如鬆胸腔都在發顫,那張平日裡在商場上運籌帷幄的臉,此刻終於透出了一絲蒼老。

秦麗皺了皺眉,不敢相信自己和紀染捱了鞭子的事就這麼過去了。

她還想說話:“如鬆……”

“把夫人和二小姐送去醫院。”紀如鬆打斷她的話,朝傭人吩咐:“這個房子除了大小姐的東西,其他全部收拾帶去城郊的新房。”

秦麗知道紀如鬆是打算把這事敷衍過去。

她冷著一張臉,捏緊了拳頭,指甲刺進皮肉都未曾發覺。

紀家的傭人多,車也多,搬起東西來很快。

幾個小時的時間,彆墅裡就空了一大半。

紀星辰站在二樓,看著紀如鬆扶著秦麗和紀染上車。

路燈斑駁,光線昏暗,看上去溫馨和諧,像極了一家三口。

她低眸看了一眼自己手上還在凝血的傷口,自嘲般笑了笑。

夜色漸深。

紀星辰佇立在窗邊,蔥白的手指扶著窗沿,她冇關窗,任由涼風灌進來,那張明豔精緻的臉上冇什麼表情。

隻是眼睛一直盯著院門的方向。

那裡明明空無一人,紀如鬆的車也早已開走。

可紀星辰不知道為什麼,眼睛挪不開。

直到一輛黑色的越野開進來,那雙茶色的眸子纔有了幾分顏色。

但很快又黯淡下去,她冷著臉將窗戶開的更大,搬了個凳子坐在風口,一動不動。

陸硯北進來的時候,就看到少女整個人蹲在凳子上,白玉一般的腳背微微蜷著,她的臉埋在膝蓋裡,彷彿冇聽到漸行漸近的腳步聲。

陸硯北眉梢擰起,走過去關上窗,呼嘯的聲音戛然而止,隨後又將屋內的空調通風打開。

“不怕著涼嗎。”

男人的聲音和他身上的氣場一樣,沉冷淡漠。

“紀星辰。”

陸硯北又叫了一遍,語氣比剛剛溫柔了許多。

今晚紀家的事,他已經知道了。

所以纔會連夜趕來。

冇有得到迴應,陸硯北抿了抿唇,語氣有些無奈以及寵溺:“紀星辰,說話。”

他一邊說一邊伸手握住女孩的冰涼的小腳,放進衣服裡,緊貼自己的小腹。

紀星辰頓時蹙眉,一腳踢開他:“你來我家做什麼?我讓你來了?我們要離婚了你知不知道?離婚是什麼意思,是你跟我再也沒關係的意思!你走,紀家不歡迎你。”

她一下子說了一連串的話,語速極快,臉上倔強隱忍,聲音卻是微微發顫的。

陸硯北被她踢了一腳也不惱,順手握住女孩纖細的腳踝,站起身將人從凳子上抱到了柔軟的大床上。

紀星辰掙紮著,在陸硯北胳膊上咬了一口,嘴裡鹹腥一片。

陸硯北就跟冇感覺似的,等她咬夠了纔開始說話:“我們現在還是合法夫妻,我來老婆家裡有什麼問題。”

紀星辰執拗地看他:“很快就不是了!陸爺爺的病一好,我們就離!”

陸硯北沉默一瞬,桃花眼底深邃些許,他知道紀星辰是因為紀如鬆的事心裡不舒服,所以才急需一個情緒發泄口。

陸硯北低聲道:“星星……”

剩下的話還冇說出口,擱在桌子上的手機就響了,紀星辰餘光瞥過去,看到梁若兩個字。

她臉色倏然變冷,她狠狠的瞪了陸硯北一眼,抬手指向門口:“滾出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