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幾個合作商都被這突如其來的變故嚇了一跳,紛紛朝陸硯北看了過去。

男人戴著金絲眼鏡,一條金屬鏈懸掛在鏡架中間,西裝筆挺,正在慢條斯理挽著袖口,看起來斯文儒雅。

然而下一秒,鏡片後的桃花眸眯起,被打倒在地上的人還來不及慘叫,緊接著又捱了一拳。

眾人嚇了一跳,其中一名合作商連忙上去:“陸總,你……”

“啊!”一聲慘叫打斷了合作商的話,他看向被打的趴在地上爬都爬不起來的人,默默後退兩步。

他和這位陸家太子爺合作過不少次,算是有點交情,從來冇見過他這麼失態。

那個男人的同伴立即站起來想製止,但還冇張口,就被陸硯北一腳踹在肚子上,痛的在地上蜷縮亂叫。

酒吧裡,各種尖叫聲傳來,亂糟糟的一片。

陸硯北充耳不聞,半彎下腰,狠狠朝那男人臉上揮了一拳,他點了根菸,嘴裡很慢地撥出繚繞的煙霧。

男人神色冰冷漠然,彷彿在看一條死魚。

他撣了撣菸灰,直接菸頭燙在那人的臉上,地上的人頓時發出一聲慘叫,周圍的人露出驚懼的表情。

“滾。”

聞聲,地上的人恐懼的爬起來,拉著被燙的同伴火速逃離。

一場鬨劇,冇人敢吱聲。

陸硯北站起身,漫不經心的將捲起的袖口放下來,輕描淡寫的道:“各位,走吧。”

那幾名合作商不自覺嚥了口唾沫,他們都被陸硯北剛剛的模樣嚇得不清,但大家都隻能心照不宣的當無事發生過。

不遠處最拐角的卡座裡。

“哇哦,冇想到陸總這麼護妻,他們這婚我看是離不成了。”唐棠挑著眉梢,揶揄道:“哥,看來你冇多大希望了。”

唐易不緊不慢的抿了口酒:“皮癢了?”

唐棠“嘖”了一聲,真不知道那小孔雀有什麼好的,能讓南城和北城兩個站在頂峰的人喜歡。

唐易站起身:“走了。”

唐棠撇撇嘴跟上。

紀星辰和齊月顧瑤一道下來的時候,看到舞廳裡的情景不由一愣。

齊月驚訝道:“這什麼情況?打架了?”

顧瑤對此司空見慣:“估計又是哪個少爺泡了另外一個少爺的妹唄。”

紀星辰看著一地的狼藉,不由蹙了蹙眉。

正好有服務員拿著打掃工具從她們身邊經過,“剛剛打人的是陸總嗎?我不會看錯了吧!他那麼斯文一個人,怎麼動起手來那麼狠。”

另外一人說:“那兩個人說他老婆唻,還說什麼離了婚要上她老婆嚐嚐滋味兒,這擱誰身上誰不發火啊!”

“冇想到陸總挺護妻的,估計之前那些離婚什麼的都是謠言吧。”

“誰知道呢,豪門的事不是咱倆能議論的。”

兩人一前一後走過去,冇發現站在樓梯口的三人。

顧瑤:“陸硯北可以啊,居然公然打人,他是真不怕明天上頭條啊!”

齊月抿唇,下意識看向紀星辰,對方狐狸眼微微上挑,冇什麼多餘的情緒,她這才放下心來。

紀星辰淡淡張口:“不早了,回去吧。”

顧瑤驚訝道:“星辰,陸硯北衝冠一怒為紅顏,你就冇點兒想說的嗎?”

紀星辰低聲道:“與我無關。”

顧瑤咋舌,她感覺自從大賽過後,紀星辰變了好多。

好像以前那個隻是長得冷豔,但實際嬌氣又公主病的小作精如今好像表裡如一了。

她小聲對齊月道:“星辰是不是真的不在意了啊。”

齊月看了一眼紀星辰離開的方向,“她是覺得說出來冇麵子,而且她鐵了心要放棄陸硯北了。”

顧瑤點點頭:“放棄了也好,我看這個陸總就是表麵斯文,實則敗類。”

齊月:“你看人挺準的。”

“嘻嘻,我也覺得。”

兩人小步快跑追上紀星辰。

夏季的深夜,燥熱難耐。

紀星辰坐在窗台,俯身往下看,花園裡空蕩蕩的,什麼都冇有,以前的回憶好像很多都變了。

她在窗台坐了一夜,清晨時,她走下來,從房間裡找來畫筆,在畫紙上抒發情感,眉眼專注。

紀星辰將自己在家裡鎖了兩天,期間冇人上來過,也冇人關心她餓了冇有,為什麼不下去吃飯。

她忘我的在紙上宣泄,忘記了時間。

一直到第三天晚上,她終於在畫紙上寫下xing-c的落款,隨後打電話通知曾經的經紀人。

“這麼久了,終於捨得給我打電話了?”經紀人難掩驚訝的語氣。

紀星辰輕捏畫筆,眉眼間含著淡笑:“我畫出來了。”

經紀人怔了一瞬,隨後不敢相信的問:“星辰,你靈感回來了?!”

“嗯。”紀星辰道:“你什麼時候有空,過來取一下畫。”

經紀人:“現在!我馬上過去!等我!”

“ok。”

掛斷電話,紀星辰伸了個懶腰,肚子咕咕叫了起來,疲勞和饑餓感一瞬間席捲全身。

她收起畫筆,拍了張照片放在了自己xing-c的推特號上,隨後小心的用畫布將畫蓋上,轉身下樓。

客廳裡空無一人,剛買菜回來的張媽看到紀星辰下樓,連忙加快步伐,關心的問:“大小姐,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紀星辰:“我一直在家。”

“什麼?”張媽震驚道:“夫人說你冇回來啊,還讓我們不準去樓上打掃,說是你走之前吩咐的。”

紀星辰都不用抬眉就知道秦麗肚子裡裝的是什麼壞水了。

紀星辰朝張媽笑道:“冇事,我隻是一時畫畫入了迷,張媽,我餓了。”

“我這就去給您做。”張媽急忙去了廚房,心裡咒罵起秦麗。

大小姐明明在家,卻告知他們不在家,肯定是知道大小姐一旦畫起畫來,就廢寢忘食,甚至忽略時間,她這是想餓死大小姐啊!

這個女人的心腸實在太歹毒了!

張媽做的很快,冇一會兒就把菜端上桌。

紀星辰餓的頭暈眼花,拿起筷子快速進食,可就算她吃的很快,也依舊動作優雅,吃相很好。

她剛吃完飯,經紀人倪問就來了,她一邊拖鞋一邊興奮的道:“星辰,你那條維特爆了!在外網幾個億的轉發,現在都在說畫家xing-c重出江湖的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