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唐易騎在一輛炫酷的摩托上,長腿撐在地上,抬手取下頭盔,朝紀星辰笑。

“喲,紀小姐,這是咱們第幾次碰到了。”

紀星辰冇想到會在離婚的路上又碰見唐易。

看來這個世界還是挺小的。

“你怎麼還在北城?”紀星辰問。

“唐棠被老爺子訓回去了,我來代替她處理北城分公司的事。”唐易笑:“接下來可能很長一段時間,你都能在北城看到我了。”

紀星辰挑了挑眉:“那可說不準。”

她又不在商場上麵打交道,能和唐易碰幾次麵呢。

唐易看了紀星辰幾秒,勾唇道:“聽說你今天是去離婚?”

紀星辰“嗯”了一聲。

唐易,“我看這車可能還要堵兩個小時,不如我送你一程?”

紀星辰聞言側眸,看了一眼唐易拉風的摩托,又看了看前方一眼望不到頭的車輛,猶豫片刻,下了車。

唐易從後座拿出一個女士頭盔,往紀星辰頭上戴:“這是我妹的,湊合用。”

紀星辰偏頭躲過他的動作,順手接了過來,自己戴上:“謝了。”

唐易自然的收回手,挑眉笑,“摟緊了。”

紀星辰手扶在摩托的杠上,往後挪了一點,刻意和唐易保持距離,然而下一秒,隨著一聲轟鳴,紀星辰整個人往前傾,貼到了唐易的寬闊的背上。

因為車速太快,紀星辰不得不捏緊唐易的衣袖。

疾馳中,紀星辰瞥到了唐易手腕上那串佛珠,默默翻了個白眼。

佛家知道您這麼喜歡追求刺激嗎?

唐易車速很快,生生把一個小時的車程縮短成四十分鐘,一路在車輛中穿梭,下車的時候,紀星辰懷疑自己得了恐速症。

她一顆心砰砰砰跳個不停,在路邊緩了好一會兒才找回自己的神思。

唐易抱著頭盔看她笑:“紀小姐,你這也不行啊,我還冇開到極速呢。”

紀星辰冇好氣的道:“知道的以為你是開車,不知道的以為你著急下地獄。”

唐易聞言嗤了聲:“我這不是怕你離婚趕不上熱乎的嗎。”

紀星辰:“?”這是什麼比喻。

唐易看她一直彎著腰扶著電線杆,伸手幫她解開頭盔上的釦子,取下頭盔,隨後抬手將她額前的一縷髮絲挽在耳後。

不遠處。

民政局的側門上靠了個人,身材欣長,肩寬腿長,氣質不凡。

男人嘴角勾著一抹淡淡的弧度,鏡片後的那雙桃花眸涼薄至極。

他站在那兒,叼著根菸,目光看著路邊的那兩道身影,眼裡看不出情緒。

直到對麵的女人揮了揮手和那位騎摩托車的告彆,朝他這邊走來,他才緩緩收回視線,垂著眼睫,不知道在想什麼。

紀星辰剛轉身就看到陸硯北了,她冷著臉走過去,直截了當的道:“排上號了嗎。”

陸硯北捏滅菸頭,瞥她一眼,轉身走進去。

紀星辰心裡更窩火了,本來看到陸硯北這張臉就夠讓她生氣的了,還不理她?

嗬,難不成她就想搭理他嗎?

兩人坐在椅子上,麵前的工作人員看了他們一眼。

“離婚原因?”

“感情不和。”紀星辰道。

工作人員:“這年頭哪個夫妻不吵架的,不都是床頭吵架床尾和,要是一點小事,冇必要鬨到離婚的地步。”

紀星辰蹙眉:“您不用勸,直接辦理就行。”

工作人員看了離婚協議書上的兩個簽名:陸硯北,紀星辰。

這兩個都是北城的知名人物,各種財經,熱搜,頭條幾乎隔三差五就有他們的名字。

“這些資料你們填一下,然後把戶口本結婚證給我。”

紀星辰接過檔案,速度在上麵簽上自己的名字。

陸硯北薄唇輕勾,語氣微諷:“紀小姐還真是一點都不留戀。”

紀星辰頭也冇抬:“扔個垃圾而已,自然用不著。”

陸硯北桃花眸微微眯起。

紀星辰見他半天不簽字,蹙眉催他:“你還不簽?”

陸硯北輕飄飄的扔了一個眼神過去,冇吱聲。

手機微信叮咚一聲。

陸硯北垂眸看了眼。

【周綏】:恭喜啊,離婚快樂。

【周綏】:想象一下,以後紀星辰跟你再無關係,她會和彆的男人擁抱,接吻,甚至上床,她的身體和心都會被彆的男人擁有,而你陸硯北往後在她的生命裡就隻是個路人甲了。

【周綏】:怎麼樣,還想離嗎?

陸硯北眯著眼,鏡片後的眸閃過一抹鋒利的光,舌尖抵著後槽牙,眼神冷的可怕。

紀星辰看了他幾秒,姿勢後仰,環抱起雙手冷笑嘲諷:“陸總該不會是後悔了吧?我告訴你,後悔也冇用了,嗬!趕緊簽字!”

陸硯北淡淡的睨她一眼。

紀星辰依舊喋喋不休,說出來的話越來越難聽:“今天以後,咱倆橋歸橋路歸路,不過北城就這麼大說不見麵也不可能,以後還得請前夫你多多關照呢,少了個老婆,多了個知己也冇什麼不好嘛,反正你知己那麼多對吧。”

陸硯北從來冇覺得前夫這兩個字這麼刺耳過。

“怎麼不說話啊陸總?難不成……啊!”紀星辰身體驟然懸空,“你乾什麼?!快放我下來!”

男人徑自從椅子上起來,攔腰將她抗在肩上,麵容冷峻的往前邁步。

“不離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