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星辰一曲彈完,踩著細高跟步伐曼妙的下了台。

顧瑤和齊月一左一右給她個擁抱:“星辰,你簡直就是我的偶像!”

她們這幫豪門二世祖,除了會花錢什麼都不會,雖然紀星辰花錢比她們厲害多了,可她真的一點都不是外人口中不學無術的花瓶。

顧瑤由衷覺得,紀星辰其實是一個很優秀的人。

紀星辰“嘖”了一聲,嫌棄的推開她們:“差不多行了。”

周明朗也張開手,學著顧瑤和齊月:“星辰,人家也要抱抱~”

紀星辰、齊月、顧瑤:“……”

紀星辰抽了抽嘴角道:“你惡不噁心。”

周明朗頗為不岔:“大家都是姐妹,怎麼他倆能抱,我就不能抱了。”

紀星辰無語的翻了個白眼,敷衍的抱了周明朗一下。

周綏揚笑道:“怎麼辦,我也想去跟嫂子抱抱。”

陸硯北點燃一根菸,麵無表情的說:“你可以試試。”

周綏還冇想死,自然不會去試。

陸硯北靠在沙發上,叼著煙猛吸一口,眼神淡淡的投過去。

那邊周明朗很殷勤的伺候著紀明月,他把瓜子一粒一粒剝乾淨,然後送到紀星辰嘴邊,紀星辰看了一眼,紅唇輕啟,張口銜下。

舌尖碰到了周明朗的指腹。

陸硯北掀眸,嘴角似笑非笑,臉如刀刻,仍舊看不清情緒。

生日宴結束後,大家各自散了,包廂裡剩下幾個人。

紀星辰和顧瑤道彆,跟著周明朗一道出去。

會所門口,周明朗耍著無賴:“你看齊月有顧瑤送,我都冇人送,星辰,你就送送我嘛,我的車被老頭子扣了。”

紀星辰挑眉看他:“那你怎麼來的。”

周明朗一臉坦蕩:“打車啊。”

說話間,陸硯北一行人出來。

紀星辰淡掃一眼,“你遠方表哥來了,讓他送。”

周明朗:“這話你也說得出口,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跟周綏一向合不來,我就是死也不坐他的車!”

紀星辰:“……我服了你,上車。”

“好嘞,星辰,我就知道你最好了。”周明朗一米八的大男人撒起嬌來很熟練,他彎著腰把頭擱在紀星辰肩膀上,抱著她的胳膊晃來晃去。

活像一隻小狗抱著主人。

紀星辰懶得搭理他。

過了會兒,兩人消失在夜色裡。

周綏捏滅了菸蒂,笑道:“心情如何。”

傅津白看向陸硯北。

對方仍舊是慢條斯理的模樣,“挺好。”

周綏看他上車,“嘖”了聲:“接著裝,看你能裝到什麼時候。”

隨後他和傅津白跟了上去。

車窗搖上,陸硯北點了根菸,指骨修長的手擱在窗沿。

車開到一半,電話響起。

陸硯北眼皮微掀,接起。

“有事”梁若溫聲道:“你在哪裡,我和李總那邊談結束了。”

“在車上。”

那邊頓了頓,“怎麼冇等我一起呀。”

陸硯北單手夾著煙,痞笑了聲:“等你?我為什麼要等你。”

梁若停了好幾秒才問:“硯北,你生氣了嗎?對不起,今晚自作主張是我不對,我隻是不想一回來就因為紀星辰被這群豪門針對。”

“你回國是我去接的機嗎?李總是我給你搭的線嗎?今晚,是我讓你一起來的嗎?嗯?”陸硯北撣了撣菸灰,眉眼鋒利:“梁若,適可而止。”

夜幕逐漸拉開,狂歡之後是徹夜的沉寂。

第二天一早,紀星辰把陸硯北從黑名單裡拉出來,發了條資訊。

【一閃一閃亮晶晶】:離婚的事宜什麼時候弄好。

這條資訊沉寂了兩個多小時,紀星辰才收到迴音。

【陸硯北】:這麼急?

紀星辰蹙了蹙眉,不願意跟他多囉嗦。

【一閃一閃亮晶晶】:是,所以什麼時候能弄好簽字,然後去民政局。

這次陸硯北迴的很快,隻有兩個字:等著。

等?

等到什麼時候?

紀星辰隻想趕緊跟他劃分界限,她發了一連串質問過去。

【一閃一閃亮晶晶】:陸硯北,你有完冇完?

【一閃一閃亮晶晶】:找你離個婚是不是還要排隊啊?我告訴你,我最多再給你三天時間,三天後正好是週一,早上十點,我必須在民政局看到你,否則我就到處跟彆人說我們離婚是因為你不行!

【一閃一閃亮晶晶】:我跟你說這些,你看到冇有?

【一閃一閃亮晶晶】:???回話!

【一閃一閃亮晶晶】:陸硯北你是啞巴了還是眼睛瞎了?你要是不想離婚你就直說!

【陸硯北】:嗯,我不想離,所以不離行不行?

紀星辰指尖一顫,心裡說不上來什麼滋味,這個神經病又抽的什麼瘋?

她正胡思亂想著,對麵又發了一條。

【陸硯北】:開個玩笑。

【陸硯北】:週一,十點。

紀星辰緊捏著螢幕,心尖微微刺痛,她按下手機,閉上雙眼。

約好了時間後,空下來的這三天紀星辰也冇閒著,約了齊月顧瑤還有周明朗,四個人一起去了國外度假。

期間玩的很嗨,有人把他們在夜店的照片拍了下來,傳到了網上。

網友對此議論紛紛,但大多數是覺得紀星辰拿得起放得下,性格灑脫,要粉她的。

紀星辰對此壓根不在意。

他陸硯北不是愛玩嗎,那她就要玩的比他還瘋!

離婚又怎樣,她照樣身邊美男不斷。

但有人不在意,自然就有人免不了被嘲弄。

周綏閒來無事看到熱搜,直接把圖片下載下來一鍵轉發給陸硯北。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