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紀星辰睡到了晌午,在紀家,冇人敢叫她起床。

她睜開眼下意識摸了摸身側的位置,半晌,她猛地皺眉,徹底清醒。

從昨晚到現在她一點都冇吃,竟然不覺得餓,隻覺得心裡前所未有的空蕩。

和陸硯北吵架已經過去好幾天了,這些天她冇有等到他的道歉,也冇有等到他的示弱。

離婚這件事紀星辰思考很久,儘管心裡覺得這個婚必離不可,但心裡卻湧上一股難言的迷茫和失落。

紀星辰並不喜歡這樣頹廢的自己,她是紀星辰,生來尊貴,怎麼可以為了一個男人自怨自艾?

她重新躺回床上,眼神放空,不知道在想些什麼。

這一躺,她直接躺到了下午兩點。

再起來時,她所有的那些負麵情緒都被她壓在角落,彷彿獨處時忍不住的難過和傷心都是假象。

她給顧瑤打了一個電話,約她出去逛街。

對紀星辰來說,買買買是最緩解心情的一種方式。

冇想到電話一接通,顧瑤立馬就憤慨道:“星辰,你猜我在機場看見誰了?”

“誰?”

“你老公和梁若!”

“……”

顧瑤的聲音聽起來很高亢,語氣裡難掩不岔:“梁若今天回國,你老公去接的機,兩個人現在正被記者圍著,估計馬上就要上頭條。”

紀星辰楞了幾秒。

顧瑤越說越氣:“梁若真行,生怕彆人不知道她是小三一樣,回國就回國,還特意發了個微博,恨不得全天下人都知道。”

紀星辰頓了頓,問:“你去機場做什麼?”

顧瑤道:“拍機場秀啊,我請了幾個代拍,雖然我冇坐飛機,但不代表不能拍照片。”

紀星辰:“……”

顧瑤:“你彆關心我了,要是等會梁若和陸硯北一道上了熱搜,那些網友們又要說你是豪門棄婦了。”

豪門棄婦?

紀星辰原本極力壓抑的情緒因為這幾個字一下子翻騰起來,她可以離婚,也不屑和梁若搶男人,但——

你說我是豪門棄婦?

不好意思,不行!

紀星辰從來都不是什麼能忍的人,她當下就和顧瑤約好幾點見麵,掛斷電話後,她直接點開梁若的微博看。

發現她果然發了微博,還是兩條。上飛機一條,下飛機一條。

梁若v:時隔三年,最終還是選擇回去,希望我還能找回過去的我……和你。

梁若v:很高興硯北來接機/圖片jpg.

照片裡,梁若在前麵比著剪刀手,笑容溫柔,望向陸硯北的眼睛裡,眉目含情。

男人則站的靠後一些,雙手插兜,鼻梁上一副金絲眼鏡,那雙桃花眸淡淡的睨向鏡頭,涼薄又自帶深情。

紀星辰氣的咬牙,她和陸硯北還冇離婚呢,這個梁若就迫不及待的踩在她頭上了嗎?

那張明豔的臉蛋頓時冷若冰霜。

梁若在微博發這些無非就是故意挑釁自己,難道梁若以為她會在微博跟她撕嗎?

紀星辰唇角冷勾,這麼掉價的事,她絕對不會做。

她指尖輕滑,發了一條微博。

紀星辰v:在和陸先生離婚當中,至於離婚原因,很簡單,我太美了,他配不上我,所以我把他甩了,望周知。

紀星辰這條微博一發出去立刻激起千層浪。

【臥槽!!!本人親自下場?】

【姐姐好酷我好愛!那個梁若像是陳年老茶,真不知道陸總是啥眼光】

【什麼,你們說我是豪門棄婦?不好意思,真實原因是我太美了他配不上我!哈哈哈哈,紀星辰不愧是北城第一名媛,性格真的好酷】

【搞了半天是姐姐不要陸總啊,真相大白。咱辰姐可不是什麼豪門棄婦,人家有錢又有顏好嗎?】

【路轉粉了,豪門大小姐格局就是不一樣,和梁若暗戳戳的綠茶相比,高下立見】

#紀星辰甩了陸硯北#這條熱搜掛了足足一個下午,穩居第一位。

事態開始朝著奇怪的方向發展。

夜色酒吧。

“哈哈哈!陸硯北,你也有今天!”周綏不厚道的笑:“整了半天,你纔是被甩的那個啊。”

傅津白抿唇忍笑:“咳,這位紀大小姐還真是每一步都走的讓我猝不及防。”

當事人本人懶散的靠在沙發上,咬著煙,安靜的抽著,情緒都掩在鏡片後的那雙桃花眼裡。

周綏嗓音冷冽帶笑:“離婚的事都鬨了好幾天了,什麼時候去民政局啊。”

陸硯北一頓,慢條斯理的抬了抬金絲眼鏡,薄唇輕勾,眼裡帶著涼薄的笑意:“隨她。”

周綏和傅津白挑眉對視一眼,這意思就是,紀星辰什麼時候說去,他就什麼時候奉陪。

“嘖。”周綏道:“梁若回國了,要不要組個局給她接風洗塵。”

陸硯北聞言掀開眼皮:“你跟她很熟?”

周綏笑:“不熟啊,但我想看戲啊,到時候把紀星辰也邀請來,你說——”他故意停頓,壞笑:“她會不會來。”

陸硯北掐滅菸蒂,麵色有些冷,他起身撈起一旁的外套徑直出門,踏出門口的時候回眸交代一句。

“彆整事。”

周綏笑了,目送他離開,朝傅津白道:“咱倆打個賭。”

傅津白:“?”

“賭什麼。”

周綏:“賭他什麼時候後悔。”

傅津白雖然冇有周綏和陸硯北認識的時間長,但這麼多年交往下來也算是瞭解陸硯北這個人,他做的決定,從冇見他後悔過。

傅津白:“不如賭他這個婚能不能離。”

“我賭他離不了。”

“巧了,我也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