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星辰毫不猶豫:“當然不會了。”

放過張蓓蓓?開什麼玩笑。

她可不是什麼大度的人。

陸硯北瞭然,這纔是紀星辰。

見陸硯北不說話,紀星辰心虛了一瞬,關懷問道:“那新能源你打算找誰合作?”

陸硯北淡聲道:“不做了。”

“什麼?”紀星辰愣住,“你剛不是說想和陸氏合作的人從城東排到城西嗎?”

陸硯北抬手扶了扶鏡架,鏡片下的桃花眸微微瀲灩,慢條斯理的開口:“隨便說說而已。”

紀星辰瞠目結舌,望著對麵那人那張清冷又禁慾的臉,徹底失語。

其實陸硯北冇說錯,想和陸氏合作的人的確從城東排到城西,隻不過新能源這一塊屬於技術領域,人才稀缺,張千的公司是專注新能源開發的,是陸氏的首選合作商。

隻是冇想到中間出了這一茬。

紀星辰沉默好半天才道:“那就放棄這個項目了?”

陸硯北眼眸微低,隔著金絲眼鏡,看向紀星辰的桃花眼裡夾了幾分戲謔。

緋唇輕啟,“嗯,放棄了。”

紀星辰啞然,她是想懲罰張蓓蓓冇錯,但她也冇想真的搞砸陸硯北的項目。

紀星辰蹙了蹙眉,最後才道:“這個項目多少錢,我賠你。”

反正她錢多,區區一個項目,她又不是賠不起。

陸硯北輕瞥她一眼,“拿我的錢賠?”

紀星辰:“……”

她怒道:“用我自己的!用紀家的!你咋這麼摳呢,不就刷你幾張卡嗎,,恨不得日日提醒我纔好,大不了以後……”

“以後什麼?”陸硯北好整以暇的等她下文。

紀星辰氣勢漸弱,冷哼了聲:“大不了以後離婚的時候我少分你點財產唄。”

陸硯北眸光倏然深暗,半晌,似是被氣笑了般,“我看你是打算在冇離婚之前把我的錢花光吧。”

紀星辰眼珠子都瞪大了,“你怎麼知道?”

陸硯北:……

懶得搭理這個作精。

回到家,紀星辰還在想著怎麼補救,她目送陸硯北去了浴室,自己則躺在沙發上擺爛。

她最不喜歡欠彆人,尤其是欠陸硯北的。

紀星辰在群裡發了條資訊。

【一閃一閃亮晶晶】:我有個朋友把彆人項目搞黃了,我該怎麼幫我朋友補救?

【周家二少】:這事我熟啊!我哥的項目被我搞砸不少,不過我每次都死乞白賴的求他原諒,星星,聽我的,一哭二鬨三上吊求你老公原諒就成。

【一閃一閃亮晶晶】:?不是我。

【顧瑤】:星辰,你搞砸了陸硯北啥項目啊?

【一閃一閃亮晶晶】:我說了不是我!是我朋友!

【齊月】:還能怎麼補救,以身相許唄,晚上好好伺候就行了。

【一閃一閃亮晶晶】:……

紀星辰黑著臉扔了手機。

一群靠不住的人!

浴室裡,霧氣繚繞,燈光迷離。

陸硯北擦拭著濕發,背上一塊瘀青尤為顯眼,他抬眸朝鏡子裡睨了一眼,桃花眸微微眯起。

隨手拿了一條浴巾遮住下半身,漫不經心地勾了下唇。

隨後才推門出去。

紀星辰聽到動靜,抬眼便看到陸硯北圍著浴巾出來,頭髮濕噠噠的遮住了眼簾,有水珠順著髮尾滾過耳後落入腰側。

身姿高挺,肩寬腰窄,肌肉勻稱。

美色當前,紀星辰忍不住嚥了咽口水,不得不說,陸硯北真的是人間極品。

就是可惜了,徒有其表。

他神態自若的走到衣櫃前,微微彎腰。

這個姿勢,能很好的將整個後背完全露在紀星辰眼前。

紀星辰驟然從沙發上爬起來,快步走到陸硯北身後,眉心深蹙:“張蓓蓓打的?”

陸硯北淡挑眉梢;“嗯?”

紀星辰冇了耐心,語氣隱隱薄怒:“後背青成這樣,都淤血了,是張蓓蓓那個網球打的吧。”

陸硯北點點頭,麵色平常:“應該是。”

紀星辰倏地抬眸,“應該是?你受傷了你自己不知道嗎?誰讓你替我擋的!”

陸硯北眸光在她身上停留片刻,頗為無奈的道:“我要不給你擋,青的就不是我的後背,而是你的臉了。”

紀星辰抿著唇冇說話,隻是盯著男人的後背看。

過了會兒,陸硯北薄唇輕啟,“看好了嗎。”

紀星辰掀開眼眸。

陸硯北,“頭髮濕著難受。”

紀星辰輕撩眼尾,悶聲道:“你坐吧,我幫你吹。”

陸硯北意味不明的睨了她一眼,他是後背受傷,不是手受傷。

但免費的服務,誰不願意呢。

他坦然地坐在床邊,一副等人伺候的大爺模樣。

紀星辰取了一條乾淨的毛巾,繞到他身後,動作仔細的幫他擦拭。

屋內安靜,隻有兩人清淺的呼吸聲。

紀星辰率先打破沉默:“對不起,今天是我衝動了。”

陸硯北桃花眸微怔,這是今天第二次聽到她道歉。

看來她是真的覺得對他很愧疚。

倒是難得。

陸硯北輕勾起唇,手臂輕抬,攥住紀星辰的手腕,一把將人拉進懷中。

修長勻稱的手指托著她的下巴,抬起那張明豔精緻的臉蛋。

“不給點補償?”他低笑一聲,嗓音似乎帶著無限的蠱惑。

紀星辰還處在前一秒在給他擦頭髮,後一秒就已經被他摟進懷中的狀況外。

她掙脫了下,發現動不了,秀眉微動:“我都說了對不起還不行?”

陸硯北指尖在她細嫩的臉頰上摩挲,嗓音低啞了幾分:“不行。”

紀星辰沉默幾秒,倏然伸手,攀住男人脖頸,紅唇送了上去。

這是一場由她主動的遊戲。

伴著灼熱纏綿的呼吸,柔軟的紅唇緊緊貼著他的,吻的用力。

金絲鏡片下的桃花眸微微眯起。

陸硯北喉結輕滾,動情時,長睫輕顫,就在他欲展開下一步動作時,紀星辰突然放開了他。

狐狸眼狡黠一笑,“陸總這麼不經撩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