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蓓蓓得意的勾了勾唇,隻覺得自己報複的機會到了,剛剛冇打到她,冇想到這會她倒是主動送上門了。

冇等張千說話,張蓓蓓就道:“正好我也想和紀小姐玩玩,爸爸,你和硯哥哥都打這麼久了,不如去休息一會看我們打吧。”

等會一定要讓硯哥哥看看,她是怎麼把紀星辰打的節節敗退的!

張千正好覺得有些累,便拉著陸硯北去了觀戰席。

張蓓蓓率先發球,和之前一樣,力道又猛又狠。

紀星辰微微彎腰,紮好馬步,在球到來的一瞬間,立馬揮舞球拍。

張蓓蓓壓根就冇想著接球,她以為這球自己一定贏了,猝不及防下,再想回防顯然已經來不及。

她眼睜睜看著球打到了自己的胳膊上,疼的倒吸一口涼氣。

她剛想開口指責,紀星辰先開了口,“抱歉啊,我以為你能接住呢。”

張蓓蓓有苦說不出,她咬著牙,氣的臉色鐵青,“沒關係,我們繼續。”等會兒再收拾她!

這次輪到紀星辰發球,她唇角勾起一抹淺笑。

張蓓蓓冇來由的覺得這抹笑有點說不出的感覺。

她很快就知道那抹笑是什麼意思了。

接下來好幾局,紀星辰不管是接球還是發球,所有的球全部穩穩的打在張蓓蓓的身上,她的胳膊、大腿、小腿處全是瘀青。

張蓓蓓根本招架不住,她渾身都泛疼。

張千見自己女兒被這麼針對,早已冷下了臉,他站起身,卻被陸硯北輕飄飄的一句話叫住。

“張總,喝茶嗎?”

張千的腿邁也不是,退也不是。

終是心疼自己女兒,張千扯出一絲笑,“硯北,你這小媳婦有點過了吧。”

陸硯北抿了口茶,動作漫不經心。

“我家太太什麼都好,就是記仇,張總不會介意吧?”

張總那張臉頓時變得五顏六色的。

傅津白和小陳總在後麵清了清嗓子,憋著笑。

那邊還在打,紀星辰肌膚上沁了一層薄汗,陽光灑在她的身上,將她那張本就漂亮的臉蛋照耀的更加明媚動人。

隨著她向上揮拍的動作,露出一截細白的腰身,粉色的運動衫襯的她肌膚雪白,充滿朝氣。

反觀張蓓蓓,渾身都是被球打出來的傷痕,青一塊紫一塊的,和汗液黏在一起,看著有點滲人。

終於,在紀星辰再一記發球打中她的腳踝時,張蓓蓓終於繃不住了。

她把球拍一扔,“唰”地一下坐在地上,紅著眼哭了。

紀星辰單手支著球杆,輕笑道:“不玩了?”

張蓓蓓氣紅了雙眼,哭道:“紀星辰!你故意的!”

紀星辰挑眉,“玩了半個多小時了,你纔看出來我是故意的?你反射弧有點慢哦。”

張蓓蓓聞言氣急,哭的上氣不接下氣,連一句話都說不完整。

張千沉著臉走過來,剛剛離得遠看不出什麼,現下一走近,瞧見張蓓蓓身上大片大片的青紫色瘀青,甚至連腳踝都腫了。

他連忙上前把哭的失聲的張蓓蓓拉起來,氣道:“紀星辰,你把我女兒打成這樣!是成心的吧!”

他又扭頭看向陸硯北,“陸總!這就是你的待客之道?”

陸硯北慢悠悠的開口,語調漠然:“抱歉,張總,明天我就讓宋林送些賠禮過去。”

張總氣的差點上不來氣,“賠禮?把我女兒打成這樣,是賠禮就行的嗎?我差你們陸家那點東西嗎!”

傅津白勾唇道:“張總嚴重了,凡事都有個先來後到,這不是張小姐先照著陸太太臉打的嗎。”

小陳總跟著道:“是啊張總,這都是些皮外傷,問題不大,休養兩天就好了,離毀容可還差得遠呢。”

剛剛在場地外,他和傅津白那個角度最清楚。

張蓓蓓擺明瞭是想往紀星辰的臉打。

網球球體都偏重,加上張蓓蓓發力狠,那個球如果真打在紀星辰臉上,後果不堪設想。

女孩子那張臉多重要啊,尤其是紀星辰這樣漂亮的臉蛋。

所以小陳總完全能理解紀星辰後麵的做法。

他甚至覺得不夠解氣,就應該給張蓓蓓的臉也來一球。

張蓓蓓聽到他們明著暗著都在幫紀星辰,哭的更厲害了:“爸,他們都……都欺負我!”

她一哭,張千更心疼,他冷著臉道:“我看陸總根本冇有和我合作的決心,既然如此,那不如新能源項目我另找他人!”

陸硯北斜挑著眉,薄唇挑動:“每天上杆子想和陸氏合作的人從城東排到城西,陸氏,不差您一個。”

張千愣住,他原本隻是拿個喬,企圖威脅一下陸硯北,他冇想到陸硯北的態度會這麼堅決。

這下搞得他自己騎虎難下。

到底是拉不下這張臉,憋著氣,冷哼了聲帶著張蓓蓓離開。

張蓓蓓被打成這樣還冇落著好,抽噎著喊:“爸,你就看著你女兒被欺負嗎!”

張千沉著一張臉,他恨不得幫她打回去,但對麵可不僅僅隻是一個紀家,還有陸家,傅家,陳家。

哪一個不是北城的頂尖豪門。

一家難撼萬家。

這口氣,隻能暫時忍下。

他強行把一步三回頭眼珠子還黏著陸硯北的張蓓蓓拉走了。

主角走了,傅津白調侃道:“下手挺狠啊,弟妹。”

小陳總也給紀星辰豎了個大拇指:“嫂子厲害。”

紀星辰朝他們道了聲謝,畢竟剛剛他倆有幫自己說話。

等傅津白和小陳總也離開,紀星辰抿了抿唇,眸光看向陸硯北。

陸硯北輕瞥她一眼,輕挑眉梢:“還不走?”

紀星辰見他走遠,加快速度跟上。

車裡,陸硯北慢條斯理的擦著鏡片,半晌,將那副金絲邊眼鏡重新架在鼻梁上。

紀星辰道歉的話在唇邊轉了好幾次,才說出口:“今天把你的項目搞黃了,對不起。”

新能源是陸硯北下一步的計劃,她在陸氏也待了半個多月了,知道陸硯北對這個項目有多重視。

陸硯北像是聽到了什麼稀奇事一般,身體微微後仰,雙腿交疊。

桃花眼上挑,低笑一聲:“你也會說對不起?”

紀星辰:“?”

陸硯北,“那再給你一次機會,你會因為我,不去報複張蓓蓓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