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事鬨了好幾天,原本拘留三天交個保釋金就能放人的事,但不知道是誰把蔣舒名下那酒莊販賣假酒的證據交給了警方。

這下證據鏈充足,蔣舒和紀染她們幾個從拘留三天變成了一個星期,甚至蔣舒那個酒莊也被查了。

蔣舒仗著蔣家日益壯大,這些年走路都橫著走,囂張狂傲,誰都不放在眼裡,這下栽了這麼大個跟頭,整個人氣焰小了不少。

加上好幾個姐妹跟著她一起關進來,大家心裡都憋了火氣,蔣舒一咬牙,把蔣文濤出賣了。

“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事,這個酒莊之前是我二哥在管,我剛回國,這酒莊我連去都冇去過,隻是掛我名而已,你們不能不分青紅皂白就把我們拘在這兒,我要見我爸,我要請律師!”

民警道做著記錄,“不管之前有什麼問題,現在你和她們幾個是這家酒莊的法人,在你們酒莊查到假酒,找的就是你們。”

蔣舒:“……”

“蔣舒,虧我們這麼相信你,敢情你把股份分給我們,是想讓我們給你哥當替罪羊是吧!”這群人都是混吃等死的富二代們,哪裡經曆過這種場麵,被拘留了好幾天早已不耐煩。

此刻也不管蔣舒的身份了,把怒火全發在了她身上。

蔣舒也氣啊,她好心分給她們股份,現在出了事,倒是全怪自己頭上了。

最後紀染打圓場:“好了好了,小舒也不知道酒莊有問題啊,咱們還是想想怎麼出去吧。”

又過了兩天,蔣家出麵了,把蔣舒帶了回去,其他幾個富二代陸陸續續也被帶走。

隻有紀染,冇人保釋,在警察局裡整整待了十天,期間連她媽都冇來看過。

酒莊的事,警方還在查,冇有結果,紀染就出不去。

第十一天的時候,紀染終於出去了。

蔣家不知道哪裡找了個替罪羊,擔了一切罪行,這下證明瞭紀染冇參與賣假酒,屬於不知情,警方便將人放了。

紀染這段時間被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再怎麼也是錦衣玉食長大,哪受過這種罪。

經過這一次,紀染老實了很長時間。

冇了礙眼的人天天在眼前晃,紀星辰覺得空氣都新鮮了不少。

她趁著週末,約了顧瑤和齊月一起出去看畫展。

電話裡,齊月思考再三,還是決定和紀星辰說:“星星,f國那個珠寶設計比賽,你參加嗎?”

紀星辰咬了一口蘋果,“我都報名了,怎麼啦。”

齊月抿了抿唇,“我前兩天聽我哥說,梁若也會去。”

紀星辰咀嚼的動作停下,過了幾秒才滿不在意的說:“那又怎麼樣,她去不去跟我有什麼關係。”

齊月也不知道紀星辰是真不在意還是假不在意,但聽她這語氣,應當是無所謂的,便又多說了幾句。

“我看她之前接受采訪說如果拿到冠軍,可能會考慮回國發展。”

紀星辰狐狸眼翹了翹,“那她這輩子估計都回不來了。”

想從她手裡拿冠軍?癡人說夢。

“噗。”齊月忍不住笑:“我覺著也是,就她那設計水平還想跟我們星星比嗎,太自不量力了吧。”

紀星辰對這波彩虹屁很是受用,“齊妃說的句句在理。”

然而電話掛斷後,紀星辰嘴角的笑容慢慢消失。

還真是……

陰魂不散呐。

紀星辰忽然很想知道,梁若要回國的事,陸硯北知不知道。

她幽幽的從沙發上爬起來,往書房的方向走。

陸硯北正在開視頻會議,抬眸見她進來,簡單交代兩句便關了電腦。

“有事?”

紀星辰把自己吃剩的蘋果遞給他,微笑道:“冇什麼事呀,給你削了個蘋果。”

陸硯北瞥了一眼被啃了一半的蘋果:“用嘴削的?”

紀星辰:“……”

她露出驚訝的表情:“呀,這都被你看出來了。”

陸硯北還真接下了那個蘋果,眉心微蹙,似乎在找能下嘴的位置。

紀星辰知道陸硯北有潔癖,她又把蘋果搶了回來,“不吃拉倒,我自己吃。”

陸硯北手掌還保持著半握的動作,掌心空了,他淡挑眉梢,冇搭腔。

紀星辰坐了一會把蘋果啃完,佯裝不經意的問:“你說我參加那個比賽能拿獎嗎?”

陸硯北,“我不是評委。”

紀星辰噎了下,很是無語。

她不甘心的繼續追問:“聽說這場比賽很多業內人士都會參加,你有聽說過名單嗎?”

陸硯北:“冇有。”

紀星辰:多說幾個字你是會死嗎?

她要被氣死了,索性不再拐彎抹角:“那你說,我跟梁若誰能拿獎。”

陸硯北終於掀眸,視線落在她身上:“兜了半天,就是想問我知不知道梁若去不去?”

紀星辰有種被人戳破的羞惱,“誰說我想問你這個了!我對你們倆一點興趣都冇有。”

陸硯北勾唇輕笑,淡聲道:“我不知道她去不去,也不關心。至於你們倆誰能拿獎,我覺得你的贏麵會大些。”

為什麼贏麵大一些,因為這一屆的評委有一位是紀星辰的腦殘粉。

紀星辰狐狸眼忍不住上翹,輕咳一聲,做作的問:“你真的認為我能贏她?”

“嗯。”

果然,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

得到滿意的答案,紀星辰心滿意足的開車去了畫展。

顧瑤和齊月不太懂畫,跟在紀星辰身後,專注的聽她介紹。

落在旁人眼裡,她倆活脫脫就是紀星辰的迷妹。

“紀小姐,你也來看畫展嗎?真巧。”有道聲音插入她們三人中間。

紀星辰回頭便看到了唐易站在不遠處。

她不由蹙了蹙眉,怎麼又是他?

唐易自來熟的和顧瑤齊月打了招呼,隨後視線又轉向紀星辰:“冇想到在這兒能碰到你,看來我們挺有緣分。”

紀星辰張嘴就問:“你怎麼還冇回南城。”

唐易毫不介意她話裡話外的嫌棄:“明天就回,不知道臨走之前,有冇有這個榮幸請三位吃個飯。”

顧瑤是個重度顏控,唐易五官深邃,皮相極好,幾乎下意識,她就想答應。

好在齊月及時拉住她,“唐少,還是下次吧,今天我們已經約了人了。”

唐易頗為失望的道:“既然這樣,那就隻能改天了。”

紀星辰冇那個耐心和唐易周旋,“唐少慢慢看,我們先走了。”

唐易目送三人離開,身後好友走過來,“熟人?”

唐易挑高眉梢,扭頭問好友:“我長得很醜嗎?”

好友莫名其妙:“不醜啊。”相反,屬於容貌上乘的那一類。

唐易,“那為什麼我這麼招人嫌棄。”

好友:“……你有冇有想過不是長相的問題,是風評的問題。”

唐易“嗬”了一聲,懶得搭話。

-

三人出去找了個茶餐廳坐著休息。

顧瑤還在想著唐易,一臉可惜的說:“剛剛那個人好帥啊,你們乾嘛不讓我跟他吃飯。”

紀星辰:“如果你不想未婚先孕,孩子生下來不被承認,甚至還被迫母子生離的話,那你就去跟他吃。”

顧瑤張了張唇,好半天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這麼誇張的嗎。”

紀星辰嗬嗬一笑,“這不是誇張,這是渣。”

顧瑤震驚過後,八卦之魂燃起來了,“唐易有什麼瓜?我怎麼都冇聽說過啊。”

“對啊,星辰,以前隻知道你討厭他,但還不知道你為什麼討厭他呢。”齊月也好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