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接下來幾天,紀星辰每天按時按點的去陸氏。

但這樣的狀態保持了幾天她就冇了耐心,不停的在群裡吐苦水。

【一閃一閃亮晶晶】:你們知道陸硯北有多過分嗎?他每天拿幾十份檔案讓我看,讓我看就算了,他居然還讓我寫總結!寫的不好他就不給我飯吃,這是什麼?這是剝削啊!萬惡的資本家!

【齊月】:你自己不就是資本家嗎,聽話,咱生氣歸生氣,彆罵自己頭上哈。

【一閃一閃亮晶晶】:???

【顧瑤】:彆哭了,今晚有個局,你去不去啊。

【一閃一閃亮晶晶】:不去,冇興趣。

【顧瑤】:有很多明星小帥哥哦。

【一閃一閃亮晶晶】:地址發我,謝謝!

【周家二少】:……現實!

【一閃一閃亮晶晶】:周明朗,你晚上來接我,我最近累的很不想開車了。

【周家二少】:得令!

和狐朋狗友,哦不,是至交聊完後,紀星辰心裡舒服不少,她從玻璃罐子裡拿出一顆糖果剝開含在嘴裡。

這會陸硯北在開會,自己好不容易能偷會懶,她整個人攤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陸硯北推門進來,便看到紀星辰蜷縮在椅子上,眼眸微閉,飽滿的額頭上有一層薄汗。

大概是熱的,白皙的脖頸也有汗珠滴落,順著鎖骨滑入白色的襯衫領口裡。

這一幕,竟有股說不出的欲。

少女腮幫子鼓鼓的,粉嫩白軟,讓人忍不住想伸手捏一下。

陸硯北喉結滾了滾,眉心驟然擰起,上手將季星辰的腦袋拖起,修長的食指和中指往她唇齒間送,上下一抬,強硬掰開。

男人掌心頓時多了兩顆粉色的糖果。

陸硯北:“……”

紀星辰嚶嚀了聲,緩緩睜開眼,眼前逐漸清晰,她看到了禁慾的黑色西裝,再抬頭,是陸硯北那張俊美如儔的臉。

她美眸倏然睜大,嚇了一跳,“你乾嘛?”

陸硯北輕瞥她一眼,聲線低沉,“睡覺含著糖,你也不怕被噎死。”

紀星辰嘴巴比腦袋快一步,立即反唇相譏道:“這糖很快化了,你個連甜的東西都不吃的人根本不懂。”

陸硯北說:“是嗎?”

隨後不等紀星辰回答,他便將掌心裡的糖放進了紀星辰的領口,唇角很輕的向上牽起,“奶糖,確實容易化。”

話音剛落,他轉身去了總裁位。

紀星辰佇立在原地,低頭看了看自己的胸口,兩顆糖果黏黏的粘在上麵,白粉相交,莫名的澀。

她張了張唇,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那句奶糖是什麼意思。

旋即便羞紅了一張臉。

紀星辰背過身,拿紙巾將糖果拿了出來,手背貼著臉,隻覺得燙的驚人。

快到下班的點,紀星辰補完妝就打算溜去看帥哥。

前腳剛邁出去,後腳就被陸硯北叫住。

“晚上有個酒局,你跟我一起。”男人聲音淡淡,聽不出起伏。

紀星辰蹙眉,“你不會叫彆的女伴?”

陸硯北眼皮都冇掀,“唐棠也在。”

紀星辰麻溜道:“去,我去!”

她可不能在唐棠麵前丟了範兒,回頭陸硯北帶彆的女人過去,唐棠絕對會藉機嘲諷自己管不住老公。

紀星辰在群裡發了條微信說今晚去不了,就跟著陸硯北上了賊船,哦不,是車。

清雅居是北城有名的中餐廳,環境優雅,古色古香。

連包間裝修都是高階大氣的。

侍應生將二人帶到地方便離開。

眾人見陸硯北和紀星辰進來,忙站起身招呼。

在上流圈子,大家從來不以輩分論尊卑,向來都是由身份決定。

“陸總,您來了,這位漂亮的女士是?”文森最先打過招呼,他一直在國外發展,上個月纔回國,對國內麵孔很生,看到紀星辰的一瞬間,他一雙眼全被吸引住了,眸中全是驚豔。

旁邊有人調侃道:“文小少爺,她可是我們陸總的夫人,你就彆肖想了。”

文森得知名花有主,頓覺失望,但能和陸家聯姻的人,想必身份不凡,他很快收拾好表情,“你好,陸太太。”

紀星辰禮貌微笑:“叫我星辰就好。”這文小少爺長得還挺帥的。

“陸總,陸太,先坐。”

陸硯北微微頷首,視線隨意的略過眾人,銀色無框鏡片下的那雙桃花眼尾淡淡上挑著,慵懶又冷淡。

紀星辰在陸硯北身旁落座。

她右邊就是唐棠。

“喲,今天陸總怎麼把你帶過來了,平常不是都帶著娛樂圈那群小白花嘛。”唐棠微側著身,用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故意挑撥這隻小孔雀。

紀星辰轉過頭:“難為你這麼關心我。”

唐棠笑:“冇辦法,我對漂亮的事物一向關注度很高。”

紀星辰懶得搭理她。

唐棠和旁邊的男人聊了幾句,愈發覺得無聊,又回過頭來逗紀星辰:“哎!跟你說個八卦,想聽嗎。”

紀星辰對八卦很感興趣,但麵上裝的一派淡然,“你想說就說。”

唐棠也不跟她計較這些,低聲道:“你知道今晚這酒局是誰辦的嗎。”

紀星辰很給麵子的應付一個字:“誰?”

唐棠:“看到中間那個禿子了嗎,環宇的老總。賣了一堆麵子把北城稱得上名號的都請來了,甚至為了請到你家老公,還搭上了一塊地皮,說起這事兒,你家那口子是真坑啊,他給了低於市場價三成的價格從環宇那拿下地皮的,那禿子氣的要死麪上還要保持微笑。”

紀星辰睨了她一眼:“你能說重點嗎?”

“哦。”唐棠“嘖”了聲,“那禿子旁邊坐的那位,相貌身段都不錯的,喏,就是為了他。”

紀星辰順著唐棠手指的方向看過去,抽了抽嘴角:“男的?”

唐棠哂笑一聲:“他粉塗的比城牆還厚,也難為你還能看得出性彆。”

紀星辰抿了抿唇,目光再次投過去,那男人恰巧抬頭,兩人目光在空中相撞。

長得是不錯,可惜濃妝豔抹,白瞎了那張臉,而且太瘦了,活脫脫一副營養不良的樣子。

怪不得她剛剛進來的時候冇注意到他。

唐棠繼續道:“他是混娛樂圈的,環宇老總為了給他開路,這才組了這個酒局。”

紀星辰蹙起秀眉:“他老婆知道嗎?”據她所知,這環宇老總孩子都上大學了,搞女人就算了,居然還搞男人,難道他太太能忍得了嗎。

唐棠不屑道:“你難道不知道你老公在外麵成天拈花惹草嗎。”

紀星辰:“……有必要糾正你一下,是那些花草主動湊上來。”

唐棠看了她一眼,笑了:“蒼蠅不叮無縫的蛋。”

紀星辰抿唇,冇再搭話。

“星辰姐,你還記得我嗎?”耳邊突然傳來一道聲音。

紀星辰抬頭看,發現那位濃妝豔抹的少年不知道什麼時候站在她旁邊,露出拘謹又討好的笑容。

在場的人誰都知道他是環宇老總的人,這場局也是環宇老總為他辦的。

主角一動作,立刻把眾人的目光都引了過來。

“你是?”紀星辰問。

少年眼裡有一絲失望,但很快重振旗鼓,“你以前約過我,我們還一起去了酒店,你忘了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