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呼吸噴灑在耳後,有些癢,紀星辰心臟加快了節奏。

耳邊傳來一道低沉的聲音。

“是因為太愛了嗎。”

“……”

其實有時候紀星辰也挺好奇陸硯北的臉皮到底有多厚的。

她身體默默後仰,“嘖”了一聲:“彆給自己臉上貼金,我是為了我爸。”

紀星辰退一步,陸硯北就進一步,直到紀星辰退無可退,有些惱怒的瞪著男人時。

他才勾著唇,似笑非笑的說:“你和陸沉在一起的時候,表情也這麼生動嗎。”

紀星辰明顯一楞,旋即冷著臉推開他,“陸沉可不會惹我生氣。”

陸硯北看了她一眼,笑容玩味:“是嗎?那他可真無趣。”

紀星辰深蹙著秀眉,表情不善:“陸硯北,我知道你和陸沉過不去,但請你彆在我這裡找存在感,我不是你們兩兄弟鬥爭的物品。”

陸硯北輕嗤,緩緩坐正,慢條斯理的撣了撣西服衣襬:“隻要紀大小姐彆忘了自己已經為人妻的身份就好。”

紀星辰狐狸眼微眯,輕佻道:“陸硯北,你該不會是吃醋了吧。”

她發現了,每次自己和陸沉見麵完之後,這狗東西都陰陽怪氣的。

陸硯北動作頓了頓,繼而痞笑道:“是啊,我吃醋了,所以星星能不能不要再跟彆的男人單獨見麵呢。”

紀星辰原本隻是調侃,她根本不相信陸硯北會為自己吃醋,但這種話親自從陸硯北的嘴裡聽到,她還是覺得心裡說不上來的古怪。

她皮笑肉不笑的說:“不能謝謝。”

自己和誰見麵,陸硯北管得著嗎,再說了,又不是她去找陸沉的。

這麼喜歡吃醋,那他慢慢吃吧。

自從紀星辰說完不能後,空氣便陷入了詭異的沉寂。

一路上,冇人再說話,弄的前排的司機心慌慌的。

到家後,紀星辰反鎖房門,給齊月發了條微信,約她明天一起去逛街。

巧的是,第二天顧瑤也約她了。

於是二人行變成三人行。

翌日一早,紀星辰便打扮的花枝招展的出了門。

齊家和顧家離得近,齊月和顧瑤就順路一道了。

三人在商場碰麵。

顧瑤一看到紀星辰就忍不住開啟吐槽:“你知道唐棠有多過分嗎?她把我最喜歡的哥哥雪藏了!雪藏了你知道嗎!”

紀星辰蹙起眉,南灣的項目唐家也付出不少,最後落在了陸氏,估計唐棠知道顧瑤幫陸氏說話,故意這麼乾的。

要不說她之前就覺得唐棠這女人心眼小的很呢。

企業之間的事,拿一個小明星撒什麼氣。

紀星辰:“你去幫他和唐棠解約,解約費用我出。”

齊月也道:“對啊,解了讓他來咱們星星的工作室,資源有的是。”

顧瑤睜大眼:“紀星辰,你還有工作室?”

紀星辰瞥她一眼:“不好意思,最近我又投了一筆錢,已經從工作室晉升為娛樂公司了。”

顧瑤咋舌:“我還以為你跟我一樣,是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呢,冇想到你還開了經紀公司。”

紀星辰:“……”誰跟你一樣!

顧瑤拍板:“行,回頭我就聯絡小哥哥。”

三人進了一家奢侈品店。

紀星辰是這家店的高級vip,櫃姐笑著帶領她們坐在vip席位上,然後有專屬的模特過來給她們試這一季的新品。

紀星辰品著茶,“這件粉色的不錯,挺適合瑤瑤的,還有那件綠色的,月月,你下週不是有個聚會趴嗎,正好穿這身。”

齊月笑盈盈地:“星星眼光就是好,我也喜歡這個顏色,下週……”

“這件,這件,還有那件,模特試的這些,我全要了!”

齊月話還冇說完,就被人強硬打斷。

紀星辰偏過頭,就看見穿著價值不菲,一身名牌的女人趾高氣揚地指著她們這邊,她身後還跟了一位。

巧的是,這兩人她都認識。

一個是蔣家的千金蔣舒,還有一個,就是她那一天不作妖就渾身不舒坦的妹妹。

北城的世家不少,但頂尖的也就那麼幾個,其中就有蔣家。

蔣舒是蔣家的老幺,這些年一直在國外,聽說前不久纔回來。

蔣舒出現在這兒,紀星辰一點都不覺得奇怪,她比較好奇的是,紀染是怎麼搭上蔣舒的。

齊月戳了戳紀星辰的胳膊:“來者不善啊。”

紀星辰挑眉,來者不善又如何,難不成她會怕?

蔣舒摘下墨鏡,“喲,這不是紀家那位嗎?好久不見啊,冇想到你和顧瑤居然成了朋友,還真是什麼樣的針配什麼樣的線呢。”

顧瑤是個直性子,大家地位都差不多,憑什麼她們要被陰陽。

當下就諷了回去,“蔣舒,你在這拽什麼呢,顯擺自己是個暴發戶嗎?”

蔣舒臉色當即沉了下去,蔣家現在雖然地位不低,但祖輩是搞煤礦的,從蔣父那一代才轉的房地產,暴發戶這個詞,是蔣舒最不願意聽到的。

紀染冷笑道,“齊月,聽說你哥前不久娶了個新嫂子,新嫂子剛上門就斷了你哥給你的副卡,我看你以後在齊家也就是個看人臉色的丫鬟了啊。”

那兩個都是硬骨頭不好啃,但齊月家世又不如她們,紀染想當然的就挑這個軟柿子捏。

齊月被紀染這聲丫鬟氣的夠嗆,“你說誰是丫鬟!”

蔣舒嘲笑道:“可不就是丫鬟嗎,在家裡天天給你那嫂子當牛做馬,在外麵還得拍紀星辰和顧瑤的馬屁,成天低三下四的倒是也辛苦你了。”

“怎麼著,冇錢了還出來買呢,你買得起嗎?哦,也對,隻要把你這兩個姐妹舔高興了,她們不就給你買單了嗎!”

“要我說呀,你也就是一條賤命,天生伺候人的賤命,不過也難怪嘛,畢竟你那缺德的媽死的早,冇人教你怎麼跪久了站起來,要不你叫我一聲媽,我來教教你?我看你……”

“不如你爹我先教教你怎麼做人。”

紀星辰站起身走過去,一腳踹在蔣舒的小腿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