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躺進柔軟的被窩,紀星辰抬手,想要將他臉上的那副眼鏡拿下來。

陸硯北由著她折騰。真絲質感的紅裙在身下已經皺的不成樣子,肩帶滑落至腰際,露出大片瓷白如玉般的肌膚。

濕潤的紅唇微微張開,眼眸沁著水珠,雙頰浮上一層曖昧的紅。

“硯北……”

陸硯北眼睫微垂,喉結滾動了下:“嗯。”

他的聲音低啞到了極致,像是在砂紙打磨過的質感,格外的性感撩人。

金絲眼鏡被取了下來,露出一雙深墨色瞳孔,漆黑幽深,染上了不可見的**。

紀星辰望向那雙蠱惑人心的眼睛,她伸手捧起路硯北的下顎,紅唇瀲灩一笑:“我大姨媽來了。”

“……”

陸硯北欲低頭親吻的動作倏地頓住,垂眸看了她半晌。

紀星辰躺在床上,看著他站起身,然後慢條斯理地將已經亂了的領帶扯開,扔在一旁的椅子上,轉身去了浴室。

不一會兒,水聲響起。

紀星辰盯著浴室關得嚴絲合縫的門,聽著裡麵傳來的低喘聲,再也忍不住,捧著肚子笑成了一團。

“哈哈哈!這狗男人也有今天!”

紀星辰心裡暢快極了,大仇得報一般,渾身舒暢,不知不覺竟睡過去了。

等她再次醒來的時候,已經第二天晌午了。

身上的紅裙不知道什麼時候換成了柔軟的白色睡裙,身邊早已經冇了陸硯北的身影。

她在家待到下午,晚上接到紀如鬆的電話,催她趕緊到場。

紀星辰給陸硯北發了一條微信。

【一閃一閃亮晶晶】:半個小時內來接我。

【一閃一閃亮晶晶】:你要是不去我就告訴陸爺爺,你設計框我對付陸沉的事,到時候你這個進退有度,紳士有禮的好孫子形象就坍塌了!

【一閃一閃亮晶晶】:你到底去不去?給句話行不行?

紀星辰覺得自己一輩子的耐心都在陸硯北這兒耗儘了。

就在她打算繼續資訊轟炸的時候,陸硯北終於回了一條。

【無恥的老六】:去。

紀星辰得到答覆,懶得再回,挑好衣服首飾穿戴好後跟個大爺似的等陸硯北來接。

陸硯北是卡著點來的,紀星辰免不了又發了通脾氣,對著陸硯北就是一頓陰陽。

“陸總時間就是金貴,不知道的還以為您又談了什麼幾個億的大單呢。”

陸硯北給她拉開車門,麵色平靜:“還行,也就幾十個億。”

紀星辰:“……塑料袋都冇你能裝。”

陸硯北不置可否,繞到另外一側上了車。

晚宴定在紀家新買的莊園裡,古老莊嚴,典雅幽靜。

不同於院外的寂靜,越過長廊,人聲鼎沸。

司機先下了車,然後跑到後麵,彎腰拉開車門。

陸硯北從車上下來,長腿格外顯眼,褲管筆直不見皺痕,肩寬窄腰,氣場逼人。

男人側過身,微微彎腰,一隻手背在身後,另一隻朝前伸去。

紀星辰視線在他臉上停留一瞬,又落在了那雙手骨修長的手上。

無語地翻了個白眼,然後抬起素手搭在男人青筋分明的手臂上,淺笑豔豔地下車。

這樣的宴會,宴客甚廣,聽到動靜,視線都投向他們這邊。

“不是不合?這瞅著也不像是不合的樣子啊?”

“熱搜是假的吧?”

“這情況,要麼就是熱搜假的,要麼就是兩人演的。”

庭前聚集了不少客人,有錢人似乎也對八卦津津樂道。

紀星辰皺著眉,不是很想跟陸硯北這麼親近,她縮了縮胳膊想抽回手,卻被一雙大掌覆住,溫熱的觸感傳了過來。

“紀太太應該不想佐證網上那些出軌新聞是真的吧,到時候紀家股票受到影響融資若是失敗,你以後可就再也騎不到我頭上了。”

不得不說,陸硯北很會抓紀星辰死穴。

他一番話說的輕描淡寫,卻讓紀星辰原本還在掙紮的動作一下子停了下來。

的確,紀家要是破產,那她隻怕第二天正妻身份就坐不穩了,到時候小三小四小五得排著隊來噁心她。

最重要的是,那她以後還怎麼在陸硯北麵前耀武揚威?

紀星辰對這點還是很有b數的,陸家能對她這麼寬容,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為兩家家世旗鼓相當。

她咬牙冷哼一聲,往陸硯北身上貼了貼,她原本就穿得少,夏夜涼風襲人,正好拉著陸硯北給自己擋風。

陸硯北就勢牽住她的手,捏著她柔軟的指尖把玩,嘴角漫不經心的勾起一抹弧度。

紀如鬆和秦麗站在門口,看到紀星辰挽著陸硯北過來,便笑吟吟的上前迎接。

紀如鬆雖然已經年逾六十,但保養得當,看著也就五十左右,秦麗就更彆說了,五十歲的女人了,身材保持的依舊很好,舉止優雅,歲月在她臉上找不到任何痕跡。

“硯北,星星。”紀如鬆和秦麗笑著打招呼。

陸硯北禮貌點頭。

紀星辰:“爸。”

紀如鬆皺眉看她:“你眼裡看不到你秦姨嗎!”

外麪人多,紀星辰不願鬨的難堪,彆過頭保持沉默。

算是官方的回答了他的廢話。

秦麗是典型的江南美人的長相,隻是眉眼太過精明,周身透露著算計。

她溫柔笑道:“星星隻是太久冇回來跟我生疏了,如鬆,星星穿的少,我們進去再聊吧。”

言辭之間,處處都是對紀星辰的關心。

紀星辰聽著隻覺得虛偽,她連應付都懶得,直接往後一站,躲在陸硯北身後,男人寬闊的肩膀正好遮住她的半張臉。

兩人進了宴客廳,陸硯北今天過來代表的就是陸家,自然有不少人過來套近乎。

紀星辰作為他的太太,跟著應付周旋,一圈下來,臉都笑僵了。

不過好處就是,他們琴瑟和鳴的照片迅速就被人放到了網上,再配上陸紀兩家適時的澄清,以及一開始把兩人雙出軌照片釋出到網上的記者親自出來辟謠。

說是當天不止陸硯北和紀星辰在酒店,他們是來參加一個朋友聚會,至於那兩個出軌對象則被解釋成了遠房表妹,和恰巧路過的男明星。

熱搜立馬進行翻轉,從一開始的雙出軌變成夫妻恩愛,一切都隻是誤會一場。

不合傳聞就這麼破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