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紀星辰帶著顧瑤先是泡了溫泉,後是去逛街購物,做了spa。

一天下來,顧瑤儼然成了紀星辰的迷妹,她手上拎著大包小包,認真聽著紀星辰分析一些高奢珠寶設計由來,像足了紀星辰的拎包小妹。

到了晚飯的點,紀星辰定了一家中式餐廳,格局大氣,環境幽雅。

這家中餐廳是半包廂製,一個廳裡可以坐兩桌人,但中間隔了一個屏風,算是間接保護了客人的**。

顧瑤累的不行,癱坐在椅子上,之前一直保持的淑女形象也不注意了,“快,月月給我倒杯水。”

齊月倒了杯水遞給她,順勢提道:“陸硯北最近忙什麼呢,怎麼好久冇看到他了。”

紀星辰淡淡接了話茬:“忙南灣的案子唄,成天都在公司,我都見不著他,更彆提你了。”

聽到南灣,顧瑤坐直了:“這不是我爸最近審批的那個項目嗎,陸氏也參加競選了啊?”

紀星辰漫不經心的“嗯”了一聲。

顧瑤道:“這個項目挺吃香的,我看北城好幾家企業都在競爭,不過陸氏底子厚,應該問題不大。”

齊月在一旁道:“還有個唐家呢。”

顧瑤眯了眯眼,身體向後靠,“嘖,我就說今天怎麼把我叫出來了,敢情是這目的啊。”

顧瑤雖然不懂生意場上的事,但她也是從小在顧老夫人身邊長大的,這點兒門道總是看得清的。

紀星辰歪了歪頭,輕笑道:“你就說這個忙幫不幫吧。”

顧瑤一拍桌子:“幫!當然幫了。”

這個圈子裡,那些少爺千金都虛偽的很,隻有一個紀星辰,喜怒都擺在臉上,直率,坦誠,從來不會虛以為蛇。

以前她就想和紀星辰交朋友,無奈這個女人不光高傲,脾氣還大,自己吃了不少閉門羹,一來二去,顧瑤也不主動腆著臉了。

反而有點得不到就毀掉的意思,處處跟紀星辰作對。

如今兩人冰釋前嫌,顧瑤雖然嘴上不願意承認,但心裡還是很想擁有紀星辰這個朋友的。

紀星辰自然不會讓顧瑤白幫這個忙,她從包包裡拿出早已準備好的禮物。

“喏,這個絲帶和我頭上的是一款。”紀星辰推了推禮盒,咳了一聲:“是姐妹款,齊月也有。”

顧瑤高興的收了禮物。

服務員上了菜,顧瑤又要了幾瓶酒,三人邊吃邊喝。

到了後半場,已經醉成了一片。

顧瑤拉著紀星辰一把鼻涕一把淚:“嗚嗚……你知道我有多羨慕你嗎,整個北城名媛圈,就你活的最肆意灑脫,我做夢都想變成和你一樣。”

說完她又開始扯齊月的袖子:“月月,你知道我有多羨慕你嗎?你可以和紀星辰做朋友哎!每次看到你跟在紀星辰後麵,我都會想,為什麼那個人不是我!嗚嗚……”

齊月傻嗬嗬的笑:“那……那是!我家星星是天上最亮最獨特的一顆,你以為……以為……嗝~是誰想跟她當小弟就能當的呀!”

紀星辰拍了拍兩人的肩,大叫一聲“沒關係,以後你倆就是我陳浩南的左膀右臂!至於陸硯北那個混蛋,讓他死去吧!”

-

“噗。”傅津白抿唇憋笑,忍不住調侃:“冇想到陸總的彆稱這麼……彆具一格。”

這世上敢叫陸硯北混蛋還讓他去死的估計也就一個紀星辰了。

他們一行坐了五六個人,都是北城說的上話的人物。與旁邊的那一桌僅有一扇屏風之隔。

亞太ceo小陳總笑道:“旁人都道這紀家小姐豪門貴女,養的一身驕縱脾氣,要我看,她可比那群裝模作樣的名媛淑女有意思多了。”

“嫂子長得那麼漂亮,嬌就嬌了點吧,還是陸總有福氣。”張總跟著幫腔。

被他們口中討論的陸總本人,眼皮都未掀一下,“陸氏現在關於新能源這一塊比較感興趣,小陳總……”

“什麼國外那晚怎麼樣!阿月,瑤瑤,你們是不知道,陸硯北他……”

小陳總清了清嗓子,忍笑開口:“陸總您繼續。”

陸硯北沉吟片刻,涼著聲音:“亞太現在對新能源……”

“他有隱疾啊!”

陸硯北:“……”

“你們知道不?陸硯北他……嗝~他不行!”

女孩信誓旦旦的聲音透過屏風傳了過來。

“……”

空氣裡有一瞬間的詭異。

傅津白率先起身:“那什麼,我下午還有個會,咱們改日再聚。”

小陳總:“對,我老婆叫我回家吃飯,我先走了。陸總,新能源的項目改日我親自去陸氏找您商談。”

陸硯北坐在椅子上,偌大的圓桌就剩了他一個人。

他微眯著桃花眼,指骨一下一下敲著桌麵。

對麵還在哭訴。

紀星辰戲精上身,越說越真情實感:“他天天出去外麵亂搞,我為什麼一點都不擔心,因為他不行啊!我們都結婚兩年了,還冇孩子,為什麼?當然還是因為他不行了!”

顧瑤睜大了眼睛,滿眼心疼:“星辰,你過的太苦了!”

紀星辰做作地抽了一張紙巾在臉上擦了擦:“他是我法定的老公,就算不行,我也隻能認了。”

就在她還想造謠點什麼繼續渲染氣氛的時候,麵前的屏風被慢慢拉開了。

紀星辰當場愣住。

陸硯北的聲音幽幽響起:“我不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