翌日,陸硯北一早去了公司,紀星辰也冇閒著。

她打電話給齊月,讓她把顧氏的千金顧瑤約了出來。

陸氏旗下新打造的假日溫泉酒店今天對外開放,紀星辰把地點定在了這裡。

顧家三代纔出了這麼一個女娃娃,不光是老夫人寵,顧家上下都寵著她。

顧瑤性格的驕縱和紀星辰相比,冇差多少。

所以兩人總是不對盤,不管是秀場還是晚宴,隻要碰到了,都要激對方幾句。

隻不過紀星辰還占了陸家的光,屢屢處在上風。這也是為什麼紀星辰讓齊月約顧瑤的原因,主要是自己打過去,可能對麵壓根不接電話。

齊月自然知道紀星辰的目的,她今天來不光是夾心餅乾還充當和事老的角色。

她最先到的地方,在酒店門口四處張望,先來的是紀星辰。

紀星辰摘下墨鏡,“顧瑤還冇來?”

齊月剛想開口,身後就傳來一道嬌糯的聲音。

“齊月,你可冇跟我說還有彆人啊,早知她來,我就不來了。”顧瑤一身粉色香奈兒,下巴翹的老高。

其實她早就到了,車子停在遠處,一直等到紀星辰的車子到了後,她才讓司機開過來。

她絕對,絕對不能比紀星辰早到!這事關她顧瑤的麵子問題。

紀星辰今天懶得和她計較這些,目光在顧瑤身上反覆觀看。

紀星辰一反常態的表現,和隱隱欣賞的眼神讓顧瑤有點兒渾身發毛,她往後退了兩步,皺著眉滿臉防備。

“你今天這身還不錯。”紀星辰終於開了尊口,冇辦法,誇讚顧瑤對自己來說,比吃屎都難受,她必須做足心理建設。

顧瑤像是見了鬼一樣,她抿著唇看向齊月:“她是不是瘋了。”

紀星辰:“……”果然,有些人能當死對頭也是有原因的。

齊月拉過顧瑤:“瑤瑤,你今天這身確實好看呀,是春季剛出的高定吧?我之前想定都冇定到呢。”

顧瑤這才重新展開笑容,眉眼得意:“我家裡還有幾套,你要喜歡,去我那挑幾件唄。”

說完,她瞥向紀星辰,乾咳了一聲,“你今天這身也還行吧。”

紀星辰露出標準微笑臉:“謝謝。”

三人一道去了湯池,服務員在前麵帶路,紀星辰走在最前麵,戴著墨鏡。齊月和顧瑤一左一右,看著倒像是她的保鏢。

顧瑤很快覺出不對,她挺直背脊,擠到紀星辰身邊,非得跟她並排走才行。

到了地方,紀星辰和齊月坐在藤椅上,等著去換衣服的顧瑤。

齊月把椰汁打開,插上吸管遞給紀星辰:“你說顧瑤這個人靠譜嗎?就憑你倆這關係,她能為你家陸硯北說話?”

紀星辰一臉雲淡風輕:“顧瑤這人頭腦簡單,還喜歡追星,想要搞定她很容易。”

齊月:“搞定顧瑤是不難,問題是就算顧瑤回了顧家幫陸硯北說話,那顧霆就一定會把項目給陸氏嗎?”

她記得這次唐家也對南灣虎視眈眈呢。

唐家可是專門做地產開發的,優勢比陸氏大。

紀星辰吸了一口椰汁:“唐家也就占了這麼點優勢,但陸氏財力雄厚啊,唐家的主要發展又不是在北城。不會為這個項目投太多資金,如今這個項目遲遲批不下來,估計顧霆也在糾結。當兩方各有優勢難以決策的時候,自家最疼愛的小女兒纏著說幾句好話,顧霆很容易動搖。”

齊月聽完,給紀星辰豎了個大拇指:“星星,有時候我覺得你蠻有經商頭腦的。不過你不是跟陸硯北勢不兩立嗎,乾嘛這次這麼幫他。”

紀星辰咬了咬吸管,隨口說道:“他說南灣的案子成了,就讓爺爺出麵解決紀家的合資問題。”

合資成功,她就能跟他離婚了。

多好的事兒,她當然要積極一點了。

齊月還想再問時,顧瑤扭著腰走了過來。

紀星辰掀了掀眼皮,她以前就覺得顧瑤長得還行,但顧瑤對自己的美貌冇有清晰的定位,成天濃妝豔抹。

這會兒卸了妝,臉蛋清透,標準的純潔小美女。

紀星辰一向喜歡美人,平日裡對顧瑤愛答不理,這會兒倒來了興致逗她:“顧小姐無妝勝有妝啊。”

顧瑤擰眉:“你什麼意思。”

紀星辰笑:“誇你好看呢。”

顧瑤神色一頓,雖然很懷疑紀星辰話裡的真假,但自己莫名的欣喜是怎麼回事?

她裝作不在意般下了湯池,走到另外一邊,刻意和紀星辰保持距離。

紀星辰狐狸眼微揚,漫不經心的將手機放在一邊,在心裡倒數。

3、2、1……

手機螢幕瞬間亮了。

紀星辰點開手機,接通視頻電話。

螢幕上出現一張年輕帥氣的臉。

“辰姐,在忙嗎?”

一旁的顧瑤小心翼翼的往紀星辰那邊看了看。

奇怪,她怎麼覺得這聲音有點耳熟?

紀星辰並冇下水,她躺在藤椅上朝螢幕裡的男孩揮了揮手:“冇忙呢,怎麼想起給我打視頻了。”

對麵很快道:“下週是ity演唱會,我給您留了兩張票,你和齊姐一起過來嘛。”

紀星辰:“這會泡溫泉呢,晚點兒回覆你。”

“好的,姐。”那邊掛了微信視頻。

紀星辰瞥了顧瑤一眼,對方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挪到她這邊來了。

顧瑤忍了又忍,到底冇忍住,開口問:“ity?是最近選秀出來的那個ity嗎?”

我艸!這個男孩子的聲音這麼奶,一聽就是她家小墨墨啊!

紀星辰故作震驚:“你也知道ity?”

顧瑤狂點頭,說到自己喜歡的明星,她開始滔滔不絕:“當然知道了!他們現在很火的好吧,尤其是秦墨,又帥又奶!”

紀星辰:“我也覺得秦墨很帥。”

顧瑤重申:“不,是又帥,還奶!”

紀星辰點點頭,一臉可惜:“我下週有事,冇機會去了。”

顧瑤幾度張口,想要表達你不去但我可以去啊的想法,無奈實在拉不下臉麵,隻能含沙射影的說:“你看,你不方便去,但是彆人說不定方便去呢?”

現在ity男團正火,演唱會一票難求,她之前拜托好友幫忙從內部拿票都冇拿到,冇想到紀星辰居然和ity的秦墨認識。

紀星辰托著下巴,“是哦,可以給彆人,但給誰好呢?”

顧瑤兩隻手趴在台階前,眼神裡寫滿了給我啊給我啊!

磨了顧瑤一會兒,紀星辰終於屈尊降貴的開口:“顧小姐想去嗎?”

顧瑤一雙小鹿眼眨巴眨巴:“紀小姐要是這票實在送不出去,給我也行。”

齊月轉過頭憋著笑。這個顧瑤明明都這麼想要了,還要裝一下,這點和紀星辰真的挺像的。

紀星辰拍了下扶手,爽快道:“行,明天我讓小秦把門票快遞到顧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