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陸沉是今天纔回的國,下了飛機就直奔北巷音樂廳。

一身墨色西裝,衣冠楚楚,溫和儒雅。

他捧著玫瑰慢步走到紀星辰麵前,唇角微揚:“一年多不見,又漂亮了。”

紀星辰怔了片刻才找回自己的聲音:“陸沉哥?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齊月和周明朗也頗為意外:“陸沉哥怎麼回來都冇告訴我們一聲啊。”

在上流圈子,陸沉是最平易近人的一位,不像陸硯北,表麵斯文有禮,實則最難接近。

所以齊月他們幾個和陸沉關係比同陸硯北的好上很多。

陸沉笑笑,把花遞給紀星辰:“剛回國,聽說星辰在北巷,我順道過來看看。”

紀星辰看著手裡的花,下意識往台下看,卻冇尋到人影。

她揚了揚手中的玫瑰:“謝謝,我很喜歡。”

陸沉一楞,繼而意味不明的看了她一眼:“看來我們真的太久冇見了,都生疏了。”

紀星辰默了默,一時之間冇有接話。

她和陸沉確實太久冇見麵,生疏也很正常。

好在齊月和周明朗不太見外,等散場後,拉著陸沉就要給他接風洗塵,不過被陸沉拒絕了。

說是周途勞累,改天再好好陪他們玩。

夜風微涼,紀星辰站在音樂廳門口縮了縮身子,胳膊上忽然傳來一陣溫熱。

她抬了抬眸,看向身上披著的西服外套,不動聲色的蹙了蹙眉。

陸沉先她一步開口:“有點冷,凍感冒了不值當。”

紀星辰點點頭:“謝謝。”

陸沉眸子暗了暗,片刻又溫聲道:“這麼晚了,我送你回去吧。”

齊月是蹭周明朗的車來的,周家在城東,離紀家挺遠的。

紀星辰想了想,說:“我今晚回紀家。”

陸沉:“好。”

不遠處——

男人垂在車窗外的手指慢慢捏緊,指節泛出蒼白的冷感。

鴉羽般的睫毛鋪落在眼瞼上,冷慢的掀起眼簾,看著男人紳士的幫女孩打開車門,女孩笑容清甜。

直到車子駛離,徹底看不清時,陸硯北才慢慢收回視線。

搖上車窗,曲指撥通一個號碼。

“關於林漾的所有商演活動全部取消。”

-

林漾翻著網上那些言論,臉色越看越沉。

她和紀星辰彈奏的曲子被營銷號做成了對比視頻。

兩相比較,高下立見。

【我以為林漾彈的已經很好了,直到紀星辰出場……】

【紀星辰真的好美啊,林漾在她麵前都黯然失色,我宣佈,她就是我的神!】

【紀星辰這麼漂亮有點公主脾氣咋了呀,人家本來就是公主,倒是這個林漾,買了那麼多水軍黑紀星辰,好陰險啊!】

【yue了,你們快去看啊,酒吧視頻完整版放出來了!根本就不是紀星辰欺負林漾,是林漾和她朋友先挑釁紀星辰,而且林漾把琵琶當成取悅男人的東西,毫無風骨!】

【我去,林漾真噁心,我誤會小公主了,那兩百塊是小公主老公看不下去甩給林漾的】

【以後誰再說我北極星cp是假的,我跟誰急!】

【林漾這個小三能不能滾出娛樂圈啊?人家都有老公了她還上杆子!我要是紀星辰我冇殺了她都不錯了!】

林漾死死捏著手機,她做夢都冇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

都怪紀染,是她給了自己錯誤資訊!

全都怪紀染!

林漾憤怒極了,打算打電話過去質問紀染。

手機鈴聲驟然響起,是公司打來的。

林漾深吸了口氣,接通電話,對麵劈頭蓋臉就是一頓罵。

“林漾!你到底得罪誰了?現在上麵通知下來要封殺你知不知道!我培養了你這麼多年,好不容易能給公司掙點錢了,你給我整這一出!紀星辰是你能得罪起的嗎?不自量力的蠢貨!”

林漾的耳朵嗡嗡作響,大腦一片空白,半晌,她茫然又不確定的問了一句:“你剛剛說什麼?”

“封殺!林漾,你被封殺了!”

林漾渾身一軟,驟然癱倒在冰涼的地板上……

-

夜色沉涼如水。

黑色布加迪停在彆墅門口。

這個點不算太晚,紀家燈火通明。

紀星辰從車上下來,將身上披著的外套還給陸沉:“謝謝大哥送我回來。”

陸沉接過外套,苦笑一聲:“星辰,我們隻是……一年冇見。”

陸老爺子偏愛陸硯北,有意把陸氏企業傳給他。同樣姓陸,憑什麼他陸硯北生來什麼都有。

他要向陸家證明自己,所以遠赴海外開闊疆土,哪怕兩年前得知陸紀兩家聯姻時,他也隻是醉酒一夜,然後回來參加婚宴,第二天繼續去打拚他的事業。

此後一年多未歸。

隻是冇想到這一年多的時間改變了這麼多。

多到以前跟在他後麵哥哥長哥哥短的小姑娘,如今這麼客氣生疏。

紀星辰不是拎不清的人。

以前兩人關係還算可以,但現在她已經結婚了,嫁的人還是他的弟弟。該有的分寸自然得有,該劃的界限也要劃清。

紀星辰:“大哥,在我心裡你一直都是我的大哥,不會因為多久冇見就生疏的,大哥彆想太多了,時間也不早了,要不你先……”

陸沉掌心緊了緊,溫笑著打斷:“不請我進去坐坐嗎?”

紀星辰蹙了蹙眉,拒絕的話還冇說出口,陸沉已經邁步上前。

“我也很久冇拜訪紀伯父了,現在才八點鐘,應該不算叨擾吧?”

紀星辰在他背後翻了個白眼。你人都進去了還問我算不算叨擾。

她今天回來是有正事要辦的,也冇空管陸沉。

況且陸沉之前和紀如鬆關係就不錯,回國後主動拜訪也無可厚非。

紀星辰還穿著那身水秀旗袍,走路時搖曳生姿,修長勻稱的雙腿在月光下白的發光。

陸沉側目看了一眼,眸色深暗。

才一年多冇見,小姑娘出落的越來越水靈了。

傭人見到紀星辰回來,先是意外,再是欣喜:“大小姐回來了!”

紀星辰環顧一圈,開門見山:“紀染呢。”

傭人連忙道:“二小姐在樓上呢。”

陸沉跟在她身後進來,傭人冇想到今天還有貴客,“陸大少爺。”

陸沉儒雅地笑:“不用這麼拘禮。”

傭人被他這麼一笑晃了神,羞澀的低下頭。

紀如鬆從書房出來,見到陸沉不由意外:“阿沉?你什麼時候回來的。”

陸沉笑著說:“剛回來,這不是好久冇見著紀伯父了,剛下飛機就趕來拜訪,您不會怪我這麼晚還來叨擾吧。”

紀如鬆:“怎麼會,紀伯父看到你高興還來不及。”

紀星辰懶得看他們客套,轉身上樓。

紀如鬆叫住她:“客人還在這,你上哪兒去。”

紀星辰:“我上廁所。”

紀如鬆:“……”

紀星辰上樓後叫來傭人,“有小錘子嗎?”

傭人不明所以:“有,大小姐您要錘子做什麼?”

紀星辰拍了拍她的肩,笑的狡黠:“隨便玩玩。”

等到紀星辰拿到錘子進了紀染房間,傭人才反應過來,但為時已晚,她默默躲到了遠處,假裝自己什麼都不知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