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宋林深怕自己被開了,他必須得做點什麼挽回一下!

想起剛剛太太說的那些事,連忙走上前解釋:“太太,您誤會陸總了,在接您之前陸總就讓我通知她不用來了,是她自己不請自來。林漾接下來和陸氏有合作,即將成為公司代言人,按規矩要送一份代言人禮物,我以為太太不喜歡那個項鍊,我就重新包裝送去林漾那了,對不起太太,都是我的問題。”

齊月微微思忖,原來是這樣,看來這個陸硯北也不是渣到無可救藥的地步。

紀星辰並冇有因為這些解釋就原諒陸硯北。

“如果冇有你的默許,冇有你的不清不楚,她今天會來嗎?有那個膽子在我麵前挑釁嗎?陸硯北,彆以為你就脫得了乾係。”

陸硯北金絲眼鏡下泛起一抹淡光,他不著痕跡的抬起眼尾:“星星,你吃醋了嗎。”

紀星辰先是一楞,眼神呆滯了幾秒,倏然甩開陸硯北扶著她腰的手掌,“我吃醋?你說我吃醋?笑死人了,鬼纔會吃你的醋!”

不知是因為生氣還是因為酒精的作用,她的臉紅彤彤的,像是熟透了的蘋果,惹人垂涎。

陸硯北眼尾輕佻,言語中多了幾分不明顯的寵溺和耐心:“好,你冇吃醋,乖,我們回家了。”

紀星辰不願意,她覺得眼前有好幾個陸硯北在晃悠,討厭死了!

她彆過頭不去看,纖細的長腿在星光下白的晃眼。

陸硯北眼神黯了黯,放低了聲音:“你不喜歡林漾,我明天讓公司把她的代言人身份換了,彆氣了。”

紀星辰狐狸眼動了動,但還是不說話。

陸硯北:“上個月在f國拍下兩顆星辰之淚,給你做一對耳墜。”

紀星辰立即回頭:“真的?”

“嗯。”

紀星辰總算高興了點,命令他,“你抱我。”

陸硯北微微彎腰,一隻手扶著她的腰,一隻手托著她的臀,就這麼把她抱在身上。

“宋林,開車。”

直到上了車,紀星辰依然像個樹袋熊一樣掛在陸硯北懷裡,靠在男人肩上,緩緩閉上眼睛,呼吸清淺。

齊月默默回頭看了一眼,隻覺得這一幕莫名的——

和諧。

這他麼哪裡像是夫妻不和了?

她嚴重懷疑紀星辰平日裡跟她吐槽的那些東西真實性。

一路暢通無阻,開回酒店。

下車的時候,陸硯北忽然轉頭吩咐:“齊小姐勞累一天挺辛苦的,宋特助定一下今晚的飛機票,送齊小姐回北城好好休息休息。”

齊月:“?”

酒店就在眼前,你讓我連夜坐飛機回北城休息?

大哥,您冇病吧?

宋特助多聰明啊,立馬就明白了總裁的意思,一腳踩了油門,溜的賊快。

總統套房內,紀星辰驟然仰起頭,嘴裡忽然蹦出一個字:“駕!”

陸硯北:“……”

他被當成馬,從門口騎到了臥室。

陸硯北把人放在床上,給紀星辰倒了一杯牛奶。

紀星辰兩頰酡紅,站在床上,指著陸硯北,嘿嘿笑了兩聲:“好俊俏的一個小太監,過來,本小姐要跟你玩宮鬥遊戲!我是皇帝,你是太監,從現在開始你要聽朕的吩咐!”

醉鬼發言十分危險。

陸硯北挑著桃花眼掃了她一眼,隨即慢條斯理的摘下眼鏡,露出那雙桃花瀲灩卻極具危險的眸子。

“想玩遊戲?”

紀星辰重重的點了點頭:“嗯!”

“好。”

陸硯北緩緩靠近。

嗓音低沉,似乎擁有天生蠱惑人心的能力:“那我們玩另外一種遊戲好不好?”

紀星辰歪著頭,似有不解,眼神單純又無辜:“什麼遊戲?”

男人低眸,微涼的指尖描摹她的唇形,喉結輕滾。

“我教你。”

燈光昏暗,一室旖旎。

-

溫柔似水的夜空下似乎藏著不為人知的暗流湧動。

林漾陰沉著臉坐在沙發上,掌心裡緊緊攥著兩張紙幣。

半晌,她撥通了一個電話。

聲音委屈,像是下一秒就要哭出來,“喂,是染染嗎?”

“漾姐,你怎麼啦?誰欺負你了。”林漾和紀染算是朋友,聽到林漾不對勁,立即詢問。

林漾抽抽搭搭哭了一分多鐘,在紀染耐心快告罄的時候她終於開口。

把今晚在酒局的事顛倒是非的說了一遍,她主動挑釁紀星辰的事在她口中變成了紀星辰仗著自己紀氏千金的身份欺負她,侮辱她。

紀染拔高了音調:“她會個屁的琵琶!紀星辰那個人除了成天到晚的裝,她還會啥?”

林漾抽泣道:“可是她說下週五要在北巷音樂廳……”

“你聽她扯,紀星辰小時候是學過兩年琵琶,不過後來她的琵琶老師被我媽找理由開了,所以她學的根本就是些皮毛,哪能跟你比。”

林漾聞言,嘴角勾起一抹冷笑,語氣卻低沉,“齊月說她是張老的關門弟子。”

紀染不屑的說:“張老和我爸是至交,上個月纔來我家做過客,他說他隻有一個關門弟子,還是個男的,怎麼可能會是紀星辰。”

林漾歎了聲氣:“我學琵琶這麼多年,要是能和張老在一個舞台上演出該多好。”

紀染眼珠子轉了轉,露出一抹壞笑:“這還不好辦嗎,我讓爸爸出個麵,一定能讓你出現在北巷音樂廳,”紀星辰不是喜歡裝嗎,到時候你直接上台碾壓紀星辰,看她還怎麼裝得下去!”

林漾對自己的琵琶非常自信,曾經她的出圈視頻就是在台上彈琵琶。

她也因為那個視頻一炮而紅。

她找紀染,就是因為知道紀如鬆和張老關係匪淺,如今確認了紀星辰就是個假把式,那自己也正好借紀家的關係,獲得上台機會,不光能打紀星辰的臉,還能和國寶級藝術家一起登台,營造自己多纔多藝的形象。

一舉兩得的事。

林漾眼底露出得意和嫉恨,紀星辰不是最好麵子嗎?那她就偏偏要讓她在所有人麵前丟儘臉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