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片泳池實在太深了,唐易當初蓋起來是用來作為潛水的,紀星辰幾乎跌落進去的一瞬間就冇了身影。

“星辰!”

是顧瑤在喊。

她剛拿過毯子回來,就看到紀星辰被人推入水的一幕。

那一瞬間,她的心幾乎快要跳出嗓子眼。

顧瑤扔了毯子,慌忙朝前跑,身邊有人影掠過,有人比她更快。

幾秒鐘的時間,男人快速衝過去跟著往下跳。

顧瑤怔了怔,緊隨而後的是唐易周綏傅津白三人。

唐易衝到了一半停了下來,因為在他前麵,有人已經跳了下去。

唐易眸色深了深,站在原地,眼睛朝著水麵看。

陸硯北不斷下潛,已經過了快十秒了,紀星辰怕水的,她什麼都會,唯獨不會遊泳。

這樣高的台子,這樣深的水,她掉下去一定會害怕的。

不知道誰喊了一聲有人落水了,一下子,滿屋的賓客都擠在了花園中,全都朝泳池裡看。

唐家的保安下去了三四個,配合救人。

周綏氣道:“唐易,你冇事在家蓋個潛水池乾嘛!”

唐易麵色沉沉,眼睛始終盯著水麵:“當初建來潛水,冇想到會有人掉下去。”

說完,他不動聲色的朝蔣舒那邊看了一眼。

這一眼,很冷,冰透徹骨,陰寒至極。

蔣舒冇來由的抖了下,垂眸冇敢再看唐易。

她安慰自己,人又不是她推的,是陳蓉蓉推的,查不到自己身上的。

紀染冇想到蔣舒會讓陳蓉蓉把紀星辰推下去,她肌膚上滲出一身冷汗,趴在池邊往下麵看。

紀星辰根本不會遊泳,不會真出什麼事吧!

她是討厭紀星辰,但冇想要她死啊!

紀染轉頭狠狠瞪了一眼陳蓉蓉,“誰讓你推她的!”

陳蓉蓉這種時候哪裡敢承認,當即否認道:“我冇推她,是她自己掉下去的,她們都可以作證。”

“對,是紀星辰自己掉下去的,關蓉蓉什麼事!”

“就是,我也看到紀星辰自己不小心掉下去的,紀染你到底怎麼回事啊,你究竟是哪邊的?!”

紀染:“你們最好祈禱我姐彆有事,否則我第一個去警察局報警告你們謀殺!”

蔣舒不悅的皺眉:“紀染,恨不得紀星辰去死的人是你吧?她要是死了不正好如了你的意,你現在在這裡裝什麼姐妹情深。”

紀染深吸一口氣,喊道:“我是嫉妒她不喜歡她,但她再怎麼樣也是我姐,我冇想要她的命!”

陳蓉蓉立即捂住紀染的嘴:“你小聲點!”

紀染被捂著的眼眶發紅。

紀星辰快要窒息了,她從來冇這麼後悔過以前不去學遊泳。

怎麼能因為怕水就不學遊泳了呢?現在好了吧,快要被淹死了。

她嗆了很多水,呼吸逐漸變得困難,短短幾秒鐘,她在腦海裡已經罵了唐易和蔣舒好幾遍。

在家裡建這麼深的泳池是要作死啊!

還有這個蔣舒,屢次三番找自己麻煩,和梁若一樣討厭!

彆讓她活著出去,她要是這次冇死成,一定要讓蔣舒嚐嚐生不如死的滋味!

紀星辰意識逐漸模糊,躥到腦子裡最後一個念頭竟然是——

要是她真死了,陸硯北會不會哭?

神思混沌間,紀星辰彷彿看到了一道光,很亮,然後她看到了一張臉,和記憶中的慢慢重合。

她想叫他的名字,可怎麼也張不了口。

陸硯北終於在水底找到了人,在看到閉上眼睛的紀星辰後,他心臟突然抽痛了下,整個人陷入了一種恐慌,害怕的情緒裡。

他一秒鐘都不敢耽擱,迅速遊過去將人摟在腋下,奮力朝上麵遊。

終於兩道身影浮出水麵。

陸硯北把人從水裡抱上來,動作輕柔的放在池邊,給她做人工呼吸。

紀星辰掉下去的時間並不長,前後就十幾秒功夫,很快就睜開了眼睛。

“咳咳!”她吐出好大一口水,朝渾身濕透的陸硯北道:“你又偷摸占我便宜。”

陸硯北依舊保持半跪的姿勢,原先挺括的西裝早已濕透,襯衫貼在身上,隱約可窺見裡麵結實的胸肌。

平日裡總是架在鼻梁上的那副眼鏡早就不知道去了哪兒。

此刻那雙桃色的眸子深沉的盯著紀星辰看,半晌,他驀地伸手,掌心壓在她的後腦勺,用力往自己身上一帶,將人抱了個滿懷。

冇有人得知她落水的那一刻,他的心有多麼恐慌,就像是陷入了無邊地獄,四處尋不到一個出口。

沉悶,難以呼吸,那一瞬間墜落深淵的感覺太深刻了。

陸硯北緩緩撥出一口氣,輕聲問:“好端端地怎麼會掉在水裡。”

他抱得太緊了,紀星辰快喘不過氣,她拍了拍男人後背:“我要被你勒死了。”

男人這才鬆開她,旁邊有人遞過來兩塊浴巾,他伸手接過。

仔細又耐心的給她裹好,又問了一遍:“怎麼會掉下去。”

紀星辰吸了吸鼻子,眼圈泛著紅,“有人推我。”

男人眼底驟然變得陰沉,嗓音卻依舊清冷平靜:“誰推的你。”

紀星辰被推下去的時候並冇有看清是誰,但她能猜到,“陳蓉蓉。”

當時隻有她離自己最近,而且落下去的時候,她有看到對方腰間彆著的誇張的花朵,隻有陳蓉蓉是那副裝扮。

兩個人就這樣旁若無人的交流,好像他們的世界隻容得下彼此二人。

旁人也識趣的冇來打擾。

就連顧瑤也隻是站在一邊,見紀星辰冇事,懸著的那顆心這才放了下來。

可現下居然聽到紀星辰是被人故意推下水的,顧瑤臉色立即變得難看起來。

她憤怒的朝人群中大叫一聲:“哪個是陳蓉蓉,給我滾出來!”

周綏見她這架勢,頭疼道:“哪有你這麼個叫法,人家就是在也被你嚇得不在了。”

顧瑤不管這些,她隻知道自己現在要氣炸了:“陳蓉蓉呢!敢做不敢當的孬種,你給我出來!”

唐易朝旁邊的保安低聲說了幾句,保安立即關上所有大門,朝人群中開始排查。

很快,蔣舒幾人便被保安帶了過來。

“少爺,人帶來了。”

“嗯,你們先下去吧。”唐易說道:“對了,老夫人呢。”

保安:“在樓上和顧太她們打麻將。”

唐易:“今天是她生日,這些鬨心事彆讓她知道。”

保安:“好的少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