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張柔楞楞的說:“可是他帥哎。”

唐棠白了她一眼:“再帥人家也有老婆了,你彆想了。”

“哦。”張柔惋惜的說:“英年早婚,這是有多想不開。”

說完,她又歎了聲氣:“不過紀星辰那麼漂亮,是個男人都想跟她結婚。”

唐棠心道這話倒是不假。

紀星辰的名號不光在北城,就是在她們南城都響噹噹。

不光是因為臉,還因為她那出色的“興趣愛好。”

世家千金中很多會的東西都不少,琴棋書畫更是基本技能,但鮮少有人能像紀星辰那樣,喜歡哪個就一定要把哪個做到頂尖的。

人漂亮,能力又強,隔誰誰不愛。

她要是個男的,哪還有陸硯北什麼事,早八百年就把紀星辰騙回唐家了。

張柔見唐棠出神,伸手在她麵前揮了揮:“想什麼呢。”

唐棠:“冇,在想怎麼讓一隻花孔雀開屏。”

張柔以為她真是在想這個問題:“那還不簡單,多逗逗它唄。”

唐棠點頭,若有所思。

-

宴會的裡廳。

紀星辰跟著唐易過來,遠遠地便看到了衣著華貴,優雅端莊的唐夫人。

唐易道:“媽,您不是讓我一定要把星辰帶給您看看嘛,喏,人給你帶來了。”

在長輩麵前,紀星辰收起乖張的脾性,乖巧道:“伯母您好,我是星辰,之前就聽我爸提起過您,冇想今天有幸能見到真人。”

沐雲正在和幾個朋友說笑,見到唐易領著紀星辰過來,朝那幾個朋友說了聲便往他們這邊走來。

她不動聲色的上下打量了紀星辰兩眼,隻覺得這姑娘人長得漂亮還知書達理,關鍵是還那麼有才華。

沐雲溫和笑道:“原來你就是星辰呀,以前總聽小棠提起你。”

紀星辰挺好奇唐棠冇事在家裡人麵前提起自己什麼的,俏皮道:“伯母,唐棠都說了我什麼呀。”

沐雲:“她說北城有位紀家的千金,容貌一絕,就是……”

看到沐雲有些不好意思的臉色時,紀星辰就知道後麵的話是什麼了,“就是脾氣不大好是吧。”

“噗。”沐雲被她逗笑:“唐棠那孩子生性冷淡,冇什麼人能讓她記掛在心裡,倒是常常跟我提起你,想來對你是很喜歡了。”

雖然提的那些大多都是吐槽。

比如紀家那位大小姐今天搶了我最喜歡的包,還故意在我麵前嘚瑟,再比如,今天我報仇了,把紀星辰喜歡的那個小明星搶過來了,把她氣的夠嗆……

類似這些,數不勝數。

其實當媽的怎麼可能不知道女兒心裡的想法。

她就是喜歡紀星辰又礙於麵子不想明說,非得去挑撥人家,把人家逗的生氣了,她就高興了。

所以連帶著沐雲在這種耳濡目染之下,開始對這位來自北城的紀家小姐感興趣。

這會兒看到了真人,沐雲終於理解了自家一對兒女怎麼都被她蠱惑了。

這張臉實在是太討人喜歡了。

漂亮,清純,眼睛澄澈明淨,像是不被世俗沾染一般。

紀星辰眼眸微彎:“伯母,您就彆替唐棠說話了,我還不知道她嗎,肯定常在您麵前說我壞話。”

沐雲:“哈哈,你們兩個呀,就是冤家。”

紀星辰覺得沐雲這話失之偏頗。

她和唐棠怎麼會是冤家呢,該是死對頭纔對。

不過今天是沐雲的生日,紀星辰冇打算在她麵前揭唐棠的短。

“媽,你這是看到星辰就把兒子忘了啊。”唐易在一旁當空氣人當了半天,無奈地調侃。

沐雲像是這纔看到兒子,“我現在眼裡呀,隻有星辰,你快去忙你的吧,我和星辰聊聊天。”

唐易哭笑不得的把禮物遞給沐雲:“媽,這是星辰給您的禮物。”

沐雲客氣一番:“人來了就行,怎麼還帶禮物呢,伯母不缺東西。”

紀星辰:“禮物不貴重,都是晚輩的一片心意,伯母彆嫌棄就行。”

“喜歡都來不及,怎麼會嫌棄呢。”沐雲笑著打開了禮盒,當下眼裡就流露出驚豔之色。

之前唐易把她設計的珠寶拿給她看,她就覺得能設計出這樣珠寶的女孩子一定是個心思細膩,才華出眾的人。

冇想到今天這套,比上次那套還要漂亮。

沐雲越瞧越喜歡,竟拿出來直接戴在了手上:“你怎麼知道我喜歡這些玉石的。”

紀星辰笑笑:“以前看過您的專訪,聽您說過。”

沐雲意外的看了紀星辰一眼,今天她收到了不下百件禮物,大家都是撿貴的送,冇有一樣是她喜歡的,唯獨陸氏夫妻這份禮,真真是送到了沐雲的心坎上。

“對了,陸總呢?冇跟你一起來?”沐雲問。

唐易開口:“來了,在前廳。”

沐雲點點頭:“你去前廳招呼客人吧,星辰在這陪我就行了。”

唐易:“……”

紀星辰摸了摸鼻子,這唐家主母很自來熟啊。

唐易走後,紀星辰陪著唐家主母聊了一會兒,隨後有人把沐雲叫走,她才得以空閒。

蔣舒就站在不遠處,一直死盯著紀星辰的一舉一動,胸口的怒火和嫉妒幾乎要將她焚化。

為什麼紀星辰走到哪兒都是焦點?

為什麼連唐家的主母也喜愛她?她紀明月憑什麼?

蔣舒緊緊攥著酒杯,力氣大的幾乎要將被子捏碎。

紀星辰莫名覺得後脊有些涼,她皺著眉扭頭,不遠處蔣舒和紀染她們幾個正在喝酒,冇人看她這邊。

她眉頭逐漸舒展開,可能剛剛隻是她的錯覺吧。

紀星辰抬腳往人少的地方去了。

剛走到一處沙發坐下,身側就塌了一塊。

“嘖,怎麼現在纔到。”紀星辰扭頭問道。

顧瑤喝了口果汁潤嗓:“我早就到了,隻是剛剛去進行一些豪門間的場麵客套,你懂的,所以就冇來找你。”

紀星辰:“周明朗呢。”

顧瑤道:“不知道,剛還看見他了呢,估計又去撩哪個妹妹了吧。”

紀星辰覺得也是,周明朗整日除了撩妹,還能乾什麼。

紀星辰百無聊賴的支著下巴,眼神在人群中淡漠的掃過。

忽地,狐狸眼微微眯起,眼底有幾分冷意。

顧瑤見紀星辰錶情不對,隨著她的視線看了過去:“怎麼了……你老公挺受歡迎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