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氏董事長辦公室裡。

紀星辰趁著她爸出去,偷了一會空閒,在她爸辦公室的沙發上躺一會。

一邊揉著痠痛的脖子一邊打電話跟齊月吐槽。

“聽你這意思,天都這個項目你一定得拿下了?”齊月問。

紀星辰含糊不清的“嗯”了一聲:“我爸很看重這個項目。”

齊月卻道:“我看未必。”

“什麼意思?”紀星辰好奇道。

齊月:“且不說天都這塊大肥肉有多少家在盯著了,當初南灣都競爭的那麼激烈,天都這塊地那幾家不得搶破頭顱往裡紮啊。”

頓了頓,她笑了聲:“最主要的是,你爸要是真看重這個項目,抱著一定得拿下的心思,能把這項目給你嘛。”

紀星辰立即從沙發行坐起,“我說阿月,你這是什麼意思,看不起我是吧!”

齊月哈哈一笑:“不是,我的意思是你爸其實就是拿這項目考驗你,讓你試水呢,估計冇指望你能從那幾個老奸巨猾的狐狸手上搶到天都這塊地。”

紀星辰哼了一聲:“你說的我都知道,那天我和我爸吵了一架,他說了很多……不太好聽的話,一開始我挺生氣的,後來我也想通了,其實他說的挺對的。”

齊月感覺到紀星辰語氣裡有一絲不對勁,“你爸說什麼你都彆往心裡去,他也是為你好,隻是有時候老一輩的方式可能不太對。”

紀星辰勾了勾唇:“我知道,不然我也不會老老實實待在紀氏了,不管能不能拿下天都那塊地,反正隻要我儘力就行。”

“你能這麼想就最好了。”齊月輕聲道:“星辰,你真的變了好多,感覺自從你和陸硯北離婚之後,你整個人都變成熟了。”

紀星辰挑了下眉:“你這話說的,難不成以前的我就很幼稚?”

“不是幼稚。”齊月中肯的說:“是不講道理。”

紀星辰:“……我謝謝你。”

兩人又聊了會,紀星辰才依依不捨的掛了電話。

“篤篤”

門外敲門聲響起。

紀星辰以為是自己老爹回來了。

她背對著門,玩著最近風靡全網的小遊戲——羊了個羊。

隨口道:“爸,你能換個食堂大廚嗎?做的飯菜一點都不好吃,我根本冇胃口。”

冇人應,紀星辰也冇在意,注意力全部都在小遊戲的頁麵上。

幾秒鐘後,她“啪”地一下扔了手機:“什麼破遊戲啊!”

第二關怎麼那麼難!

紀星辰無語的坐起身:“爸,你……”

話音在看到男人的一刹那戛然而止。

陸硯北嗤笑一聲:“這一早上冇見,怎麼就叫上爸了。”

紀星辰白了他一眼:“少占便宜,你來乾什麼。”

陸硯北將食盒放在桌子上,“給夫人送飯。”

紀星辰:“?”

陸硯北薄唇輕勾,繼續:“我這個老公做的還合格嗎。”

紀星辰睨了他一眼,似笑非笑的說:“咱們結婚都兩年了,你現在才送飯,是不是送的有點太晚了?”

言外之意:早乾嘛去了?要離婚了來搞這套。

陸硯北打開食盒,舉止從容,不慌不忙。

將裡麵的菜品一樣一樣端出來,擺在紀星辰眼前。

原本紀星辰冇打算吃的,畢竟吃人嘴短拿人手軟。

保不準這狗男人回頭跟她提這茬。

可當看到那滿滿一大桌都是她愛吃的菜後,早就突破了自我心理防線。

她嚥了咽口水:“這些都是你做的?”

“嗯。”

“你怎麼帶了這麼多,我一個人吃不完。”紀星辰一邊說一邊動起筷子。

免費的午餐,不吃白不吃啊。

她這些天被公司裡的夥食弄的每天吃的比貓還少,現在看到陸硯北拎過來的飯菜,口水都快饞出來了。

陸硯北坐在她身側,淡淡道:“誰說讓你一個人吃了。”

紀星辰抬眸,眼裡充滿疑惑。

陸硯北慢條斯理的從她手上拿過筷子:“我中午也冇吃。”

“……”

紀星辰愣了好大一會兒。

眼神古怪的盯著他:“陸大少爺,您做好了不吃,非要過來跟我一起吃我也不說什麼了,請問你是就帶了一雙筷子嗎?你多帶一副碗筷是會死嗎?”

最重要的是,你把筷子拿走了,請問我拿什麼吃?

陸硯北從容不迫地夾起一塊剔了刺的魚遞到她嘴邊:“忘了。”

紀星辰眼皮子狠狠跳了跳,望著那塊送到嘴邊的魚肉半晌都冇張得了口。

陸硯北:“張嘴。”

紀星辰用那雙上挑的狐狸眼怪異的睨他一眼,魚肉的香味就在鼻尖,受不住美食的誘惑,她慢吞吞的張開了嘴巴。

陸硯北動作輕柔的把魚肉塞進去。

紀星辰細嚼慢嚥的吃下去。

隨後就一發不可收拾。

陸硯北直接擔當起了投喂的飼養員,紀星辰像是他的寵物。

“不吃了。”紀星辰摸了摸圓滾滾的肚子,癱倒在沙發上。

陸硯北:“吃飽了?”

“嗯。”何止是飽,她都有點撐了。

紀如鬆望著屋內那一幕,臉上露出欣慰的笑容,他已經站在這裡很久了。

當初他一眼挑中陸家那孩子,就知道當初自己冇看錯人。

星辰日後有他照拂,想必,往後的日子能夠和現在一樣風調雨順。

紀如鬆悄悄的轉身,冇讓兩人發現自己。

辦公室裡,紀星辰吃飽喝足就開始耍賴不認人了。

柳眉一挑:“你為什麼能夠隨意出入我們紀氏。”

陸硯北:“我是紀氏董事長的女婿,能隨意進出很奇怪嗎。”

紀星辰撇撇嘴冇說話。

雖然兩人這婚姻現在要離不離的,但隻要一日冇真正離掉,那陸硯北就一日是紀如鬆的女婿,紀星辰名義上的老公。

連紀星辰都冇發現,她從一開始迫切的想要離婚,到現在已經習慣目前這種狀態了。

陸硯北走後,紀星辰又投入工作中,她不懂的實在太多了。

很多東西都要去找Ti

a瞭解。

晚上快下班的時候,Ti

a交給紀星辰一份檔案:“這是和盛創公司的合同,我下午要和紀總出差,你幫我去和盛創交接吧。”

紀星辰結果合同,蹙眉問:“和盛創的合作不是一直你和紀染跟進的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