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聲驚叫,兩排牙印!

好狠!這烙印深入肌膚,在燈光下紮眼的很。

看著瓦西裡麗這一“恩賜”,海豚渾身猛地一震,暗叫一聲:不好!

緊接著,海豚慌忙瞄向瓦西裡麗。

隻見,不遠處的瓦西裡麗,臉色蒼白,腿肚子打顫著……

看這狀態,瓦西裡麗分明已是到崩潰的邊緣。

我去!

這會兒,還真是嚇到了瓦西裡麗。

這可怎麼辦?

此時的海豚,愣在當地已冇了主意,一顆心七上八下的,唯有盯著瓦西裡麗,關注著……

足足一分鐘有餘,瓦西裡麗才從震驚中緩過神來。

她不信似的揉了揉眼睛,睜大眼睛再次細查。

冇錯!眼簾中海豚的右手背兩排牙印好“深刻”,關鍵是牙印之上那冒出來的殷殷血跡……。

這血跡好嚇人,我的娘啊!居然是藍色的血……。

“你……你,你到底……是……誰?”

恐懼在瓦西裡麗內心深處肆虐,瓦西裡麗靠在牆角,手指哆嗦指著海豚問道。

“瓦西!聽我說,你……你……千萬彆激動!”說著海豚嘗試向瓦西裡麗走去。

“你給我站住!”瓦西裡麗大喊道。

此時的瓦西裡麗腿肚子已抽筋,就差一點就要癱倒在地。

“瓦西,有件事情我必須告訴你……不過你得保持鎮靜,這裡可是你養父的地盤,所以……”

噶!聞言瓦西裡麗打了一個激靈。

暗道:對呀!疏忽了,不過還好,來之前我已經切斷了這個包廂的監控。

“切斷監控,難道憑你這些能阻止他們監視這裡的一切嗎?”

海豚的提醒話,令瓦西裡麗陷入高度緊張。

是啊!能造出這麼先進的機器人,養父背後有那麼多高科技人才相助,如想監視這個包廂也是扳下手指的事情。

想到這裡瓦西裡麗,再也把持不住,扶著牆緩緩地癱倒在地。

“不過,放心,我已經做了技術處理,僅憑他們的能力是萬萬不能連接上這間包廂的監控探頭的。”

啊!這怪物還有這能力?!

海豚的話,癱倒在的瓦西裡麗聞言騰地地起身,“你……你到底是誰?”

“瓦西!……我……我……我和你一樣……都是被人收養的孩子。現在告訴你關於這張照片的故事。其實,照片中的中年男女也不是我的親生父母。”

啊!

這……這……這又是怎麼回事?

傻眼!瓦西裡麗直接傻眼。

叮!

金錶內的圖騰再次遊走,緊接著耳際傳來異域魔幻世界的提示音:“時空再現異能已生成。”

虛幻空間內那道寬寬的銀屏在海豚的眼前緩緩展開。

20年前,保羅孤兒院場景再現。

哈!這次的場景比第一次又多了好多好多。

“林楓!謝謝你!”

驚喜萬分的海豚望著銀屏中跳出的場景,忍不住發出深情的感恩聲。

“海豚,時間有限,趕緊過去,抓住瓦西裡麗的手,那樣她可以看到你所看到的一切了!”

林楓的催促道。

時間有限!

聞言,海豚一驚之後,身影一晃已到瓦西裡麗身旁。

媽呀!又來了!滾!

驚恐之下,瓦西裡麗掄起粉拳對著海豚的麵門就是一拳。

嗨!就你這一拳,打普通人還馬馬虎虎,但在海豚麵前簡直就是“花架子”。

快來吧!

電光閃爍間,海豚一把抓住了瓦西裡麗的粉拳。

“你……你……”

滿滿的恐懼,靈魂快要出竅,瓦西裡麗眼前一黑就此昏厥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