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老巴蒂冇問題,有問題的恐怕是那個孩子。”

破釜酒吧內,瑪卡和小天狼星坐在靠近牆邊的一張桌子邊,而赫敏等人則一併圍坐在他們這裡。

或許是赫敏今天那番話的緣故,又或許是大家的實力都確實有了巨大的提升,瑪卡終於不再什麼事都瞞著他們做了。

當然,若是某些與海爾波直接相關、甚至極有可能會遇到那傢夥的情況,瑪卡到底還是不可能隨便就讓他們參與的。

聽得瑪卡在同小天狼星坐下來之後,便又再次提到了老巴蒂,赫敏也不免對此產生了一些好奇。

“什麼冇問題有問題?”她疑惑道,“克勞奇先生做了什麼?”

瑪卡聞言,不由聳了聳肩你道:

“不,克勞奇先生幾乎什麼都冇有做。他隻是帶著一股對兒子的懷念、以及一份從未斷絕的人生抱負,去麻瓜世界收養了兩個孤兒而已。”

在略有些感慨地說了這麼一句話後,他才轉而解釋道:

“剛纔在藏書屋裡你也聽到了,克勞奇先生打算藉著在魔法界撫養麻瓜孩子的事,為將來麻瓜與巫師的共處探一探路……並且,或許順便也可以讓他自己的晚年生活,過得不那麼痛苦。”

到這裡,其實還都是瑪卡先前與老巴蒂聊過的內容。可緊跟著,他卻又朝小天狼星那邊一指,稍顯嚴肅地道:

“原本克勞奇先生在對角巷開了那家藏書屋後……不,準確來說,是當克勞奇先生帶著兩個孩子來到對角巷以後,這裡就連續出現了幾場命案。對此,小天狼星他們為了保證不出現什麼糟糕的流言,所以暫時設法消除了案件的影響……”

“可是,他和盧平也據此猜測,暗中殺人的很有可能就是突然來到對角巷開店鋪的巴蒂·克勞奇。”

赫敏聽他這麼一說,隨即點了點頭,算是對現狀有了一個初步的理解。

原來,今天瑪卡帶她過來對角巷遊玩,實際上也是帶著任務的。而她赫敏、還有羅恩等四人,便成了試探對方時最好的掩護。

這麼想來,她今天要是不提前表明瞭自己那些想法的話,興許這檔子事瑪卡就又會自己去辦了。

如此暗暗思索了一下,赫敏才瞭然道:

“那麼,你剛纔就已經確認了人不是克勞奇先生殺的?”

“對,”瑪卡在又回憶了一番當時的情況,隨即小聲道,“我本來其實也不認為他會犯下命案,畢竟他這輩子所做過的違法的事情著實不多……嗯,除了當年,他禁不住重病妻子的哀求,進阿茲卡班將兒子小巴蒂給替換了出來那件事。”

說到這裡,他微微一頓,跟著便搖了搖頭。

“可是因為某些緣由,我也不能保證他就一定不會性情大變……所以今天這次試探,還是很有必要的。”

“某些緣由?”

一直冇說過話的羅恩,在聽到瑪卡似乎刻意略過了某些事後,終於忍不住重複了一遍。

“嗯。”

見其他人也或是疑惑、或是好奇,瑪卡倒是也冇再隱瞞,點了點頭坦然道:

“他的兒子小巴蒂·克勞奇,是我親手殺死的。”

即使瑪卡再怎麼瞭解人性,也不可能輕而易舉地就看破人心。因為兒子的死,老巴蒂究竟是否會懷恨在心,他也猜不到。

因為他明白,小巴蒂的死就相當於是埋在老巴蒂心裡的一顆種子,而那顆種子是會發芽還是腐爛,誰都無從知曉。

也許某一天,老巴蒂突然就把喪子之痛全都算到了他瑪卡·麥克萊恩的頭上,那麼,對方就很有可能會主動去幫海爾波做事了。

但是,在赫敏等人驚訝的表情中,瑪卡很快便道:

“還好,我想老巴蒂並冇有殺人,因為……我大概已經猜到真正的凶手是誰了。”

赫敏一聽,頓時皺了皺眉頭,可隨後卻似是無法接受自己的猜想一般,輕輕搖頭拋開了心中的頭號人選。

“是……是當時在藏書屋裡的某個客人嗎?”她有些猶豫地道。

反倒是旁邊的納威在略微一怔後,下意識地問道:

“是那個小姑娘?哦,不……不會吧?”

納威這近乎脫口而出的話語,其實也正是赫敏在第一時間想到的答案。畢竟當時瑪卡在藏書屋裡接觸過最多的人,似乎也就是老巴蒂和那小女孩兒了。

然則,一個才那麼點大的孩子會殺害他人……這種事情想想都令人感到不寒而栗。

在納威問出口後,赫敏也不由得盯住了瑪卡的腦袋,像是生怕他點頭同意納威的這個可怕猜測。

而當瑪卡隨之又搖了下頭後,她也不自覺地鬆了口氣。

“果然……不是啊!”

“嗯,不是她,”瑪卡說著,卻又歎了口氣,“不過,到底還是和她有關。還記得嗎?我提起過的,老巴蒂一共收養了兩個麻瓜孤兒——女孩兒我們見過了,可彆忘了,還有一個男孩子呢!”

“可是,我們雖然冇見過男孩兒,卻也不代表他——”赫敏說到一半,登時忍不住道,“瑪卡,你是不是在那小姑娘身上發現了什麼?”

可以看得出來,赫敏心中的善良,致使她連那未曾謀麵的男孩兒也不願懷疑。但是以她對瑪卡的瞭解,卻又明白對方說話從來都不會無的放矢。

這麼一想,結論好像也就顯而易見了。

果不其然,就見瑪卡臉上浮現出了一抹複雜的笑容。

“你猜得冇錯,”他端起手邊的杯子,喝了口果汁,潤了潤因為說太多話而有些乾燥的喉嚨,“那孩子的身上……殘留著黑魔法的痕跡,而老巴蒂似乎還毫不知情。”

“那……那他豈不是很危險?”羅恩當即道。

這一次,瑪卡還冇有回答,赫敏就先一步對羅恩說道:

“不,恰恰相反,或許他纔是如今對角巷中最安全的那一個!”

“啊?”

羅恩聽到後,不禁納悶了起來。

“不好理解嗎?”赫敏道,“第一,剛纔瑪卡已經說了,近期對角巷發生了好幾場命案,可凶手要真是一個孩子的話,他會殺自己身邊的人嗎?不,就算那個男孩兒足夠聰明,知道那麼做反而可以讓人避免懷疑。但是冇了老巴蒂,他一個孩子反而會更不方便行動!”

正說著,她略略一停,而後才繼續道:

“第二,一個孩子會殺人,這件事本身就已經足夠可疑了,我覺得他背後很可能還有其他人。而要是那個人對魔法界很熟悉,就必然會留下克勞奇先生——他的兒子當初就是食死徒,那他自己,又會不會也不是什麼好人呢?”

“你的意思是,一旦殺人的事情有所暴露,他們就會拿老巴蒂當替死鬼?”

當羅恩又是一陣愕然之際,瑪卡也跟著點了下頭。

“這個想法很有道理,”他說,“我確實想到了那個男孩兒也許是受人控製的,卻還冇有想到他們可能會拿老巴蒂當擋箭牌這一步。”

在得到了瑪卡讚賞的目光後,赫敏顯然更有自信了,就聽她遂即再接著道:

“還有第三點——我們都知道,克勞奇先生已經收養那兩個孩子有一段時日了。要是那孩子想下手的話,恐怕克勞奇先生早就已經死了,不是嗎?”

雖然赫敏表麵上是在為羅恩解答疑惑,可她也相當於是藉著這個機會,將自己的一些推測給說了出來。

說實話,不愧是才思敏捷的赫敏,有些細節就連瑪卡都還冇有考慮到。而站在聽過了她的一番分析之後,包括瑪卡和小天狼星在內,所有人都稍稍沉默了片刻。

歸根到底,就算赫敏說得再怎麼像模像樣,這些也都還隻是一種推斷罷了。事實究竟如何,接下來情況又會怎樣發展,必然還需要更進一步的探查。

不多久後,小天狼星忽然間開口了。

“瑪卡,”他回想著剛纔瑪卡與赫敏說過的話,驀地問道,“剛纔你說,你在老巴蒂收養的那個小姑娘身上發現了‘黑魔法的痕跡’?那你看出來具體是什麼黑魔法嗎?”

若是能知道那黑魔法的底細的話,不僅會給他們事後再去調查提供安全上的保障,或許還能夠順勢瞭解到更多有關那個男孩兒……乃至其身後那個人的秘密。

隻可惜,瑪卡冇怎麼遲疑就隨意擺了擺手道:

“不清楚,她身上殘留的痕跡相當稀少,大概已經過去了好幾個小時……說真的,當時能發現這一點就已經算是運氣了!”

小天狼星聽罷,頗為遺憾地複又低頭琢磨起了其他方麵的疑點。

於是,等又過了一小會兒,他估計是知道自己不可能琢磨得出更多的資訊了,所以就乾脆利落地站起了身來。

“瑪卡,冇什麼要說的了吧?”他道,“那我就先走一步了——待會兒我還得去和頓格換班監視藏書屋,讓他能過來吃點東西填飽肚子。”

瑪卡先是看了赫敏一眼,看她貌似也冇有想說的話了,之後才衝著小天狼星頷首道:

“行,你去吧!我和大家在這裡用過晚餐,然後就會回霍格沃茲了。你們要是有什麼新發現的話,隨時通知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