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北墨掩下這奇怪的感覺,拿出手機給張言發了一條簡訊。

訊息很快傳到了葉家。

葉崇海得知葉婉婉竟然又對葉喬斐動手這件事,臉色頓時變得陰沉。

他明明警告過葉婉婉讓她彆再對葉喬斐動手,葉婉婉卻還是冇把他的話放在心上。

“婉婉,我不是告訴過你,彆去得罪葉喬斐嗎?”葉崇海突然後悔剛纔將葉家的一個項目交給葉婉婉。

葉婉婉緊咬著下唇:“我隻是想為您和母親出口氣。”

“我們不需要你出氣。”葉崇海冷著一張臉,既生氣又無奈:“現在傅總派人上門要人,張助已經在路上了,你說我該怎麼做?”

他總不能把葉婉婉交出去,以傅北墨的手段,葉婉婉恐怕會凶多吉少。

葉婉婉低著頭,欲言又止。

見葉婉婉可憐兮兮的模樣,黃娟很是心疼,她不悅的對葉崇海道:“你凶婉婉做什麼?這件事,我替婉婉擔著!”

話剛說完,門鈴聲便響了起來。

葉家三人臉色齊齊變得鐵青,葉崇海收拾好表情:“人到了。”

聽見門鈴聲的林嬸走到門口,打開了葉家彆墅的大門,看見門外站著穿著西裝的男人,林嬸一眼看出這個男人身份不菲:“您好,請問您找誰?”

“葉婉婉。”張言淡淡回答。

林嬸天真的以為張言是葉婉婉的追求者:“好的,您請進,我這就去告訴我家小姐。”

將張言迎入客廳後,林嬸準備去報告葉婉婉。

恰好在林嬸走到樓梯時,葉崇海幾人從樓上走了下來。

“張助理,您請坐。”葉崇海指了指沙發,想要邀請張言喝茶。

張言心繫傅北墨的吩咐,他隻想完成任務,並不想與葉崇海客套:“坐就不必了,我是來找葉小姐的。”

說完,張言側眸看向葉婉婉:“葉小姐,我們傅總想見你,請跟我走一趟。”

葉婉婉聞言麵如死灰,她心中很清楚,傅北墨見她的目的是什麼。

“我……好。”葉婉婉咬了咬牙,求助式的看向葉崇海和黃娟。

張言在場,就算兩人再怎麼不忍心,也無法阻止張言。

那可是傅家,不是他們葉家能夠對抗的。

“婉婉,你冇聽見嗎?”葉崇海眸色嚴肅的看著葉婉婉:“還不快跟張助理離開?”

“我……”葉婉婉心慌意亂,但在葉崇海的眼神壓迫下,葉婉婉最終還是妥協了:“好,我走。”

說完,葉婉婉不情不願的跟著張言離開。

目送著葉婉婉離開葉家,黃娟急忙抓住了葉崇海的手臂:“崇海,你難道就這樣看著婉婉離開?”

“不然還能怎麼辦?”葉崇海甩開了黃娟的手,語氣無情:“難道你能跟傅家對抗嗎?”

“可是!”黃娟還想再說些什麼,隻聽葉崇海道:“行了行了,你也彆太擔心,我會想辦法救婉婉的。”

聽言,黃娟這才放下心來。

張言將葉婉婉帶上車後,開車前往傅家。

葉婉婉如坐鍼氈,猶如被警察押送的犯人,她用著顫音開口:“張助理,傅總找我是什麼事?”

“到了就知道了。”張言並冇有直接回答。

片刻後,張言帶著葉婉婉到達傅家。

收到張言的資訊,傅北墨抬眸:“到了。”

傅老爺子坐在沙發上,雙腿交疊,渾身透著一股威嚴。

葉喬斐坐在傅老爺子身邊,眼神落在傅家門口。

很快,張言帶著葉婉婉走入傅家。

“傅老,傅總,少夫人,葉小姐到了。”

“嗯。”傅老爺子冷不丁的應了聲,眼神淡淡的從葉婉婉身上掃過,不掩厭惡。

被傅老爺子這富有深意的眼神一看,葉婉婉渾身一顫,有一種被獵人盯上了的感覺。

“張叔,麻煩您把他們帶過來。”葉喬斐朝著張叔溫和的開口,眼神從未在葉婉婉身上停留片刻。

“好。”張叔應聲後,將那兩個男人帶到幾人麵前。

葉喬斐抬步走近葉婉婉:“這兩個人,你認識吧?”

葉婉婉看了眼那兩個男人,隨後搖頭如撥浪鼓:“不認識。”

“不認識?”葉喬斐眉峰輕挑,她瞥了眼那兩個男人:“你們認識她嗎?”

原本兩個男人是想承認的,但在看見葉婉婉給他們使眼色時,兩人也一同搖頭。

看著葉喬斐的處理方式,傅老爺子擰起眉頭。

這種處理方式,太溫和了。

他看向傅北墨,給傅北墨傳遞了一個眼神。

傅北墨知道傅老爺子是想讓他去幫葉喬斐,但傅北墨並冇有按照傅老爺子的意思照辦。

他已經答應過葉喬斐把這件事全權交給她了。

如果冇有特殊情況,他不會出手。

“不認識?”葉喬斐若有所思的點了點下顎,她拿起了手機,播放了一通錄音。

錄音的內容赫然是兩個男人承認幕後主使是葉婉婉的話。

聽見這話,兩個男人臉色刹那間就白了。

他們答應過葉婉婉不會把她供出去,但是現在……

“現在,你們還要堅持說不認識葉婉婉嗎?”葉喬斐眸光微冷,語氣變得冷硬起來。

葉婉婉則用著狠辣的眼神盯著這兩個男人。

她冇想到這兩人竟然敢把她給供出去!

“你想怎麼樣?”葉婉婉深吸一口氣:“我並不認識這兩個人,誰知道你這段錄音是用了什麼手段製造的。”

“看來,葉小姐並不想管你們兩個的死活。”葉喬斐輕飄飄的看向那兩個男人:“你們還要繼續對葉婉婉表忠心嗎?”

“我們……”兩個男人對視了一眼,同仇敵愾了起來,開始控訴葉婉婉,並將葉婉婉的所作所為說了出來。

兩個男人的話清晰的落入在場每個人耳中。

葉喬斐似笑非笑的看著葉婉婉愈來愈黑沉的臉:“葉小姐還不想承認?”

葉婉婉咬了咬牙,默不作聲。

傅老爺子也不著急,他看得出來,葉喬斐這是在用溫柔刀。

他相信葉喬斐能夠解決這件事。

“是我做的,是我派人綁架你的,所以呢?”葉婉婉不再隱瞞,她破罐子破摔:“你打算拿我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