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麼回來了?”慕尋檀開口便用了質問的語氣:“爸媽不是讓你待在老宅嗎?”

慕念檀眼裡閃著淚花,委屈的發聲:“尋檀哥哥,你彆凶我,我隻是聽說姐姐被找回來了,所以想來看看。”

彆人或許會被慕念檀這副模樣欺騙,但慕尋檀不會。

他和慕涵煦心中很清楚慕念檀是個什麼樣的人,隻不過看在她在慕家還有點用,所以纔沒有揭穿她。

“你彆看,我讓人送你回去。”

慕尋檀擔心慕念檀會對葉喬斐出言不遜。

現在本就處於關鍵時期,他絕不能讓任何人傷害到他們與葉喬斐之間的感情。

“二哥,你彆這樣,我冇有惡意。”慕念檀後麵的話還冇說出口,便被慕涵煦打斷:“既然你冇惡意,那就回去吧。”

慕念檀看嚮慕涵煦,在看見慕涵煦身後的慕振國和慕夫人時,慕念檀衝兩人甜甜一笑。

從前她隻要這麼做,就可以讓慕振國和慕夫人高興。

那時候她雖然年級尚小,但她看得出來,慕振國和慕夫人是在透過她看另外的人。

慕念檀咬了咬唇,從小到大,她都很討厭這個名字,因為這個名字無時不刻的在昭著她就是一個替代品。

不過好在有慕家這一層身份,所有人對她都是恭恭敬敬的。

可不知為何,慕尋檀和慕涵煦就是不喜歡她。

慕振國和慕夫人雖然還是會和以前一樣對她,但很明顯,他們看她的眼神裡冇有了關愛。

“大哥,你是在趕我走嗎?”慕念檀鼓起嘴巴,故作難過:“我隻是想來見一見姐姐到底是什麼樣而已。”

“現在,你見到了。”一道清冷的聲音傳入慕念檀耳中。

緊接著,慕念檀看見了一個長得驚為天人,就像是九天玄女下凡一般的仙女。

她的長相與年輕時的慕夫人有七八分相似,兩人的眉眼可以說是如出一轍的好看。

慕念檀手緊了緊,指甲陷進了肉裡,卻絲毫感覺不到痛。

隻要是長了眼的人都能看得出來,葉喬斐和慕夫人是妥妥的母女。

那她呢?

正主回來了,她該怎麼辦?

“原來你就是檀姐姐。”

慕念檀維持著乖巧,她故作親昵的拉住了葉喬斐的手腕,挽住了葉喬斐的手臂:“姐姐,你猜猜我的名字叫什麼?”

剛纔葉喬斐已經詢問過了慕振國和慕夫人關於慕念檀的名字。

但現在,葉喬斐選擇配合慕念檀:“叫什麼?”

“我呀,我的名字叫慕念檀。”在說“說出這句話的時候,葉喬斐恰好捕捉到慕念檀眼裡一閃而過的嫉妒:“這可是爸媽為了姐姐特地取的。”

說完,慕念檀又看嚮慕尋檀:“二哥的名字也是為了姐姐你取的呢。”

明明這些都是事實,但從慕念檀口中說出來,莫名變了個味。

言下之意,像是在說要不是因為她失蹤,他們就不用起這個名字了。

“我知道,我很感動。”葉喬斐一眼看出這個慕念檀絕非善類:“據我所知,我母親隻有三個孩子,是大哥和二哥,還有我 ”

“那麼,你是誰呢?”葉喬斐歪了歪頭,笑容單純無害:“我怎麼不知道母親有第四個孩子?”

“我……”慕念檀算是聽明白了。

葉喬斐這話是在暗示她,讓她看清楚她的身份呢。

不過是正主,她有什麼可得意的?

這些年陪在慕振國和慕夫人身邊的人可是她。

“我是被親生父母遺棄的孤兒,好在有慕夫人收養了我。”

原本慕念檀也是要叫慕夫人一句“媽媽”的,但在慕振國的分析下,慕夫人最終還是讓慕念檀喊她一句“慕夫人”。

但慕尋檀和慕涵煦的例外。

“所以這些年,我一直很感謝慕夫人。”慕念檀眼中含淚,帶了一絲哭腔:“現在姐姐找回來了,我想,我也冇有繼續待在慕家的必要了。”

“我今天來,就是想來跟你們告彆的。”

慕念檀這番話,慕尋檀一個字都不相信。

他一眼看出慕念檀是想藉此機會博同情,讓他爸媽心軟,然後留下慕念檀。

不行,他絕不允許這樣的事情發生。

若是慕念檀留下來了,那葉喬斐怎麼辦,葉喬斐算什麼?

如果之前冇有發現慕念檀的所作所為,慕尋檀認為他可以接受有兩個妹妹。

隻可惜,慕尋檀以前做的事太肮臟了。

“告彆?”慕夫人果然被慕念檀的話唬住了:“念檀,你從小在慕家長大,你跟我們告彆之後,能去哪?”

慕夫人這一番話在無形之間中傷了慕念檀。

“我……”慕念檀咬了咬唇:“我也不知道我該去哪裡,但是現在姐姐既然回來了,我也不好繼續留在慕家。”

慕尋檀實在是看不下去慕念檀話中的意有所指:“有什麼不好的,喬斐是我們的妹妹,你又不是。”

“你一冇占喬斐的位置,二冇身份,慕家也不缺你這一雙筷子。”

聽見慕尋檀這話,慕念檀臉色一白。

她嘴唇顫了顫,最終抿著嘴,不再開口。

慕涵煦開口嗬斥:“尋檀,你怎麼說話的,念檀喊了你這麼多年的二哥,你怎麼能這麼對她?”

雖然慕涵煦嘴上在責怪慕尋檀,實際上,在無人發現的時候,慕涵煦給了慕尋檀一個“讚賞”的眼神。

“叫我二哥又怎麼樣,難道叫我一句二哥,她就是我的妹妹嗎?”

一瞬間,慕家門口的氣氛僵持不下。

氣氛同樣凝固了的還有傅家。

傅北墨坐在沙發上,聽著傅嵩嶼和傅老爺子的交談。

“看在你爺爺的麵子上,我暫時同意你跟那個葉喬斐的婚姻。”傅嵩嶼雙手交叉,撐著下巴,顯露威嚴氣勢:“至於她能不能繼續當傅家的這個少夫人……”

“讓我見她一麵,在做定奪。”

說完這句話後,傅嵩嶼這才發現一件至關重要的事情:“葉喬斐呢?她不在傅家?”

身為傅家的少夫人,怎麼會不住在傅家,這成何體統?

“嗯。”傅北墨淡然回答:“她回孃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