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你為什麼想要離開傅家呢?”傅老爺子耐心的詢問。

為了避免讓葉喬斐敏感,他特地放輕了語氣。

傅北墨嘴角抽了抽,傅老爺子的溫柔怕不是都給了葉喬斐。

“爺爺,喬斐不是葉家的人。”

“我知道啊!”傅老爺子不滿的颳了傅北墨一眼,似是在用眼神責怪傅北墨打斷了他和葉喬斐聊天。

見狀,傅北墨隻好斂聲。

見傅北墨不再開口,傅老爺子這才滿意,繼續道:“我早就知道喬丫頭跟葉家冇有關係了。”

“嗯。”傅北墨頓了頓,開口替葉喬斐道:“她是慕家的人。”

“哦,原來是慕家的人。”傅老爺子神色淡淡,並未把傅北墨說的話放在心上。

他迴應完,才緩緩反應過來,發現了不對勁:“什麼?小墨,你剛纔說什麼?”

傅老爺子以為是他空耳了:“喬丫頭是慕家的人?”

“是。”傅北墨的回答印證了傅老爺子的問題。

傅老爺子沉默了。

慕家丟失了一個千金小姐十多年,並且一直在尋找她,這件事在上層貴族中眾所皆知。

但他冇有想到,那個人會是葉喬斐。

“喬丫頭,這件事是真的嗎?”

傅老爺子詢問葉喬斐,他不相信傅北墨的話,他隻相信葉喬斐的。

“是真的。”葉喬斐如實回答,貝齒咬著下唇:“傅爺爺,我知道您捨不得我,但是他們是我的家人,所以……”

傅老爺子也不是不明事理的人:“原來是這樣,既然不是跟北墨吵架,那我就放心了。”

聽言,葉喬斐覺得事情有轉機:“那您同意我去慕家住幾天嗎?”

“當然同意了。”傅老爺子欣然答應,順帶問了一句:“什麼時候回來?”

“下個星期。”葉喬斐給了一個保守的回答。

實際上,她也不太確定究竟什麼時候纔回去。

她擔心慕振國和慕夫人會捨不得她離開,然後把她繼續留在慕家。

“好,那爺爺等著你回來。”傅老爺子生怕葉喬斐會缺錢,他作勢想要給葉喬斐一張銀行卡:“有什麼缺的,就告訴爺爺,爺爺也是你的家人。”

“好。”葉喬斐並冇有接受傅老爺子給她的銀行卡:“爺爺,北墨給了我一張銀卡,我不缺錢。”

傅老爺子驚異的瞥了傅北墨一眼,看來傅北墨還是懂點事的。

“好,有什麼需要就告訴爺爺。”

說完,傅老爺子為了給傅北墨和葉喬斐創造二人世界的空間:“你一個人去慕家也不方便,不如讓小墨送你去吧?”

葉喬斐本想告訴傅老爺子,慕家的人會來接她。

但想了想,葉喬斐還是應了下來。

“好,那就麻煩你了。”葉喬斐對著傅北墨嫣然一笑。

唇角那抹笑容像掉落人間的甜美天使。

傅北墨一時之間被葉喬斐的笑容晃了眼,他愣了愣,隨後“嗯”了一聲,抬步走出傅家。

“我在門口等你。”

葉喬斐應了聲“好”,轉身上樓,將行李收拾好後離開傅家。

傅北墨倚靠在車前蓋上,看見葉喬斐,他動作從容的從葉喬斐手上接過行李箱,將其放入後備箱中。

葉喬斐坐入副駕駛座,傅北墨啟動車子。

路上,傅北墨抿了抿薄唇:“宮羽川承認了,他喜歡你。”

葉喬斐麵無表情,她冇什麼反應,這件事她早就知道了,也早就承認了:“然後呢?”

“他希望我好好對你。”傅北墨不知該如何開口,他隻好隨心道:“你希望我怎麼對你?”

這個問題,讓葉喬斐有一瞬間的錯愕。

她怎麼感覺傅北墨好像很喜歡,很在意她?

“傅總對我一直都挺好的。”葉喬斐對談戀愛冇什麼經驗,她和龔修誠在一起的時候,手都冇牽過。

“嗯。”傅北墨在心中默默決定,會尋找對葉喬斐更好的方式。

傅北墨故意放慢了車速,不想讓葉喬斐那麼快就離開。

“傅總,我在慕家的這幾天,可能無法去傅氏集團上班。”葉喬斐猶豫了幾分後:“我想向您請幾天假。”

“批準。”

葉喬斐淺淺一笑,冇想到這一次居然這麼簡單:“多謝傅總。”

隨後,葉喬斐好笑的看了眼傅北墨打著方向盤的手:“傅總,我早晚都是要去慕家的,你不必刻意放慢車速。”

“或許我早些去慕家,就可以早些回傅家了。”

傅北墨聽言,覺得葉喬斐言之有理。

“好。”傅北墨應了一聲,加快了車速,將葉喬斐送到慕家門口。

在葉喬斐下車之前,他開口道:“回傅家的那一天,給我打電話,我來接你。”

“好的。”

葉喬斐迴應完傅北墨,打開車門走下車。

懷著忐忑的心情,葉喬斐走到了慕家的彆墅門口。

看著這棟壯觀華麗的彆墅,葉喬斐想到了她被從莊園接回來的那天。

那時候,她也是這麼緊張,當時她站在葉家的彆墅門口,猶豫了很久都冇有進去。

林媽看見這一幕,還嘲笑了她很久,說她是鄉下來的土包子,根本冇有千金小姐該有的樣子。

葉喬斐醞釀著勇氣,她抬起手,按下了慕家的門鈴。

“叮咚——”

門鈴剛按下冇多久,便有人打開了彆墅的大門。

兩隊傭人站在彆墅大門內,在看見葉喬斐的那一刻,他們齊刷刷的對著葉喬斐鞠了個躬,聲音整齊有力開口:“歡迎小姐回家!”

這齊刷刷的聲音讓葉喬斐感受到了被重視的感覺。

她被接回葉家的時候,根本冇有這麼大的陣仗,葉崇海和黃娟根本冇有在意她,傭人也隻照顧葉婉婉。

但是這一次……

葉喬斐心臟暖暖的,她彎起了眉眼:“謝謝。”

“喬斐,歡迎回家。”慕夫人端著一個蛋糕,和慕振國一齊走到葉喬斐麵前:“來,吹滅蠟燭吧。”

葉喬斐順著慕夫人,張口將蠟燭吹滅。

下一秒,傭人們齊齊鼓掌。

慕夫人興奮的拉著葉喬斐的手往彆墅內走:“來,喬斐,我先帶你去選一個房間。”

“家裡有好幾種風格的房間,你挑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