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此,烈火幫歸順於楊缺他們天狐幫。

接下來,方圓百裡之內,唯一值得楊缺他們重視的便隻有飛鷹幫,但要對付飛鷹幫,楊缺必須要先去確認一下,此間是否還有如同飛鷹幫幫主一般,可以無視此方天地規則限製的強者。

如果,還有這樣的存在,那麼對付飛鷹幫便需要另行計較,若冇有這樣的存在,那麼他便可以回頭來對付飛鷹幫。

另外值得他重視的,還有那蒼門。

從烈火幫和忍門的態度,可以看出,蒼門當下應當不僅讓這兩個幫派在打探他的訊息,附近的幫派應該都得到了蒼門的任務。

讓此間幫派尋找他的下落,再對付他?

蒼門?

不論是楊莊,還是楊花,他會讓他們付出代價的。

但,在這之前,他會用儘一切辦法,讓自身修為提升起來。

自從他的壽元恢複,現如今他已然動用了30年壽元與封妖錄作為交換,剩下70年,與飛鷹幫幫主一戰,便會耗掉大半。

故而,在接下來所剩餘的70年壽元,若無必要,他不會再去動用。

心中有所計較後,楊缺開始清點從烈火幫和忍門所得到的收穫,烈火幫據點留下的資源並不多。

三十枚蘊含天地菁氣的異果,一本名為《明夷天火》的火道功法,一尊三足兩耳的木鼎,以及一本《煉藥術》。

至於忍門,則相對要少一些,20枚蘊含天地菁氣的異果,一枚金屬碎片。

清點著這些戰利品中,楊缺從烈火幫和忍門的人口中得知,他們大部分的收穫都送給了飛鷹幫。

“如此的話,這飛鷹幫我是一定要拿下啊!”

體內奇穴竅穴之封如今所衝擊開的隻有158枚,剩餘的2842枚,所需要的元氣並非一個小數目。

這便需要他瘋狂的去搜刮蘊含天地靈氣的異果。

如此之下,他才能在最短的時間內,衝擊開3000枚奇穴竅穴之封,才能突破進入鍛身境。

在楊缺清點戰利品中,其丹田內銅鏡,卻是突然一震,下一刻,戰利品中的金屬碎片直接消失在了他的手中。

這突生的變故讓楊缺一愣,隨即他的心神沉入丹田內。

進入丹田後,楊缺便見到那金屬碎片竟然融為了液體,冇入了銅鏡之中。

看著銅鏡吸收了金屬碎片,楊缺的心神竟然再度有了割裂的跡象,下一刻,他再度進入了一片琉璃世界中。

進入琉璃世界後,一幅畫卷浮現在了他的眼前。

畫卷中,一身白衣,滿頭白髮,形容枯槁的老人,身上繚繞黑氣,盤坐於一座銅殿內,不時有閃電自虛空劈落,落在他的身上,濺起片片火花。

老人身上凝聚蒼古之意,給人感覺,其宛若出生於混沌之初,時間長河的起點。

楊缺盯著老人看之時,老人睜開了雙眼,曆時楊缺的眼神如被磁鐵吸引,再也難以從老人的視線中移開。

眼神相對之下,楊缺霎時間,看到了一副慘烈的畫麵。

一片遼闊的大地間,他被一本如同山嶽般的書冊鎮壓,身軀千瘡百孔,生機斷絕,畫麵變換,他沉睡於一座墳塋之下。

一個形容的模糊的少女,守於墳塋之旁,由少年,化作老人。

日日垂淚。

看著這畫麵,楊缺不由落下了眼淚。

“這是未來將要發生在我身上的事嗎?”

不知為何,他在看著這幅畫卷之時,其心中出現了這樣的念頭。

而就在他心中出現這樣的念頭的時候,一道聲音直接出現在了他心海之中:“宿命已定!若想改命,唯有逆天,小心,你體內的封妖錄!”

這句話出現在其心海的瞬間,一聲巨大的雷音炸響,下一刻,楊缺的心神退出了琉璃世界。

“那墳塋所在,似乎是西漠!那巨大的書冊,毫無意外便是封妖錄!那是噬主嗎?”

出現在意識中的畫麵,極為的真實,那一刻,楊缺感覺如跨越了時間長河,出現在了未來的某一個時間段。

“那老人又是何人?銅殿又是何處?”

楊缺腦中念頭起伏。

他有種直覺,用不了多久,他便會去往那處銅殿,見到那白髮老人。

“也許,到時我所看到的一切,便能夠得到解答!”

多思無果,楊缺最終斂了斂心神,將腦海中的種種念頭壓了下去。

“不論將來如何,要想改變那註定的宿命,唯有實力變得更加強大!封妖錄,這是一個定時炸彈,若無必要,還是不要動用他!”

雖然之前,通過封妖錄所說的代價交換,楊缺有了不去過多依賴封妖錄的想法,但,那隻是不想因太過依賴封妖錄,而導致對於自身實力的忽視。

如今卻是不同,那封妖錄噬主的畫麵,如一根針紮入他的心中。

他要是再去頻繁動用封妖錄,那與其牽扯的更多,那封妖錄噬主的畫麵,必然會化作真實。

“胡幫主,這是我們收穫的一枚空間戒指,此物便送於您,您可以把這些戰利品收入空間戒指內!”

就在楊缺回過神之時,黃雲天來到了楊缺麵前,遞給了楊缺一枚空間戒指。

對於黃雲天楊缺並未客氣,接過空間戒指後,楊缺將異果分出了十枚,《明夷天火》火道功法送給了黃雲天和王石二人。

眼見楊缺將《明夷天火》和十枚異果遞給他們。

二人略作拒絕,最終還是收了下來。

“跟著我,我不會虧待你們的!”楊缺笑看著黃雲天和王石。

其話語周圍的人也都聽在耳中。

“至於你們,也一樣,隻要表現好,接下來,我們隻要有收穫,我便會分給大家!”

此地成立幫派者無數,可是,根本冇有像楊缺這般做的,都隻要有所收穫,便儘數收入囊中。

可,楊缺卻是願意把收穫分給身邊的人。

這讓烈火幫忍門以及天狐幫眾人,再看向楊缺,眼中浮現出了一抹火熱。

“對了,之前聽你們的意思,你們確定楊缺便在烈火幫內,而且,還一語斷定,我便是那楊缺,你們可是有什麼法子?”

安撫了眾人後,楊缺看著烈火幫和忍門的人,問道。

在他的詢問下,立刻有人站出來做出了回答。

“千鳥之術?命師的卜卦?”

聽完後,楊缺深吸了一口氣。

“看來,我得加緊步伐了!走,我們去百裡外看看,然後,再回來割了那飛鷹幫幫主的腦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