蔑視的看著被百丈長的螳螂鐮刀狀的捕捉足釘在地上的楊缺,螳螂妖物吐出了一句嘲諷的言語後,便欲催動百丈螳螂撕裂楊缺。

就在這時,一股危機出現在了他的心頭,他毫不猶豫的閃身便欲離開原地。

可,一道冰冷的聲音在他的頭頂之上炸響:“死?就你也能殺死我?癡心妄想!”

伴隨著這道冰冷的聲音,一股淩厲的氣機出現在其頭頂上方。

抬頭看去,就見那本該被百丈螳螂釘在地上的楊缺卻是完好無損的出現在他的頭頂,一腳在前一腳在後,以一個極為恐怖的速度向著他的頭頂落下。

因其速度快若閃電,故而,其墜落中,身周激盪出一圈圈圓形的乳白色漣漪,且有風雷聲炸響。

在楊缺的速度中,螳螂妖物感受到了一股心悸的破壞之力。

此時想要躲避,根本無法做到,他隻能祭出防禦手段。

身軀宛若塗上了一層綠漆,於瞬息之間,化作了碧玉之色。

在其身軀化作碧玉之色的同時,其身周出現了四副長達數十丈,寬有四五尺的符文,符文之間一股股秘力流轉,配合著身軀之上凝聚的碧玉之色,形成了一道可抵禦中五境第一境明泉境全力一擊的防禦。

就在他祭出防禦之法的瞬間,楊缺的腳落在了他的頭頂上方。

咚!

爆鳴聲炸響,一股股霸道的力道,宛若雨落於大地,瘋狂的向著螳螂妖物灌落。

在這宛若源源不絕的霸道力道下,螳螂妖物本挺直的腰桿,開始不斷彎曲,每一次霸道的力道湧出之下,他的身軀便彎曲一分。

數十息後,他已然雙膝跪地,雙臂按在地上,趴了下去。

到了此時,那不斷湧出的力量還猶未散去。

前一刻的不屑,轉眼之間便化作了一記響亮的耳光抽在了螳螂妖物的臉上。

讓他更加屈辱的是,對方一腳踩在他的頭顱上後,再次以先前他對對方的蔑視態度,嘲諷他:“站起來啊?殺我一下試試?”

螳螂妖物憋屈無比,瘋狂催動體內的元力,想要自地上站起,可是,對方身上湧出的力量極為霸道。

他發出了陣陣咆哮,卻是根本無法自地上站起來。

“恃強淩弱,不把我放在眼裡?”

楊缺冷哼了一聲,腳步提起,狠狠的在螳螂妖物頭上再次踩下。

“就你們?還敢言說大羅神仙來了也難救他二人?”

言語聲響起,楊缺再踩一腳。

螳螂妖物宛若被重錘砸進泥地裡的木樁,身子陷入了地麵之下。

黃雲天王石以及和他們二人戰鬥的張春鄒洋,此時看著螳螂妖物被一隻化妖期的妖物狂踩,根本無法反抗。

難以相信眼前所見。

黃雲天和王石雖然見過楊缺在那葬神穴所在擊殺枯劍以及在白骨山擊殺黃金獅人族,但,那枯劍是因為出現某種變故,不在巔峰狀態,而那黃金獅人族雖強,但其戰力也隻是逼近中五境第一境。

可,眼前楊缺這個化妖期的妖物,卻是硬生生的壓製住了螳螂妖物這個貨真價實的妖族中五境第一境道始期的妖物。

他們二人雖然因修行上的某些問題,空有境界,戰力不符,但,卻是極為清楚,化妖期的存在想要力壓中五境第一境的存在,那幾乎是根本不可能的事。

因此,他們隻覺眼前這如一場幻夢。

至於鄒洋張春二人,自從跟隨飛鷹幫幫主後,他們和螳螂妖物行動過不下十次,自然極為清楚螳螂妖物的能力。

反觀那狐尾妖物,就是一化妖期。

雖然出現在此地後,其與螳螂妖物的交手,表現出了不凡的天賦,可是,在他們看來,螳螂妖物對付一個化妖期,還是手拿把掐的事。

可是,現在螳螂妖物竟然被對方踩在頭上,根本無法做出半點兒反抗。

眼見螳螂妖物被狐尾妖物狂踩,他們擔心螳螂妖物被楊缺擊殺,騰出手來後,再與黃雲天和王石聯手。

屆時,他們再想要拿下黃雲天和王石,怕是要出現變數。

故而,他們二人同時發出了一聲大吼:“螳螂,撐住,等我們解決了他們兩個,就來幫你!”

“解決他們兩個?來幫他?”

楊缺轉頭看向兩人,嘴角浮現出一絲邪魅的弧度。

“你們冇有這個機會!”

說著,楊缺毫不猶豫的消耗20年壽元與封妖錄換取了中五境第二境金耀境的戰力。

一瞬間,楊缺的戰力直接拔高到了金耀境,其腳上的力道驟然增加了數倍,此情形之下,螳螂妖物身上出現了一道道細密的裂痕。

不遠處那百丈長的碧玉螳螂,瞬間崩碎成齏粉。

螳螂妖物口中開始不斷咳血,他的防禦瞬間被楊缺擊潰。

這一瞬,他感受到了死亡的氣息。

“奉我為主,與我締結血契,我可以留你一條狗命!”

楊缺的聲音充滿了不容抗拒的味道。

在楊缺的言語中,螳螂清楚的感受到了楊缺的意誌,若他敢說個不字,下一刻,他便會被對方擊殺。

螳螂妖物隻所以臣服於飛鷹幫主,便是因為貪生怕死,此時,感受到死亡的味道,他終於開始恐懼。

不敢有半點兒猶豫,他顫抖著聲音做出了回答。

“好,好,隻要你放過我,我便奉你為主!”

此時的螳螂妖物已然恐懼到不能自已。

見螳螂妖物選擇臣服,楊缺滿意的點了點頭,而後直接祭出了血契符咒。

隨著血契符咒融入螳螂妖物的眉心,楊缺有了掌控螳螂妖物生死的能力。

身子一飄,他翩然離開了螳螂妖物的頭頂。

在楊缺離開螳螂妖物頭頂的下一刻,螳螂妖物恭敬的對楊缺磕了兩個頭:“主人,今後,但憑差遣!”

對於螳螂妖物,楊缺並未理會。

他身子一閃,徑直向著鄒洋和張春衝去。

隻所以楊缺並未擊殺螳螂妖物,並不是楊缺善心大發,而是,因他考慮到接下來要壯大天狐幫。

眼前這螳螂妖物,完全可以廢物利用一下。

在接下來,若還有實力不俗的妖物,他完全可以采取同樣的方式,以血契締結契約的妖物,不用擔心對方有二心。

如此之下,他隻要不斷的與妖物締結契約,完全可以組成一個實力強勁的妖物軍團。

屆時,在此方天地,他天狐幫的壯大,必然會以一個無法想象的速度成長,成為此方天地第一大幫也不是不可能。

如此,與其他幫派爭搶資源,誰人是他天狐幫的對手?

楊缺與螳螂妖物締結契約,鄒洋和張春自然看在眼裡。

他們二人能夠成為中五境第二境金耀境,乃是因為飛鷹幫幫主的原因,走了捷徑,故而,他們的真實戰力,並無法和真正的金耀境相比。

此時若是再加上楊缺這隻狐尾妖物,以及螳螂妖物。

那麼,他們接下來危在旦夕。

因而,見到這一幕,他們心中立刻生出了逃遁之意。

留得青山在不怕冇柴燒!

隻要保住性命逃回去,叫來飛鷹幫的援手,那麼他們便可以一報此地之仇,屆時,黃雲天王石和這妖物,還是要被他們拿捏蹂躪。

可,讓他們絕望的是,他們剛動身,在他們身前同時出現了那狐尾妖物的身影,其阻斷了他們的逃遁之路。

“哪裡逃?”

楊缺的聲音冷漠無比。

“你們不是說,今日大羅神仙來了,也難以救下他二人嗎?怎麼想著逃呢?把你們的能耐拿出來讓我瞧瞧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