形若螳螂的妖物,怪笑聲落下,其身後穿著白袍的兩名修行者,也開口對黃雲天和王石嘲諷。

“琅琊閣黃雲天!中五境第一境明泉境!合歡宗王石!中五境第二境金耀境!你們的實力雖說還算不錯,但,今日我們這這邊,可是兩名金耀境,一名妖族中五境第一境道始期!實力如此懸殊之下,你們冇有彆的路可走!”

“再說了,我們飛鷹幫幫主可是中五境第三境觀道期的存在,距離突破第四境隻有一步之遙!你們拿什麼反抗?”

“識時務者為俊傑,如今,此方天地,外來者愈來愈多,競爭隻會越來越殘酷!加入我們,對你們來說百利無一害!”

在這群人族和妖物組成的隊伍看來,黃雲天和王石他們今日冇有其他路可選擇,唯一的選擇隻有歸順於他們。

否則,黃雲天和王石他們隻有死路一條。

看著兩人一妖,黃雲天和王石眼中浮現出了一抹嘲諷之意。

這群主動上門的人族和妖物組成的隊伍,其來頭,他們極為清楚,乃是一個名叫飛鷹幫的幫派。

在這群飛鷹幫的幫眾還未到來之前,他們便曾打聽過飛鷹幫的訊息。

卻如麵前這兩人一妖所說,飛鷹幫的幫主乃是一尊妖族中五境第三境觀道期的存在,已然是此方天地的戰力天花板。

更加讓人吃驚的是,對方似乎可以無視此方天地的規則,竟然有了再度突破的跡象。

如此,這樣的存在對於他們來說便是噩夢一般的存在。

故而,在他們回到據點的時候,便安排了人提前在山下盯梢,若發現有飛鷹幫的人出現,便會第一時間知曉,然後,再進行應變。

如他們所料,在他們和楊缺分開後不久,便得到了盯梢的人反饋的資訊。

考慮到與飛鷹幫的人硬碰硬,必然隻有死路一條,二人便有了計劃,他們帶著一部分人前往山下,主動與飛鷹幫的人會麵。

至於留下來的人,則在他們的安排下,打算讓那位胡道友帶著其餘人離開。

隻有,為山上的人爭取到離開的時間,以他二人之力,就算不敵飛鷹幫的人,他們也可安然脫身。

按照預估,這個時候,他們安排的人已經通知那胡道友開始撤退了。

當下他們隻所以嘲諷眼前這兩人一妖,那是他們對於對方所說的識時務者為俊傑嗤之以鼻。

若對方隻是吸納他們,壯大自身幫派實力,助其搶奪資源。

歸順倒是冇什麼。

可,他們很清楚,對方兼併了弱小的幫派後,並不是讓這些弱小的幫派的人,去為他們搶奪資源,而是,以這些幫派的生靈性命作為血食,供養其幫主。

據黃雲天和王石所知,死在那位幫主手中的中五境第一境的修行者已然有一隻手之數,至於中五境以下的生靈,已然不計其數。

他們若真臣服於飛鷹幫,冇有半點兒意外他們這些人也都將成為那位幫主的血食。

如此看來,所謂的識時務者為俊傑?

簡直是一個潑天笑話!

“你們飛鷹幫什麼德行?我們又不是不清楚?想要我們臣服?做你們的春秋大夢!”黃雲天冷哼道。

“對,做你們的春秋大夢!要戰便戰!廢話真多!”

王石柔媚的聲音響起,但卻也充滿了戰意。

“敬酒不吃,吃罰酒?”

形若螳螂的妖物,桀桀一笑,揮舞著鐮刀狀的手臂,裹挾起片片碧綠的刀芒,眼中閃過一抹淩厲的殺機。

“既然如此,大家一起上,砍了他們的四肢,將他們帶回去也是一樣!”

在其冷喝下,兩個白袍修行者點了點頭,也露出了與形若螳螂妖物一般的冷笑,來到了螳螂妖物身邊,與其一同向著黃雲天和王石衝殺而上。

一妖兩人,衝出之間,身上騰起一隻長達百丈由碧玉光芒凝聚而成的螳螂,一輪遮天蔽日的冰晶雪花,一盞大如山嶽形若走馬燈的冰燈。

百丈長螳螂,乃是妖物在道始期觀道天地自然,領悟春風化雨潤物無聲之妙,凝聚而成的道種。

妖物進入妖族中五境後,其在初五境的優勢便會消散。

因在初五境,妖物體魄強韌,故而可在初五境與人族同境界之下,便能與高於自身一境的存在廝殺。

可,進入中五境後,妖族天生的精神薄弱,便會在中五境體現而出。

在中五境妖物想要步步登高,便需要感悟天地大道,師法自然,從魂魄之上著手,錘鍊魂魄。

而道種,便是道始期踏上錘鍊魂魄的門檻。

踏入此境,妖族修行者的戰力,不再如初五境那麼誇張,在此境境界,其戰力與人族修行者相差無幾。

在百丈長螳螂兩旁,則是冰晶雪花和冰燈。

這兩者,乃是中五境的道藏門戶。

中五境對敵之時,祭出道藏門戶後,便可喚出道藏門戶內,養煉的種種法門的同時,可讓人身小天地和外在天地形成一條玄之又玄的通道,助修煉之人呼吸吐納天地元氣化作元力,滋養修行者。

在中五境,修行者所具備的手段,比之初五境要強大數十倍。

這一人兩妖,衝殺向黃雲天和王石,若他們與其搏命,根本冇有活路。

一人兩妖衝出之間,此間天地化作了冰晶國度,一片片鵝毛雪花自虛空生出,垂落之下,化作了一塊塊數十丈的冰塊,宛若隕石墜落,砸向黃雲天和王石。

“糟糕的世界,在外界,我們的手段,足以摧毀百裡之地,可是,在此地,竟然連十裡之地覆蓋都難!”

“這還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此地,對於修行者所具備的種種類似滴血重生,萬劫不磨的玄妙手段,也失去了作用!”

“這都是在預料之中的,進入此地之前,祖祭不是說過嗎?此地乃是罪徒之地,此間法則古怪,乃是必然的結果,要不,此地又如何能關押那些禍亂一方的大妖大魔?”

兩人一妖攻擊向黃雲天和王石之中,還在隨意交談,顯然一副不把黃雲天和王石放在眼裡的姿態。

就像他們此時說話纔是他們認為最重要的事,而拿下黃雲天和王石,隻是順手為之的小事罷了。

麵對兩人一妖的攻擊,黃雲天和王石也祭出了他們的道藏門戶。

一柄青釭劍,一株桃花樹。

青釭劍繚繞青色劍氣,長達數十丈,宛若一座小山。

桃花樹,桃花紛紛落如雨,高大數十丈,枝丫虯結如龍,老皮開裂,蒼古之氣瀰漫,讓人心神搖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