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突破鍛身境,需將人身竅穴之封儘數打開!如今宿主隻是衝開了365枚正穴!”

看著封妖錄上的文字,楊缺忍不住吐槽。

“丫的,這意思,要把身體內所有的竅穴之封都衝擊開,才能突破鍛身境,可到底還有多少冇有衝擊開的竅穴之封?”

在楊缺吐槽中,封妖錄上再度出現了一行文字。

“人體除365枚正穴,還有3000奇穴!”

“宿主若能成功將人身竅穴之封儘數打開,屆時突破進入鍛身境,其自身戰力可擊殺中五境報春境強者!”

不藉助外物,全憑自身戰力,跨越大境界擊殺敵手,這在世間鮮少有人能夠做到。

封妖錄此言,楊缺很清楚,若他真的把體內的竅穴之封儘數打開,其表現必可與那些傳承數千年數萬年的大教內的聖子聖女扳手腕。

“雖然有些失望,暫時來說無法突破鍛身境,可,這對於我來說也是難得的機遇,此地遍佈機緣,足以支撐我將體內竅穴之封儘數打開!”

定了定神,楊缺從心神間退出。

而,也就在這時,黃雲天和王石來到了楊缺麵前。

“胡道友之手段,真是讓人歎爲觀止!”

黃雲天笑著恭維楊缺。

其一旁的王石,也是一臉笑意:“胡道友,這次多虧有你,若非如此,我們便要全都交待在此地了!”

看著二人,楊缺擺了擺手。

“我與他有舊怨!便不是因為此間之事,我也要割了他的狗頭!”

“對了,如今黃金獅人族已死,那庚金鍛身果,我們便分了吧!”

“分?”

黃雲天和王石眼睛瞪得溜圓。

“怎麼?你們想反悔?”

楊缺的臉色曆時冷了下來,他對於這黃雲天和王石的觀感還不錯,這也是他願意在此時和對方分庚金鍛身果的原因。

可,看對方的臉色,莫不是想要反悔?

人心不足蛇吞象!

若真是如此,那他不介意把這兩個傢夥的腦袋割下來當球踢。

丫的,打架的時候冇出多少力,現在分寶貝了,就想著吃獨食?這樣的人,不殺了,留著過年?

楊缺的臉色變化,黃雲天和王石自然第一時間察覺。

“胡道友,彆誤會,我們的意思是,這庚金鍛身果,我們便不要了!”黃雲天連忙給出解釋。

現如今楊缺在他們的眼中,可是一尊巨擘,根本不是他們可以招惹的起的。

若是引其不滿,他們毫不懷疑,他們的下場會和前不久的黃金獅人族一般無二。

“你們不要?”

聽完黃雲天的話,楊缺知道是他誤會了兩人。

心中的陰霾散去,他露出一絲燦爛的笑容:“此地乃是你二人引我前來,我也不是什麼囂張跋扈之輩,這東西,分還是要分的!”

見楊缺執意要分給他們庚金鍛身果,黃雲天和王石心中都是一暖,但他們還是拒絕了楊缺。

“胡道友!我有個想法,不知你有冇有興趣?”

楊缺走向不遠處的碧玉樹,檢視著碧玉樹上的庚金鍛身果,看樣子要不了多久,便可以成熟。

心情大好,隨口說道:“說來聽聽!”

對方在他願意分出庚金鍛身果的情況下,還拒絕,想來這兩人心中有更多的謀劃,其所想要的比必此地的庚金鍛身果價值更大。

果然不出他所料。

在他的詢問下,黃雲天緩緩開口:“胡道友,如今我們得到確切訊息,離開此地的門戶已然消失,進入此間的人和妖都無法離開此地,此方天地接下來會化成各大王朝的試煉之地,其間必然存在血與亂,你實力是很強,可是,要知道,我們想要在這血與亂中,搶奪更多的資源,壯大己身,靠一人之力是根本無法和一些組織相比的!”

“門戶消失?”

黃雲天話語裡的這個訊息,出乎楊缺的預料。

略作沉吟,楊缺點了點頭:“說的也是,可以給我說說各大王朝是如何將此地化作試煉之地的嗎?”

自迷靈之陣走出之時,楊缺曾擊殺過來自孔雀王朝和大魯王朝的修行者。

當時,對方也曾言說,接下來此地將化作試煉之地。

如今,聽黃雲天所說,他必然知道一些隱秘。

黃雲天點了點頭:“據說,有一神秘存在,推算出荒界將有大劫,為應付大劫,各王朝聯手之下,聚集了數十位上五境的存在,打開虛空,凝聚通道,開始在各個禁地開辟試煉之地,而此地便是各大王朝選中的其中一處所在,進入此間的修行者,大都是在各祖祭的庇護下,以精神體出現在此間!少一部分存在,則是想要以肉身融合拓印此間法則!據說,肉身進入試煉之地的存在,若是能夠活著離開試煉之地,回到外界,其在修行之路上必然會步步登高!”

聽著黃雲天娓娓道來,楊缺再次注意到了一個陌生的名詞。

祖祭!

他從那來自大魯王朝和孔雀王朝的修行者口中也曾聽到過這個字眼。

隻是不解其意。

在黃雲天話音落下後,楊缺再度詢問起了黃雲天:“你所說的祖祭是?”

這次,王石接過了楊缺的話頭。

“祖祭啊,在我大正王朝,倒是鮮有人知曉,可是,在彆的王朝,卻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祖祭乃為信仰香火凝聚而成的神靈!走的是香火一道成神的路子!”

“香火成神?”

楊缺沉吟中,想起了曾經看過的一本古籍上所說,生靈死後,魂魄若以特殊法門供養,凝聚信仰。

則可化作鬼仙!

成神!

當時,看到這古籍上所說,楊缺還以為隻是書家胡編亂造之言,冇想到,對方所說竟然真有此事。

“那你們可知道,其他王朝有多少祖祭?進入此間的試煉者,修為最高能達到什麼地步?”

既然如今各王朝將此地化作試煉之地,那麼接下來,此間將會出現怎樣的強者,楊缺還是打算瞭解一下。

“祖祭的話,這冇人知道,上千上萬?至於進入此間的試煉者,倒是有限製的,也就是中五境一二境這樣的樣子,若是再高,此間天地法則會絞殺試煉者的!”

“胡道友!我們想跟你一起成立一個幫派!接下來,我們想要跟各大王朝的宗門以及大正王朝十大仙宗的人搶奪資源!隻有如此纔有希望!”

“成立幫派?”

楊缺愣了愣。

不過隨即,他就笑了起來:“倒也不是不行!”

“隻是名字叫什麼?”

“取名我倆不擅長,還是胡道友來決定!”

見黃雲天和王石無法給出建議,楊缺沉吟了片刻,心中已然有了想法:“就叫天狐幫怎麼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