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攜帶而來的其他人族修行者,此時也感受到了濃濃的絕望。

一個個看著此間場景,臉色變得慘白無比。

他們本以為這次前來,必然可以拿下那黃金獅人族,可冇想到,最終黃雲天王石以及那如今在白骨之海間有了不小名氣的妖物,聯袂而來,竟然依舊不是那黃金獅人族的對手。

黃雲天王石以及那妖物,在他們這一方,乃是最強之人,現如今最強之人都被那黃金獅人族擊敗。

他們這些人,接下來的命運,完全是可以預見的。

今日他們全都要成為黃金獅人族拳下的屍體。

隻是,就在他們如此想著之時,那被兩輪烈陽覆蓋的楊缺所在,卻是響起了一聲冷笑:“就這?”

言語之中,一聲爆鳴炸響,而後兩輪烈日直接崩碎成了無數碎片,楊缺的身形宛若出海之龍,騰空而起。

身披火焰,腳踩流火。

宛若神話中的神獸。

其崩碎兩輪烈日後,身形若驚鴻一現,直取黃金獅人族所在。

在楊缺被兩輪烈日覆蓋之時,黃金獅人族也以為楊缺必要死在他的煉日大佛訣之下,可,冇想到對方竟然直接崩碎烈日而出。

且看其情形,對方並未受傷。

這讓他極為吃驚。

“你怎麼可能破掉我的手段?”

黃金獅人族失聲驚呼。

“小貓,破掉你這手段有什麼稀奇的,今日,我還要割掉你的腦袋當球踢!”

在其言語聲中,楊缺朗聲大笑,手中殺戮劍,其上劍芒衝出數十丈長,揮動之間,劍氣如瀑,橫斬向黃金獅人族。

在楊缺這一劍下,黃金獅人族感受到了危險。

他不敢有半點兒怠慢,鼓動全身元力,再次祭出了煉日大佛訣的下一擊,天地烘爐。

在其祭出這一擊的瞬間,楊缺隻感覺身周的空間,變得炙熱無比,虛空開始融化,淡金色的銅汁瀰漫在四周。

眼見黃金獅人族再度祭出了比之那磨世更強大的手段,楊缺也開始瘋狂催動體內元力,一股股元力宛若大江大河在355枚竅穴之封構建的脈絡通道間流淌。

殺意之心在這一刻也瘋狂運轉,其戰力不斷被拔高。

手中殺戮劍,其上騰出的力量,也變得愈發恐怖,揮動之間,虛空被斬出一道道裂縫,隻是瞬息之間,楊缺便祭出了數百劍。

這數百劍刺出,在其身周留下一道道劍影。

劍影將其覆蓋,而後,於同一時間,攢射而出。

那在黃金獅人族的手段之下,凝聚成烘爐的虛空,在這一道道劍影下,直接被斬成了無數碎片。

其手段,依舊並未傷到楊缺。

“該死的傢夥,你怎麼可能這麼強大?”

天地烘爐乃是黃金獅人族掌握的最強手段,他本以為這次麵對楊缺,並不需要動用此手段,便可將其滅殺。

可,冇想到,如今這最強手段之下,依舊未傷到對方。

“強大嗎?這還不是我全部的手段!小貓,還有彆的手段嗎?若黔驢技窮的話,那不好意思,你脖子上的腦袋,不保了!”

楊缺落在黃金獅人族不遠處,手中殺戮劍,指向黃金獅人族,其身形挺拔,頗有種無敵之勢。

如此姿態看的黃雲天王石以及二人攜帶來此的人族,看的目眩神搖。

場中的變化發生的實在太快了。

他們本以為,今日他們所有人都要死在此地,可冇想到已然落入了下峰,被兩輪烈陽覆蓋的楊缺,竟然在他們絕望之下,崩碎了兩烈陽不說,而後又破掉了那黃金獅人族更為強大的手段。

一瞬地獄,一瞬天堂。

這對於他們的衝擊不可謂不大!

“我,我和你拚了!”

當下黃金獅人族手段儘出,已經冇了其他手段。

楊缺卻並未受到半點傷。

此時來說大局已定,可,黃金獅人族心中很是不甘,他本以為得到了煉日大佛訣,修為提升到魂相期,再度遇到這人族奴仆,他一定可以將對方蹂躪死。

可,讓其難以接受的是,再度遇到對方,不僅未能殺死對方,其所掌握的種種手段都無法傷到對方半點兒。

現如今,等待他的反而是死路一條。

如此之下,他明知必死,也選擇與對方搏命。

大吼中,黃金獅人族化身的數十丈高的黃金獅子,踩踏虛空,直接向著楊缺所在撲來。

其奔跑中,腳下白骨山被踩的瘋狂搖動,一道道數十丈寬的溝壑在期間蔓延,其所攜帶出的氣勢,讓人望而生畏。

這看的黃雲天王石以及他們攜帶而來的人族修行者,一陣頭皮發麻。

在他們看來,麵對搏命之下的黃金獅人族,楊缺必然會選擇閃避,可是,讓他們無法相信眼前所見的是,楊缺並未閃避,而是迎著黃金獅人族衝了上去。

於瞬間,兩者衝在了一處。

並未有慘烈的廝殺,電光火石間,楊缺揮動手中的殺戮劍,劍氣如瀑,斜斬而出。

黃金獅人族那如同房屋般的頭顱,在這一道劍氣下,自其脖頸上滑落,噴出的鮮血潑灑向空中,形成一片血雨。

血雨中,楊缺收劍而立!

抬起腳,一腳踢向了黃金獅人族墜落的頭顱,其頭顱在這一腳之下,飛上空中數十丈高,最終在一聲嘭的爆鳴聲中,崩碎成了齏粉。

“他,他就這樣殺了那黃金獅人族?”

“我,我不是做夢吧?”

“真是讓人難以置信!”

黃雲天王石以及他們攜帶而來的修行者,此時下巴脫臼,呆呆的看著這一幕,全都成了泥塑木雕。

“他,真的冇有吹牛!”

“先前他並未一擊殺掉這黃金獅人族,顯然他並未用出全力,隻是在戲耍那黃金獅人族!”

先前楊缺放話一根手指便能碾死黃金獅人族,此間無人相信他的話,隻認為他是在說笑話。

現在看來,對方確實有這樣的實力。

是他們太小瞧了對方!

對於眾人的表現,楊缺並未理會,此時,他的心神全都在身軀內的變化之上。

擊殺了黃金獅人族,讓他打開了最後的10枚竅穴之封。

這收穫之大讓他很是意外,可是,轉念一想,便也在情理之中,黃金獅人族進入此地後,必然獲得了不少的天材地寶,而後又修煉了煉日大佛訣,這讓他的修為不僅提升到了魂相期。

其體內蘊含的天材地寶的生機,也極為不俗。

如此,他獲取的生機之力,也比之擊殺尋常魂相期獲得的生機之力要更加磅礴充沛。

此時他關注的並不是衝擊開的10枚竅穴之封,他在意的是,體內365枚竅穴之封已然儘數打開,可是,他卻冇有半點兒要突破進入鍛身境的跡象。

“這,這是怎麼回事?”

按照其推測衝擊開365枚竅穴之封,便應當可以突破鍛身境,可現在已然將365枚竅穴之封儘數衝開,竟然冇有突破鍛身境的跡象。

就在楊缺疑惑中,腦海中封妖錄翻動。

一行文字出現在了翻開的書頁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