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金獅人族黃十看向聲音傳來的方向,卻並未見到其預想中的人族奴仆,倒是見到了一群人族修行者和一個狐尾妖物緩步向他走了上來。

這讓他有些發懵,以為先前那道聲音是他聽錯了。

而,就在他做此想之時,他卻是再度聽到了其心心念唸的人族奴仆的聲音。

“一日不見,你竟然具有瞭如此機緣!倒是讓人意外!”

這次黃十終於確定了他並未聽錯。

說話的存在,乃是麵前的人族修行者中,那狐尾妖物。

“你是那人族奴仆?”

雖然他不知道對方用了什麼方法,隱去了人族之身,以妖族之身示人,但,他很確定,對方必是那人族奴仆無疑。

“我冇去找你,你竟然敢主動找上我?哈哈,既然你出現在我的麵前,那麼這次,你必死無疑!”

楊缺在血精礦山的表現他都看在眼裡,雖然在武鬥之中,對方的表現極為駭人,但,後來發生的種種,最終楊缺的落荒而逃。

在其看來,縱然對方在此地有所收穫,其戰鬥中所受的傷,也讓其現在還未從虛弱中脫困。

而他,如今已然初步返祖,修煉成功了煉日大佛訣,這讓其修為直接攀升到了魂相期,其戰力便是與妖族初五境第五境歸一期相比,也不遑多讓。

如此之下,眼前的人族奴仆出現在此,對於他來說,完全就是找死。

“必死無疑?”

黃十的話音落下,楊缺冷冷一笑,其眼中滿是不屑。

“不是我瞧不起你,就你?我一根手指頭,就能碾死你!”

楊缺和黃十的對話,其身邊的黃雲天和王石都聽在耳中,從兩人的對話中,他們也聽出了楊缺和黃金獅人族乃是舊識。

隻是,對方說楊缺乃是人族,是怎麼回事?

對方明明是一隻妖物!

莫非,黃金獅人族修煉出了岔子,腦子有些不清楚了?

雖然他們心中不解,可,對此他們卻並未深究,當下,他們最為關心的是,能不能拿下那黃金獅人族。

其不遠處那株碧玉樹,其上的果實,乃是傳說中的庚金鍛身果,其價值極為不俗,在外界根本難以遇到。

乃是有價無市的東西!

隻要拿下黃金獅人族,那麼這庚金鍛身果便是他們的!

此時在楊缺與黃十鬥嘴中,兩人不約而同的在楊缺耳邊低語了一聲:“我們先動手,你找機會再出手!”

楊缺的口出狂言,在二人看來,隻是在與黃十鬥嘴罷了。

這黃金獅人族的實力,他們可是曾領教過的,楊缺想要以一根手指碾死對方,這在他們看來,完全就是一個笑話。

根本是無法辦到的!

身邊的妖物隻所以如此言語,乃是想要擾亂黃金獅人族的心境,為他們謀奪出手的時機。

隻是,讓他們冇想到的是,他們的低語落下,還未出手,楊缺卻是搖頭阻止了他們行動:“一隻小貓,何須你們如此嚴陣以待!你們便看好了,我怎麼打爆他的狗頭的!”

黃金獅人族的修為雖說已然為魂相期,就算其戰力極強,可,現在他就很弱嗎?

如今雖然修為未曾突破,但自身戰力的提升,讓楊缺當下急需一個磨刀石,而,眼前這黃金獅人族便是一塊上佳的磨刀石。

在不動用封妖錄的情況下,他想要看看,他如今的戰力,到底能夠做到怎樣的程度。

若是,最終以自身之力無法擊殺這黃金獅人族,那他還有封妖錄不是?今日,無論如何,這個曾逼的他進入血潮,還揚言要殺掉白素爺倆的傢夥,都得死。

“找死!”

黃金獅人族進入此地後,心心念唸的便是要殺死楊缺。

當下,對方的蔑視,讓他內心的殺機已然攀升到了一個頂點,其怒喝之中,一閃身向著楊缺揮拳砸出。

其拳頭砸出之前,身後的佛陀口中發出了一聲佛唱,與其做出了同樣的動作,向著楊缺也轟出了一拳。

一拳砸出,虛空生出扭曲的裂紋。

一片片金色的火焰傾瀉而出,形成了一片熾烈的火海,籠罩楊缺所在。

眼見黃金獅人族攻擊而來,楊缺身子宛若浮光掠影,在此間帶起片片殘影,其手握殺戮劍,一劍斬出。

火海被其一劍劈開。

而後,劍一施展而出。

天地一線!

橫斷而出!

麵對楊缺祭出的劍一無回,黃十怒喝之中,施展出了魂相期的手段,其身軀飛速膨脹,化作了一尊數十丈高的黃金獅子。

黃金獅子怒吼,其口中衝出一片片金色的音波漣漪。

此手段名為黃金獅子吼!

同境界,這黃金獅子吼,足以將對手吼成齏粉。

乃是黃金獅人族的最強手段之一。

麵對黃金獅子吼,楊缺身子飛速閃爍,其身形在空中忽左忽右,躲避著那一道道恐怖的漣漪。

“就這,還敢口出狂言?”

一邊攻擊,黃金獅人族一邊嘲諷楊缺。

對此,楊缺嗬嗬一笑,眼前這黃金獅人族其戰力確實極為恐怖,以他如今的戰力,與其廝殺,若是敢有半點兒掉以輕心。

說不定便會被對方傷到自身汗毛!

“嗬嗬,這才哪兒到哪兒?”

楊缺深吸一口氣,而後,祭出了捨身一擊。

這捨身一擊,祭出可以讓施展之人攻擊力達到化丹境。

眼前這黃金獅人族當下的修為乃是魂相期,其戰力與化丹境相當,他倒要看看,在這捨身一擊之下,對方能否擋住他這一擊。

一點寒芒乍現!

隨後長劍如龍!

楊缺身與劍合,劍與意合,意與心合。

在這一刻將捨身一擊催動到了極致。

一股讓人畏懼的劍意在此間瀰漫,大地開始結出晶瑩的冰層,殺氣化作黑色的煙雲在此間瀰漫。

頭頂之上宛若有黑雲凝結。

一股讓人窒息的感覺充塞天地之間。

楊缺祭出捨身一擊的瞬間,黃十便察覺到了這一擊的不俗,他臉上的不在意此時已然收斂:“這一擊有些意思,不過,還是改變不了你的命運!”

森然的話語迴旋間,他放聲長嘯。

“煉日大佛訣!雙日橫空!磨世!”

在其長嘯中,兩輪烈日橫空而出,一輪出現在楊缺的腳下,一輪出現在楊缺的頭頂上方,雙日成磨,想要將楊缺磨成齏粉。

一瞬間,楊缺感到一股股狂暴的撕扯之力籠罩其身。

他直覺自己宛若被兩座巨山擠壓!

“在此手段下,便是歸一期的存在,我也殺過數位,你,怎麼活?”

看著被雙日擠壓的楊缺,黃金獅人族如在看著一個死人。

“小小人族奴仆,敢壞我白眉一脈大事,今日,我要慢慢的折磨死你!”

眼見這一幕,黃雲天和王石不約而同的衝向黃金獅人族,今日楊缺乃是他們找來的外援,若是看其死在黃金獅人族的手中。

那麼他們不說奪回那碧玉樹,他們的安危也必然會受到威脅。

此時他們衝出,本以為黃金獅人族要維繫攻擊楊缺的手段,他們可以趁其無暇分身之下,迫其回頭來應對他們,如此便可以救下楊缺。

可是,讓他們絕望的是,黃金獅人族一邊維繫那雙日,一邊揮手之間將他們二人擊飛了出去。

在其攻擊之下,他們感受到了比之上次與其交手更加強大的壓迫感。

“這,今日,我們怕是都要死在這裡啊!”

“早知如此,便不該貪此地之物!”

兩人此時都有些絕望的同時,心中生出了無儘的後悔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