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影與頭顱自深潭內衝出後,其裹挾的黑煙開始瘋狂湧動,霎時間遮蔽了深潭上方方圓百丈的天地。

黑煙中,隱隱有一座猙獰無比的黑色門戶凝聚而出。

門戶門楣之上,以古老的篆書字體,書寫著三字。

鬼門關!

整座門戶散發著蒼古之氣的同時,繚繞著一股讓人望而生畏的黑暗至陰至邪之氣。

世間是否真有鬼門關的存在,一直都是一個虛無縹緲的傳說,在傳說中鬼門關乃是陰陽兩界的門戶。

若有幸見到鬼門關,便有機會跨越陰陽,領悟生死之秘。

但,雖然有這樣的傳說,可是,據楊缺所知,如今世間還從無人可見到鬼門關。

可,冇想到,今日在此地,他竟然見到了傳說中的鬼門關。

這鬼門關凝聚於黑氣之中的瞬間,楊缺識海之中的銅鏡和封妖錄不由顫動了一下,一時間其識海中風雲變幻雷電交加。

隱隱有一聲聲神魔之吼激盪。

但,此種變化,也隻是瞬息之間,以至於楊缺有些恍惚,其識海中的變化是否發生過。

就在楊缺打量著黑煙中的鬼門關之時,那被黑色冰層覆蓋的死胖子,發出了一聲大叫:“該死的,冇想到此地的東西竟然與幽冥有著極大的關係,完犢子了!”

死胖子大叫中,崩碎黑色冰層,而後宛若喪家之犬,便欲逃離此地。

可是,在其動身的瞬間,那黑煙中的門戶之內,衝出了一根根碗口粗的鎖鏈,鎖鏈宛若龍蛇喬驕,發出嘩啦啦的抖動聲,瞬間纏繞向死胖子。

麵對這些鎖鏈,死胖子身子一閃,便欲撕裂虛空。

可是,那鎖鏈卻於瞬間纏住他的身軀,將其硬生生的從撕裂的虛空縫隙間拖拽而出,與此同時,那黑煙包裹的頭顱發出了一聲聲桀桀的怪笑。

“冇想到,我枯劍如此好運,竟然等到了你這樣一具道胎做替死鬼!今日,你逃不了的!有了你這具道胎,我枯劍便可涅槃重生!翌日,必可登頂帝道!小傢夥,等著,我出來後,必要把你千刀萬剮,抽取你的魂魄,日日煆燒!”

這桀桀大笑響起,楊缺也聽在了耳中。

“枯劍竟然冇死?”

他本以為將對方腦袋割掉,踢進深潭,對方已然死定了。

可,冇想到,對方竟然還未死去,且聽其意思,對方有了這死胖子,必可逃出生天不說,在那深潭中其還獲得了了不得的機緣。

若對方真從深潭中脫困,翌日之成就,必會成為他的勁敵。

眼見於此,楊缺便打算以先前吞下的增壽果所增長的壽元與封妖錄換取修為,將這禍根滅殺掉。

可,不等楊缺有所動作,胖子卻是放聲大笑,而後,其身上爆發出了一股驚天之勢。

“就你這半死不活的玩意兒,還想要讓我做替死鬼,成就你?”

胖子大笑中,一抖衣袖,隨之,自其衣袖中衝出了片片紙錢,紙錢翻飛,其間伴隨著一聲聲抑揚頓挫的誦經之聲。

而後,這些紙錢化作一隻隻飛蝶,向著頭頂的鬼門關而去。

“陰符?”

在這些紙錢飛向鬼門關之中,鬼門關內響起了一聲憤怒的嘶吼,而後,鬼門關瘋狂搖動,一道頂天立地的巨大魔影自門戶內衝出。

於瞬息間,這魔影便衝向了自深潭內衝出的魔影,與其合二為一。

頃刻間,魔影身上湧動出了一股如火山噴發的恐怖氣息,這氣息在天地間激盪,給人感覺如天塌。

大地開始崩裂,四方瘋狂搖動。

末日降臨!

大地上,楊缺看著這一幕,頭皮一陣發麻。

先前從深潭中衝出的魔影雖然恐怖,但,卻並不會讓他心神搖曳如怒濤中的浮萍,可,當下這魔影,在那鬼門關內衝出的魔影融合之下,給人感覺其身周宛若凝聚了宇宙洪荒,仿若蒼天在上。

在其麵前,眾生皆為螻蟻。

“這,這東西,莫非是傳說中的幽冥之地至邪之物?這是通過鬼門關降臨在了此間?這,這樣的東西,怎麼可能是人力可相抗的?”

楊缺深吸了一口氣,不敢再在此地逗留,毫不猶豫的催動修為,身子化作一條浮光掠影向著遠處而去。

此地當下乃是一處絕地,若是再留在此地,便是他有封妖錄在身,也很可能被那魔影擊殺掉。

他本有些擔心,他的存在會引起那魔影和枯劍頭顱的注意。

可是,讓其意外的是,他離開深潭十來裡後,那魔影和枯劍根本未曾理會他,便如同並未發現他的存在一般。

“這,莫非與銅鏡有關係?”

楊缺念頭轉動。

唯一能解釋的通的,隻有這一個原因。

除此之外,他想不通有彆的原因。

因封妖錄自始至終,都隻有他去以壽元作為代價去置換,對方纔會出手幫助他,若非如此,封妖錄根本不會主動出手助他。

“相比封妖錄,這銅鏡,真是貼心小棉襖啊!隻是,這脾氣,未免有些太過傲嬌了!”

心中念頭轉動,楊缺極目遠眺,發動破妄之眼,看向深潭所在。

他本以為死胖子麵對那魔影必然要吃大苦頭,可這一看,簡直要驚掉他的下巴。

胖子身上騰起片片金色的流光,在其身後,一尊頂天立地,頭戴冕冠,身披龍袍的虛影凝聚而出。

與死胖子一道不斷與魔影交手。

其兩者不斷祭出燦爛的術法,將深潭周圍的天地打成了一片混沌,分不清哪裡是天,那裡是地。

“一個不在巔峰的王級,想要殺我?未免太不把我秦鐘放在眼裡了!”

死胖子不斷出手之間,放聲長嘯。

“本王是殺不了你,但,你也要付出一些代價!這小傢夥,是我看中的傳人,你身上的精血,對他來說至關重要!”

“你的傳人?”

死胖子嗬嗬笑了兩聲。

“這關我鳥事?想要讓我付出代價?你試試!”

死胖子根本不把那魔影的話放在心上。

“既然你不願好好聊,那,我就隻能強取了!”魔影也被胖子的態度激怒,怒喝一聲,而後其化作與胖子身後的虛影一般高大,抬手向著死胖子按出。

兩者之間,各色流光湧動。

法則已然混亂,空間已經變得虛幻。

楊缺的破妄之眼,在此時,已然看不清其所在景象。

良久後,那已然化作混沌的所在,驟然之間,響起了一聲爆鳴,而後,一道全身是血的身影自其內衝出。

赫然便是死胖子!

在其衝出之間,那混沌所在,發出了一聲歇斯底裡的嘶吼聲:“你,你竟然是那┄皇┄,我,記住你了,翌日,你必要付出代價!我們,終將成為這荒界的主宰!”

“主宰?那些存在隻是沉眠了,不是死了,當初仙庭覆滅,你們還不長記性?你們敢來,這次,就不僅是砍掉你們的手!”

胖子遠遁中,桀驁的對混沌中的存在做出迴應。

聽聞胖子和混沌中的存在的話,楊缺心神激盪,他冇想到,在此地竟然得知仙庭覆滅竟然隱藏著一段不為人知的秘密。

而,也就在楊缺心神激盪中,胖子的聲音在楊缺的腦海中響起。

“小傢夥,回頭找你算賬!”

“找我算賬?道爺,又不是我的錯,你拿我泄什麼憤?當時,那銅鏡,我說了不要,你就是要塞給我,現在這樣了,你又怪我?你自己想想,到底是誰的錯?”

楊缺並不慣著胖子。

死胖子數次截胡他,今日在此地坑對方一次,他心裡冇有半點兒負擔。

死胖子距離楊缺比較遠,楊缺這話,完全是扯著嗓門兒吼出來的。

當下,楊缺完全把死胖子之前的囉嗦發揮到了極致,撕開死胖子心裡的傷疤,氣的死胖子噗的吐出了一口血。

“啊呀呀,小傢夥,我,我他媽的,我好恨啊,我怎麼當初就冇看出來?早知道,早知道,冇有早知道,我,我,┄”

死胖子說到傷心處,哇哇大哭了起來。

這一幕,讓楊缺幾乎無法相信自己的眼睛。

對方先前表現的那麼霸氣,可以與那魔影廝殺,可是,現在這樣子,哪有一點強者的姿態。

“我這手,我這嘴,真他孃的欠揍!為什麼要生出我這樣的傢夥?老不死的!我這樣的,你就該不等我出生,就把我弄在牆上!再不然,出生了,也該按進糞桶裡啊!”

死胖子哭的肝腸寸斷。

看著死胖子這個樣子,想到之前死胖子數次截胡,還一副苦口婆心的姿態忽悠他,是在為他消災。

楊缺幾乎要大笑出聲。

在此地,因為死胖子的原因,他獲得了增壽果和龍元草。

彌補了損耗的隻剩十年的壽元,讓壽元增長到百年,再次具備了可以壽元與封妖錄換取戰力的資本,另外體內竅穴之封也打開了320枚。

某種意義上來說,死胖子就是他的苦力。

當下狠狠的坑了一把死胖子,他也算報了之前死胖子截胡他之仇。

“死胖子,要是有天你知道,那銅鏡冇有被我扔掉,而是在我手裡好好的,到時,你又會怎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