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說先前才殺了枯劍,可,到底並非楊缺憑藉自身之力將其擊殺的,而是因枯劍被那太極髻男人和男生女相的男人聯手給予其重創,而後,又被深潭中的魔影所傷,如此之下,他才割掉了枯劍的頭顱。

而,當下這死胖子,乃是領悟了空間法則的存在,其修為最低都是中五境,以他的實力,根本不可能是這死胖子的對手。

當下,死胖子找上他,雖然楊缺有些意外,但卻是在他的預料之中的。

對方找上他,無非便是意識到硬塞給他的半片銅鏡,並非垃圾,很可能是死胖子口中所說的太古之器。

明曉對方的來意,楊缺念頭轉動,心中已然生出了應對之策。

死胖子欺人太甚!

屢次從他的手中搶奪寶物,還美其名曰為他消災?

這次,他會讓對方吃儘苦頭的!

心中念頭已定,楊缺臉上擠出一個燦爛的笑容看向死胖子的方向:“道爺,我們又見麵了!真是有緣千裡來相會啊!”

有緣千裡來相會?

這句話是死胖子之前對楊缺說的,當下從楊缺的嘴裡聽到這句話,死胖子的太陽穴開始嘣嘣的跳。

一想到,之前他把一件傳說之物當做垃圾硬塞給了眼前這小傢夥,他心中的後悔幾乎可以化成四海之水。

心中雖然後悔,但死胖子卻是略微有些安慰。

不論怎樣,總算還是被他找到了眼前這隻妖物。

對方身上的那傳說之物,那就還是他的。

聞聽楊缺的話,死胖子也露出了一絲笑臉:“是啊!你我真是有緣!小傢夥!再次見到你,我真是太高興了!”

太高興?

一會兒我會讓你高興到爆!

楊缺腹誹,嘴上卻是裝作不知其來意,詢問道:“不知道道爺這次找我,可有什麼事?是不是又看出了我身上有大災禍?”

死胖子本還想著循循善誘,讓楊缺主動交出那枚銅鏡殘片,冇想到楊缺竟然主動提起了這事。

一聽楊缺這句話,死胖子笑的嘴角都咧到耳朵根了,連連點頭:“是啊!先前我心血來潮,算了一卦,發現你這小傢夥又被災禍纏上了,道爺本著你我有緣,不能見死不救,故而,這不火急火燎趕來給你化解災劫?”

說著,死胖子自然而然的提到了銅鏡:“小傢夥,之前那枚銅鏡呢?”

也就在死胖子說出這句話的瞬間,楊缺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識念之力,直衝他眉心而來。

識念探查識海之手段?

對於這種手段,楊缺曾為中五境的存在,自然極為清楚。

在其識念之力向他湧來之時,他立刻固守識海,以識念在腦海中模擬出了一副景象。

深潭畔,楊缺憤怒的舉手將銅鏡丟進了深潭內。

且,在丟出銅鏡之時,他把死胖子罵的狗血淋頭。

模擬出這幅景象的同時,楊缺回答了死胖子的詢問:“那垃圾,我先前丟進了前方那片深潭!怎麼了道爺?那東西,莫非真是你說的逆天之物?”

在楊缺回答出這句話的同時,死胖子的識念進入了楊缺的識海。

一瞬間,楊缺感覺自己宛若被怒濤衝擊,如萬裡瀚海中的一葉浮萍,好不容易模擬出的景象,竟然有了開始潰散的征兆。

在其識海中,之前在深潭畔發生的種種開始緩緩浮現。

眼見這一幕,楊缺的心立刻提到了嗓子眼兒,他本以為已經足夠重視這死胖子了,可冇想到,對方的識念竟然如此強大。

他想要以識念模擬出虛假之相,欺騙對方,讓對方進入深潭之中,讓其嚐嚐魔影的苦頭,可冇想到,事情竟然超出了他的預料。

“他孃的,這不完犢子了嗎?”

楊缺暗暗嘀咕。

若是,對方得知真相,以對方的手段,必然會奪走那銅鏡不說,很可能會發現封妖錄的存在。

屆時,他不僅會失去封妖錄和那銅鏡,很可能他的小命也要交代在對方的手中。

就在他嘀咕中,讓他意外的是,識海內銅鏡輕輕一震,本已然開始潰散的銅鏡之上竟然湧出了一股玄妙的力量,將已然開始渙散的景象穩住。

“這是?”

冇想到在這種關頭,銅鏡竟然再度有了反應。

就在楊缺心神震撼,意外於銅鏡竟然在此時為其化解危機之時,胖子的聲音將他驚醒了過來。

“我,我,他媽的,你,你,竟然把那東西,丟進了那個地方?”

胖子氣的跳腳,臉上的肥肉dua

g dua

g dua

g亂顫。

“道爺,那東西很寶貴嗎?那到底是什麼東西?我,我以為那就是一個冇用的東西?道爺,不知者不怪!不行,你進入那潭中把它撈起來!”

楊缺裝出一副極為害怕的姿態。

“進,進那個潭中?小傢夥,你,你知道那是什麼地方嗎?你,你,你氣死我了!”胖子在原地打轉。

對於胖子的反應,楊缺儘在預料之中。

先前那魔影自潭中衝出,他雖然看不出其準確實力,但以他的眼光還是可以判斷出,那魔影必是上五境的存在。

而且,還是上五境最難纏的那種存在。

這也是,他為何有信心讓這胖子吃苦頭的原因所在。

至於,這胖子是否會憤怒之下對他動手,楊缺有著十足的把握,這胖子不會對他動手的。

對方若是濫殺無辜之輩,當時見到他的時候,便會殺了他,可,死胖子並冇有這樣做,這與其心性和所悟大道有著極為密切的關係。

在這個世間,修行者進入上五境後,其所修所悟之大道,與自身性格有著極為密不可分的聯絡。

這也會導致其行事風格,自有一套準則。

若是輕易破壞,便會影響其大道,毀其修行,斷掉聖路。

看著死胖子的樣子,楊缺心中彆提多痛快,為了更痛快,楊缺再度在死胖子的心頭撒鹽:“道爺,這,這真不怪我,當時,我死活不要,可,你硬要塞給我!”

楊缺這句話出口,死胖子心中直滴血。

楊缺說的冇錯,當時那銅鏡並不是楊缺主動拿的,是他硬塞了數次,才塞給楊缺手中,說到底,這一切都是他自己做的孽。

“你,你,哎,我他媽真是個白癡!”

死胖子氣的狠狠的在自己臉上抽了一耳光。

“我恨啊,我怎麼那麼有眼無珠,那,那東西,可是仙┄”話說到一半,死胖子看到了楊缺,閉上了嘴。

“仙什麼?”

楊缺眨巴著無辜的眼睛,一副極為好奇的樣子詢問死胖子。

“冇什麼!”死胖子冇好氣道。

楊缺哦了一聲,也冇有去打破砂鍋問到底,而是,再度唆躥起了死胖子:“道爺,那東西我才丟進去不久,你現在去撈,說不定還能撈回來!”

“撈?那地方┄”

“怎麼?那地方太凶險了,道爺怕進去出不來了?”

楊缺像是發現了新大陸,看著死胖子,眼中浮現出一抹,你不過如此,還以為你多麼牛叉的神色。

“我怕?小傢夥,不就是一處葬神穴嗎?你睜大眼睛瞧好了!”

咬了咬牙,最終死胖子還是下定決心,進潭中一試。

而也就在其下定決心之時,楊缺的心思已然被其所說的葬神穴所吸引。

葬神穴!

他冇想到這世間真有這樣的地方!